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渝“双子”疑云

总第64期 文/陈静 China IP发表,[版权]文章

  是天生就长了副“ 明星脸”,还是同属“一母所生”?一条微博,将北京的望京SOHO和重庆的美全22世纪推向了风口浪尖。

  论:锦鲤 or 鹅石板

  5月10日,重庆一家媒体刊登了一则名为《重庆超炫地标性建筑--美全22世纪》的广告。同日,新浪微博达人发布微博称,“这重庆超炫地标建筑连摆放的方向都抄了过来,咋不直接叫美全·望京SOHO?”广告及微博的力量将美全22世纪卷入了舆论的漩涡。紧接着,SOHO中国CEO张欣连发数条微博,指责重庆美全抄袭,“重庆这楼盘,从建筑设计,到官方网站,再到广告宣传都抄袭了望京SOHO,山寨的这么彻底,少见。”随后,潘石屹在微博上声援其夫人,称与望京SOHO设计扎哈事务所协商后决定依法维权, “ 与他们在法庭上见”。

  5月11日,SOHO中国官方发布信息,称SOHO中国就重庆美全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全置业)侵权事宜正式发出律师函,重庆“美全22世纪”建筑的展示及建设行为,属于严重抄袭望京SOHO建筑著作权的行为。

  5月14日,SOHO中国和美全置业在同一天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美全方用重庆方言形象描述:我们的建筑就是长江边的“鹅石板”,要求对方及时删除微博上发布的“不实指责及律师函”。而潘石屹态度强硬,称望京SOHO的创意来自锦鲤,要与美全置业“法庭上见”。

  5月15日,潘石屹亲自撰写千余字的文章《望京SOHO被抄袭了!》,痛斥美全置业抄袭望京SOHO,潘石屹在文中称“对方要还我们以公正”,要不然“小偷就会变成强盗,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潘石屹强调:望京SOHO的设计是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的创意,是经过设计招标、设计优化之后的成果,其中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我们希望他们的创造性的劳动和付出能够得到社会的尊重;我们也需要保护创意,保护知识产权, 使中国的创意产业能够健康成长。

  5月16日,重庆美全22世纪的官方微博中写道:“就因为自己邀请了大师,便以为天下皆轻了吗?难道,不懂得自然才是更伟大的导师?就因为在望京之地拿了块地,便以为率滨之土就只有SOHO了吗?难道,不知道还有重庆这片土地?”并推出美全22世纪最新的宣传文案“从未抄,只想超”。

  鉴:是否抄袭?

  作为专业性较高的建筑行业,在建筑设计阶段一般有四个主要的流程:概念设计、方案设计、初步设计以及施工设计。在概念设计和方案设计阶段,建筑设计师会找一些标杆建筑或竞争对手的建筑做研究,这个阶段也容易参照模仿。从效果图上看,望京SOHO与美全22世纪的确颇有些相似。而美全22世纪在证明自己项目不是抄袭望京SOHO时,列举出河南人寿大厦、海南凤凰岛、中国山等一系列外形相似的建筑物。然而,如何界定模仿是否构成抄袭则很难界定。

  如何判定建筑作品是否被侵权,北京交通大学知识产权法教师陈明涛博士表示:“通常,我们将建筑作品归类为实用艺术作品范畴,即这类作品既有功能性,又有艺术性。像门厅、窗户、屋顶等结构本身有其特有的功能性,这些功能性特点难以受到著作权保护。因为,一旦受到保护将阻止他人进行相同或相似结构设计,严重损害公共利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此类结构所具有的艺术性不受到保护,这些艺术性特点体现了作者的独特性,理应受到保护。然而,当前很多建筑作品的功能性要素与艺术性要素结合在一起,很难分离,这也是判定侵权考虑的问题, 不应全面否定功能性要素。”

  虽然建筑作品的自身特点给判定侵权造成很多难题,但也不意味着当前没有判定侵权的标准。“对于一般性著作权作品的侵权,司法实践中常采用‘接触+实质性相似’的标准,即权利人作品中有与被控侵权作品有着相同内容,存在表达上的相同或者实质性相似。并且,在这一相同、相似的前提下,如果存在着被控侵权人曾经接触过权利人作品的事实,就能推定其作品不属于独立创作,而来源于权利人的作品。同样,对于建筑作品也要采用‘接触+实质性相似’的标准。然而,对其判断又要基于建筑作品的特殊性。首先,应当从专业人士角度,抽离一些不必要的功能性特征,挑选、分离出体现建筑作品艺术性的要素。其次,要将建筑作品与被控侵权的作品进行对比,找到其相同或相似的特征,从一般公众的视角判断是否从‘整体感觉’上构成实质性相似。也就是说,局部特征判断与整体相似判断要相结合,专业人士视角与普通公众视角要分别适用。当然,在整个的判断过程中,还可考虑涉嫌抄袭方是否接触过作品,其创作环境、动机、目的等因素。”陈明涛进一步说道。

