国有知识产权转移转化:需打破体制性障碍

总第89期 尹锋林博士 本刊专栏作者发表,[综合]文章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强知识产权运用”,“促进科技成果资本化、产业化”。近年来,随着我国科研事业单位(包括高等院校,下同)科研经费的快速增长,科研事业单位所持有的知识产权越来越多,质量也越来越高,知识产权已经成为科研事业单位重要、甚至主要的国有资产。有效运用科研事业单位知识产权,大力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必然会对国民经济的发展与转型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但是,由于我国目前的国有知识产权处置管理模式相对落后,已经成为科研事业单位转移转化知识产权的重大体制障碍,亟需破除。

  一、科研事业单位目前的知识产权处置管理模式

  目前,我国并无单独针对科研事业单位知识产权特点的国有知识产权处置管理制度。财政部门对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同等对待,对二者采取相同的管理制度。财政部《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第3条规定: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包括“国家拨给事业单位的资产,事业单位按照国家规定运用国有资产组织收入形成的资产,以及接受捐赠和其他经法律确认为国家所有的资产”,其表现形式为“流动资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对外投资等”。该办法第5条规定:“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实行国家统一所有,政府分级监管,单位占有、使用的管理体制。”由此可见,根据财政部规定,不仅国家配置给事业单位的国有资产应属国家直接所有,而且事业单位受捐助的和通过运营所获得的财产也均属国家直接所有,事业单位对国有资产仅享有占有、使用之权。

  由于财政部规定事业单位对国有资产仅享有占有、使用之权,所以,事业单位在通过转让、作价投资等形式处置国有资产时,就需报财政部门审批。根据财政部的有关规定,处置国有资产价值在800万元以上的,中央级事业单位应当报主管部门审核后再报财政部审批;在800万之下的,财政部授权主管部门审批,但应报财政部备案。

  客观地讲,对有形财产而言,《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对事业单位财产性质的定位,是比较符合我国客观实际的,同时其相关审批程序也对加强事业单位财产的管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由于该办法没有考虑到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的本质区别,在实践中,上述规定已经成为我国国有知识产权转移转化的主要体制性障碍。

  二、科研事业单位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的区别

  第一,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的来源不同。科研事业单位的有形财产,大部分是国家根据事业单位的事业目标性质而由国家配置的,也就是说事业单位的大部分有形财产来自于国家;而事业单位的知识产权,则绝大部分是由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创造的,属于单位的职务发明创造。因此,让事业单位对其知识产权拥有所有权或更大、更灵活的处置权,符合我们一般的财产法理念。

  第二,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的价值实现方式不同。事业单位的有形财产,是事业单位完成其事业目标的物质基础,其本身的存在,如土地、房屋、仪器、设备的存在,就能够自动地帮助事业单位完成其事业目标,进而实现其应有的使用价值。因此,一般而言,国家对事业单位设置的有形财产管理制度越严格、越严密,就越能防止事业单位有形财产的流失。相应地,也就越能确保事业单位完成其事业目标。但是,对知识产权而言,由于事业单位本身并不具备生产、制造或市场经营能力,因此,事业单位的知识产权只能以许可使用、转让、作价投资等形式实现其市场价值。所以,事业单位仅仅确保其知识产权有效存在,并无助于其事业目标的实现。事业单位只有积极而灵活地利用或处置其知识产权,才能从知识产权之中获得经济回报,才能反哺其事业的发展;反之,事业单位的知识产权就是一堆废纸,甚至是负资产,因为还要按期缴纳专利年费。

  第三,知识产权与有形财产的价格形成机制不同。有形财产权的价格能够进行比较准确的评估,并且其价格在一定时期内能够保持基本不变;而知识产权的价格则不能被准确评估,同样一件专利被不同的人评估可以相差几百倍甚至几千倍,并且知识产权的价格针对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时期都有可能发生巨大改变。因此,业界通常把知识产权称为一种诉讼中的权利,知识产权价值主要体现在市场谈判和诉讼之中。如果国家对事业单位处置知识产权设定复杂的审批机制,那么就会使科研事业单位不能掌握处置知识产权的有利时机,有可能使科研单位丧失处置知识产权的最佳时机。事业单位的知识产权在合适的时机本来可以卖到一个高价,但由于复杂审批机制的延拓而仅能低价卖出甚至无人问津,这种结果本身实际上也是国有资产的一种流失。

  三、对策建议

  第一,给予科研事业单位对其知识产权灵活处置的权利。目前我国正在抓紧修改《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去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订草案)》(送审稿)明确规定科研事业单位可以对其科技成果自主决定转让、许可和作价投资,并规定相关收益留归单位用于科学技术研究开发与成果转化工作。我们认为上述规定符合科研事业单位知识产权管理的规律,必然能够极大促进我国科研单位的知识产权转移转化工作。当然,下放国有知识产权的处置权亦应合法有度,避免矫枉过正,引起新的混乱。例如,湖北省去年底颁布的《促进高校、院所科技成果转化暂行办法》第一条规定:“改革科技成果类无形资产处置方式。授予高校、院所研发团队研发成果的使用权、经营权和处置权。科技成果处置后由研发团队1个月内报所在单位,所在单位2个月内报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备案。”该规定自然意在激发“研发团队”转化知识产权的积极性,但是由于研发团队的研究成果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应属于职务科技成果,其知识产权属于科研事业单位所有,其处置权完全任由研发团队行使,似有不妥。

  第二,加强对事业单位国有资产性质与管理理论的研究。目前,我国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的管理和处置问题,特别是事业单位知识产权的管理和处置问题,不仅在实践上、制度上存在混乱现象,同时在理论上也模糊不清。例如,财政部规定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实行“国家统一所有”,事业单位享有占有、使用权,那么按照上述规定,事业单位房屋、设备、知识产权等财产的权属证书的所有者均应登记为“国家”、“国务院”或“财政部”,但现实却是这些证书均将事业单位登记为所有者。之所以出现上述混乱现象,主要原因就是我国没有清晰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性质与管理的理论,我国亟需加强这方面的研究。


查询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近年来,随着AI技术的不断发展,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也屡被提及,智能机器人的相关发明专利的归属问题,变成了人们相互讨论的话题,对此你怎么看

不好说
归属机器人所有者所有
归属智能机器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