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十年:看知识产权一树繁花与落英缤纷——专访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

总第59期 文/张琦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作为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的陶鑫良教授,从事知识产权法律研究、教学与律师事务二十多年,自诩“知识产权过河卒”,自称知识产权“教师的一半是律师,学者的一半是行者”,多年来在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与实务领域“两栖作战”,造诣颇深。

  陶鑫良教授也是国家版权局聘请的中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咨询专家,此次借他在京参加《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专家研讨会的机会,本刊记者专访到到陶鑫良教授,听他谈论入世十年来中国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的改善与社会公众知识产权意识的变化。

  China IP: 在入世十年之际,您参加《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专家研讨会,与以往修法相比,您有何不同的感受?

  陶鑫良:入世已十年,有人数多少得失而毁誉参半,有人见一树繁花且落英缤纷。此时我来京参加《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专家研讨会,在我国入世十年之际的这次修法是我国第一次主动修改《著作权法》。此前曾进行了两次修改,2001年那次纯系入世需要,2010年这次则是因应WTO相关争端裁决,可以说前两次修改的启动都源于外在的推动和压力。而这次的主动修法不同,看来不存在凸显的、即时的、高压的外交因素。这次修法坚持独立性、平衡性、国际性原则,注重激励创新与推进版权产业发展,故预期既会追求适合本国国情的利益平衡之有限空间,也将仍然顺应与联动国际潮流,并且紧密联系互联网的新形势以具有相当的前瞻性。

  国家版权局分别委托三个专家组提交的三个专家修法建议稿在这次会议上已经浮出水面,预计在此基础上国家版权局很快就会整合与提炼出修订征求意见(草案)稿上报国务院法制办,进而包括在网络上公开征求意见。借鉴他山之石,著作权法可能是一些国家修改最频繁的知识产权法律。也有人提出我国这次能否大改?但看来难以大改。一方面我国的立法体制与结构迄今举轻若重,难以大改。另一方面,我国《著作权法》的立法水准已达国际先进标准,再拾遗补缺者少,再与时俱进者难。也许无须大改。此外,正处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换届之际的跨越阶段,《著作权法》很可能是新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知识产权立法的开山之作,期待顺当,不宜大改。综上是否可以预测,下一步《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将会进入“主动修改,整合修改,有限修改,提速修改”的立法快车道。

  China IP: 您觉得入世是否加速了我国知识产权立法建设的进程?我国能否适应入世前后的知识产权法制的迅速变化?入世十年后您如何评价我国当前的知识产权法制?

  陶鑫良:十年前我国为满足入世门槛而全面地修改了专利法、商标法与著作权法等知识产权法律法规,这是我国知识产权法制建设进程中的一次重大提速,这次加速进一步体现与实现了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建设“走的是高速公路,坐的是特快列车,奔的是国际标准”的整体特征。曾有人说,这是买了一张较为昂贵的“入世”知识产权门票。当时我也讲过:“即使昂贵,只要买得起就应当买。否则以后恐怕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了。而且只要买得起我们就能用得好。”的确,我国已经完全适应了入世前后的知识产权法制之迅速变化。回顾十年来的历史进程,知识产权不但是我国前进路上的地雷阵与紧箍咒,也是我国发展途中的催化剂与加速器。知识产权不但是我国优化投资环境和因应外交压力的临时韬略或权宜之计,也是我国科技持续创新与产业不断升级的深层需求和长效机制。世界正在变化中,中国正在发展中。入世后十年来我国从知识产权的弱势地位逐步提升,在与知识产权列强的角力与合作中不断自强。与十年前入世时相比,如今我国及我国企业在全球“知识产权版图”中的知识产权整合实力和运用能力及其地位不是降低了,而是提升了。我国已经制定并且正在践行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企业的知识产权运作能力有所提升,譬如已出现了华为、中兴等能与国际知识产权巨鳄同台竞技的知识产权强手。迄今我国已是举世瞩目的知识产权大国;虽然我们还不能说是知识产权强国,但十年来我国已经积累了相当强的知识产权综合实力与潜力。由此亦可有力反证十年前加速我国知识产权立法进程以跨越入世门槛的决策是合宜的。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3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