  结合理论,我国在司法审判中也有实例。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赵俊杰律师表示:“在我国司法审判实践中,有类似案例可供研究。比如,(2008)高民终字第325号保时捷股份公司与北京泰赫雅特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著作财产权纠纷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此案件入选了2008年最高院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在案件审理过程,争议的焦点主要围绕建筑作品是否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建筑的著作财产权专有使用权人认定以及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相关权利、是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通过该案,法院明确了建筑可以作为著作权保护的客体,模仿建造就是侵权。同时,法官又充分考虑到建筑作品的特殊性,从社会资源节约和市政规划布局角度出发,没有简单地判决拆除,而是判令被告对侵权建筑物予以改建。”

  通过此案例我们了解到,法院一方面综合分析了原告涉案建筑作品的特征,认定该建筑作品具有独特的外观和造型,富有美感,具有独创性,属于建筑作品;另一方面,又将该建筑的内部特征及必然存在的设计及因所用建筑材料产生的横向带状、颜色等,排除在著作权法保护之外,准确地把握了建筑作品的特点。被告泰赫雅特公司的泰赫雅特中心建筑与原告保时捷公司主张权利的北京保时捷中心建筑虽然二者在高台、栏杆、展厅与工作间的位置、部分弧形外观、整体颜色深浅等部分存在细微的差异,但基本特征相同,仍属于与原告建筑作品相近似的建筑。因此,泰赫雅特中心建筑属于侵犯原告建筑作品著作权的侵权作品。

  目前,望京SOHO与美全置业已走入司法程序,SOHO中国工作人员对本刊记者表示:“对此事件目前正在积极努力中。”如有雷同,是否纯属巧合,看来只有拨开这层“双子迷云”才能知道!

  思:法律“扫盲”

  基于潘石屹本人的知名度,望京SOHO与美全22世纪的“抄袭”风波将人们的目光聚焦到了“建筑抄袭”这个长久存在但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问题上。事实上,近年来建筑界的“抄袭官司”从未间断过,如上述的保时捷股份公司与北京泰赫雅特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著作财产权纠纷案、广东惠州“复制”奥地利洋小镇案、保罗? 奥夫约克诉太阳岛奢侈品投资公司案等等。

  据了解,目前我国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对建筑作品的知识产权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九项的规定,建筑作品是指以建筑物或者构筑物形式表现的有审美意义的作品。通过上述定义,我们可以看出,现行法认为建筑作品只包括建筑物或构筑物形式的三维立体表达,而不包括建筑设计图纸、模型等形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设计图纸、模型不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设计图纸可以作为工程设计图受到保护,模型可以作为美术作品受到保护。也就是说,对于建筑作品在设计图纸、模型、实体阶段,采用的是分开保护原则。”陈明涛说道。

  对此, 赵俊杰律师也提出建议:“针对建筑设计图、建筑模型、建筑物的特点,可以采取相应保护措施。比如,参与设计的相关各方签订保密协议;完善建筑设计图、建筑模型存放管理制度;做好各种展览会的知识产权防范工作等等。 ”

  同时,对规范建筑市场,充分保护独创性知识产权,陈明涛博士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当前,我国对于建筑作品的规定过于上位化,缺乏一些具体规定,建筑物和构筑物具体内涵、公益性建筑作品的保护问题、功能性要素对独创性的影响等等。因此,在法律修改和制定上,应针对建筑作品自身特点, 制定相关具体规定。”

  而赵俊杰律师也提出了“ 两个探索,一个难点”,即法律对建筑作品采取整体保护还是分开保护更为合理,可以继续探索;法律对建筑作品的“独创性”标准有无必要界定或者如何界定,也可以继续探索。特别关注一点,就是侵权责任承担问题,庞然大物何去何从,是个难题!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近日一位自媒体博主发文吐槽称,自己因擅用黑猫警长进行配图,而遭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侵权起诉,这篇转发的文章在6个月内的阅读量仅有18次,上美却索赔10万,索赔金额过高。对此,你怎么看?

不好评论
不同意,一点也不高
同意,索赔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