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刘振刚

总第33期 China IP 周奕发表,[综合]文章

“我们推动的是市场主导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贷款模式”
 
2008年底,国家知识产权局确定了第一批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单位。今年9月底,第二批试点单位也正式启动。在短短的一年里,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风潮几乎遍布全国。但这种新型贷款融资方式迅速推广背后,政府是主要的推手,他们不单制定政策,还通过多种形式推动质押融资的开展,一种完全的市场行为更多的有了政府的影子。
 
今年年初,本刊曾报道了北京市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的开展情况。2007年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就开始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截至目前质押贷款总额已经超过6亿元,而且质物也开始向专利商标以外扩展。
 
2009年11月6日,本刊联合人民网知识产权频道对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刘振刚进行了专访。
 
China IP:您觉得北京在国内较早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业务的基础是什么?
刘振刚:从大的背景来说,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和社会的发展有关,因为进入知识时代,知识产权越来越凸显它的作用。具体来说,国外的大公司在财产管理上形成两个平衡的独立的管理体系,就是有形资产的管理体系和无形资产的管理体系,这两个资产都能够为企业带来新的利润。而在国内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人们对知识产权的积累越来越多,并成为了一种财产,这就为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的形成奠定了一个基础。
当然,这是一个大的背景,如果需要具体开展,还需要有配套的机构,比如资产评估机构、法律评估机构,当然还有银行能够接受无形资产这个概念。北京就是不但因为有了需求,而且这些配套的机构也相对比较完善,所以在国内就较早的开展了业务。
 
China IP:目前可以看到,全国各地都在展开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但是质物好像很单一,都是专利商标版权质押融资是否很有难度?
刘振刚:利用版权融资确实难度,但是在北京也有成功的例子。尤其是影视娱乐界就是用版权质押融资。北京的大业影视,通过其影视作品大概从银行贷到了8000万,这不仅是利用版权贷款,而且是数额最大的之一,比较有代表性。除了这些,质押贷款在北京来说很丰富,它更多是一种混合质押,比如我们说影视公司贷到质押贷款可能是著作权,同时公司的名字可能是公司的商标,这就是一种商标和著作权的结合。
 
China IP:对于质押融资重要的评估环节,目前似乎市场上还没有放开,主要是由固定的评估机构参与,北京是否是这样?
刘振刚:评估工作具体由社会知识产权的评估公司来做,但目前具备这种能力的知识产权评估公司不多,从北京来看主要还是由连城评估公司来做这件事情,这主要是由市场决定的,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知识产权中介机构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
 
China IP:具体到评估上,是否评估机构之间的评估额差距会很大?
刘振刚:这确实是无形资产评估存在的一个大问题,毫不夸张的说这是全世界共同遇到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历史性的也是个现实性的问题,但是我们怎么样解决评估公司之间出现的这种差异呢,实际上就是谁评估,谁介入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这样一个链条中间去,同时也意味着谁将为自己评估的失误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样大家尽可能更加谨慎地做这个事情,我们最怕的是一个公司评估完了,这个环节就算结束了,另一个公司介入进去帮助它贷款,发现评估值过于大而不实际,产生的责任就转嫁到其他或者转嫁到社会上。最好通过利益的相互约束保证大家更加谨慎的行事。
 
China IP:从目前我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开展来看,推动这项业务开展的主要动力来自于政府,政府不单制定政策有时甚至还负责宣传。您对于政府的定位有何看法?
刘振刚:从目前来看,全国知识产权贷款推进过程中的政府有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是以企业为主体,就是自我形成一条比较完整的商业链条,所有的权利都归银行、企业、评估机构包括保险公司去享有,责任也是由这几个主体承担,我们把它叫做市场型的质押贷款模式。第二种是政府参与其中,或者政府委托某一个部门参与,并起到很大的作用。具体来说就是拉动这样体系的形成,就是在权利问题上,有关主体享有,在责任承担上,包括政府在内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样我们就把它理解为政府主导型。最后一种模式,一是没有条件形成市场型主导的质押贷款,同时政府也不愿意使自己完全陷入到这样一个链条中间去,所以是半主导型,大概有这么三种模式。北京知识产权局主要还是属于第一种,就是市场主导型。
 
China IP:市场主导型是不是就是不管任何事?
刘振刚:也不是随意放弃,而是两只眼睛一直关注着每一个过程的发生和结束。首先我们对质押贷款规模化推动做了很多前期的培育工作,第一是让银行接受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这种贷款的方式,其次我们要培育中介机构,包括评估中心,评估公司,还有专门的律师机构,当这些要素都形成的时候,怎么样促使几个要素关联在一块,然后再促使他们运转起来,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虽然没有直接介入权利体系中间,但是我们始终在关注和调试着他们彼此的关系,促使他们有一个良性的改观。我觉得从北京的条件来看,也就是说,知识产权的拥有量、拥有的质量都比较好,银行比较多,社会中介机构无论是我们知识产权评估公司,还是专门的律师事务所,他们的素质也很高,在这种状况下,我觉得北京政府在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上不宜走的太靠前,我们尽可能激发市场活跃的要素,使它有机、合理的组合好,我主要一个考虑就是政府不能凭着一种激情,一种良好的意愿,过多参与到市场运行的这种经济活动中间去。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政府少做就可以,不多做,能说的就不一定要去做。
 
China IP:说道政府的具体政策,我们想知道北京都有哪些政策?
刘振刚:现在主要有两种,一种就是对企业贴息,为什么给企业贴息呢?因为企业是中小企业,它本来就是财力有限而去向银行寻求贷款,这样减免它一些利息的负担,鼓励它大胆贷款。另一方面因为担保公司也是新生事物,好多公司不敢大胆担保,这样我们政府给担保公司一定的补贴,如果出现了你这个保险赔付状态的话,政府按照一定的比例给你一定的补偿,鼓励你大胆的担保。目前的政策指向还是更多的考虑银行方面,他们现在不敢大胆的放贷是因为它对质押贷款不太熟悉,它觉得风险太大,我们想通过政策,给银行一种安全感,这样你就可以大胆的放贷,我们就叫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周转资金,就是银行假如贷出100万,企业大概在一个合理的时间该还款了,但企业出现了问题,突然间没有能力了,比如遇见金融危机,怎么办呢?银行通过你自己在法定期限内的协调使它如期的还上,如果到了一定时候不能全款还,至少还一部分比例,余下的债权份额可以接受,我就接替了银行的身份,我给企业一个周转期,把剩下的钱还上,这样增长了企业还款的时间,也有助于采取一些其他的补助措施。再一个问题,如果企业到时候真的不能够还款的时候,我最后就要处理它的质权,比如商标,就可以拍卖,作为专利也可以拍卖,拍卖完以后如果能补上垫付,这个事情就算完结,如果不能补上垫付,我垫了70万,你才卖了40万,怎么办?到时候恐怕还需要保险公司把这个款还了。
 
China IP:为什么政策如此偏向银行?
刘振刚::因为中小企业的关键是银行,如果银行愿意放贷,只是企业不愿意去贷这个款,为什么不愿意贷?他觉得通过知识产权质押贷款承担的费用太高,我们的政策就应该在银行的付息问题上给帮助,现在主要的问题是银行忧虑过多。应该说银行的惜贷是普遍现象,讲的措施,目前前两项全国都有,我们北知局考虑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周转资金这个问题还没有听到哪个地方准备要做。
 
China IP:作为一个全国性都在开展的业务,作为北京是否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振刚:我觉得从各地来讲,这件事情引起关注,哪个地区该不该现在推出,或者以哪种方式推出,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来定,我的经验是告诉同行或者其他知识产权部门,关注这件事情不意味着马上推出这件事情,因为每个地方的成熟度不一样,所以有时候我们要善于等待。等待就是一个地区的市场要素基本上比较成熟了,能够聚合在一块,而且能够运行起来的时候,我们再去推动它。而这些市场要素一是该地区有中小企业,并且有些企业具有较多的知识产权、无形财产,这是一个质押贷款的基础,同时银行要尽可能的熟悉知识产权这种业态是种什么样的状态,找到它的特点,再就是评估机构,能够给它一种准确的评估,把控在贷款过程中的运转。  
 
China IP:目前都在谈大学生创业,如果一个大学生拥有一个很好的专利技术,并成立公司想创业,是否能够申请质押融资?
刘振刚:从理论上说是可以申请,但实际情况你是不需要。其实如果创业是靠一个技术方案,找风投或者其他融资的途径会更好,银行的投资非常谨慎,所以很难拿个专利带着一种激情去撼动银行。
 
China IP:你对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看来还是很冷静的定位,那您如何评价目前的无形资产质押融资?
刘振刚:目前的无形资产质押融资是给中小企业发展多了一条渠道,但它还是大海中一片浪花,还没有形成规模。
 
China IP:现在很多新闻报道某地取得了多少多少额度的贷款,我们看北京已经有了全国领先的6个亿的数额,但却非常低调,您是如何看待质押融资中的数字?
刘振刚:当然从我们推动这项工作来讲,从社会的需求度和潜能来看,我觉得目前的数字还是太低了,站在目前的角度讲当然是越高越好,但是我不是太懂银行的业务,银行对无形资产有一个掌控,可能跟有形资产之间有一个合理的判断。从北京来看,至少从近三五年来看,一年有十几亿,五年以后能发展二三十亿,三四十亿都不算少,也谈不上多,从近三四年十几亿到二三十亿都不算少。一个事情的成熟,就像一个婴儿的成长过程中间,开始吃牛奶或者母乳,到他吃食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也希望知识产权贷款也是个渐进的过程,我们不希望一下子冒出很多,这样社会的风险可能会很大,如果我们以好大喜功来做的话可能会带来很多隐患。  
 
China IP:目前北京已经开展了两年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都有哪些困难?
刘振刚:困难主要是社会的接受问题,有些人对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可能想的过于理想,特别是我们有一些非职务发明人,总觉得我的专利很宝贵,银行应该给我,但现实上并不是这样。一方面是需求人的欲望太强烈,而社会上不容易满足,也容易产生新的不稳定,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说服有关部门谨慎的推动这项工作,第三就是对有一定实践经验的银行、金融机构、企业来讲的话,我们也要说服他们可以胆子再大一点,所以我们的工作就像木偶一样来回的调试,这头高了往那头调调,那头高了往这头调调。
 
China IP:未来还有什么新的尝试和举措吗?
刘振刚:最主要的就是前面提到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周转资金的出现,另一方面我们想如果源头有水的话,我们想激活发明创造者,使他们的成果集成法律认定的种类、品种、商标,而且生成了以后,尽可能推动它们去应用,这样准备出台一个北京市政府投资项目,就是财政投资项目,知识产权附加条款。


查询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