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且行且担忧

总第89期 李雪 China IP发表,[版权]文章

  近入北京的六月天,天气开始变的反复无常,你以为乌云密布就是阴天,转瞬日头便给你好看;望着朵朵白云好似碧波间盛开的玉兰花,岂料大风携着阵雨随后就到;虽然刮了几次大风,但也没能彻底吹去倒霉的雾霾天。

  与这六月天气一般,版权争夺战也是忽明忽暗,看似前途光明,却又一团乌云来袭,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目前视频网站的处境,想必“敢问路在何方”再恰当不过了。

  虽然视频网站自诞生之日起就与版权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各种状况层出不穷,看似目前是渐入佳境,但各大电视台竖起的“独播”大旗,无疑是给蹒跚的视频业再次雪上加霜。

  湖南卫视率先出击

  5月9日,湖南卫视在微博上披露了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吕焕斌的一段表态:“今后,湖南卫视拥有完整知识产权的自制节目,将由‘芒果T V’独播,在互联网版权上一律不分销,以此打造自己的互联网视频平台。”他同时强调,整个湖南广播电视台一定要高度重视版权,包括互联网版权,购买节目的版权,特别是自制节目的版权,一定要包括或者尽可能包括互联网版权,所有节目版权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上。“全台所有频道制作的节目,决不允许擅自和外面的新媒体合作。”吕焕斌说。

  “决不允许”,“一律不分销”,“完整知识产权”,湖南卫视的表态,完全与视频网站划清了界限,明确表示,“我们要单打独斗,不带你玩”。湖南卫视在综艺节目和自制剧方面的实力在业内众所周知,其宣布“独立”在实力方面毋庸置疑,其实早在视频行业发展初期,湖南卫视就已经开始发展新媒体金鹰网,并推出视频业务芒果T V。2009年芒果TV宣布独立运营,并于年底发布iOS及安卓版本。

  2014年4月,湖南卫视将金鹰网及芒果T V两大平台改版整合,推出全新“芒果T V”网络视频平台,并采用湖南卫视T V组合域名h u n a n t v.c o m。而在版权战略上,湖南卫视所有播出电视剧及自制节目,除分销给视频网站,也均在芒果T V播出,由于此前体验不尽人意,和一线的视频网站相比,竞争优势明显处于弱势,芒果T V做的都是官方视频网站冷板凳角色,并未引起太大关注。

  转机来自湖南卫视推出的“明星穷游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这可以说是湖南卫视下定决心与新媒体划清界限,通过采取版权独播不分销策略,扶持旗下互联网视频平台“芒果T V”的重要一步。这一节目调整以往授权视频网站播出的策略,而让芒果T V进行独播,从而杀入视频网站激烈的竞争之中,也让大家真正认识了湖南卫视的芒果TV。

  据悉,《花儿与少年》独播两期后,芒果T V网站流量已出现几十倍提升,日均活跃用户数在300多万。当然,为此湖南卫视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湖南卫视旗下全资新媒体公司、芒果T V运营方)C E O张若波对媒体表示,仅仅是《花儿与少年》一档节目,就曾有多家视频网站开出过超千万的版权价格,如果等到明年收回所有的综艺节目网络版权的话,保守估计,湖南卫视在版权上的销售损失将会超过4亿元。湖南卫视还透露,芒果TV还将有侧重点地投放湖南卫视的自制剧、自制节目、纪录片,以及购买美剧等,加强芒果T V的观众互动体验。而芒果T V全平台,主要由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运营的芒果T V视频网站、芒果T V手机电视、芒果互联网电视、湖南I P T V等组成。如果换成容易理解的方式,就是一个可以进入各种屏幕的视频网站的升级版。

  安徽卫视随之一搏

  无独有偶,继湖南卫视之后,安徽卫视宣布自己也要挑大旗。5月12日,安徽卫视置顶微博显示,其正在录制的综艺节目《我为歌狂》第二季版权要有大动作。

  “即日起,各相关媒体与安徽广播电视台部门及所属公司名义签署的《我为歌狂》第二季版权转让合同及其他版权合同涉及《我为歌狂》相关条款,均视同无效。《我为歌狂》第二季节目视频,版权归安徽广播电视台所有,未经我台书面授权,各广播电视台和网站不得擅自播出。否则将视为侵权行为。”

  安徽卫视的宣言虽没有湖南卫视那般决绝,但其动向已十分明显,只是以安徽卫视的实力,彻底宣布独播还为时尚早。湖南卫视不仅有《花儿与少年》,引领爸爸潮的《爸爸去哪》,以及老牌节目《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等,都是湖南卫视收视长红的栏目,而放眼安徽卫视,也只有《我为歌狂》可以一搏。

  央视独占世界杯

  与湖南卫视和安徽卫视相比,央视在独播方面更具垄断实力。六月无疑是属于足球的时节,央视在此时砍去枝枝蔓蔓,抛弃了与其合作多年的各大视频网站,玩起了单打独斗,无疑给视频网站头上的紧箍咒再添魔咒。

  早在世界杯开赛前,央视就发布声明表示,经“国际足联”授权,中央电视台独家享有2014年巴西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中国大陆地区电视、广播、新媒体转播权和分授权。更令这些视频网站沮丧的是,与上届大开绿灯不同的是,这次央视拒绝了与网络媒体分销转播权。而且央视还加强了对版权的保护力度,随后央视发布了《中央电视台2014年巴西世界杯转播版权声明》,表示将依法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有效措施坚决打击任何侵犯世界杯版权的盗版盗播行为。

  央视如此决绝的声明,验证了此前央视关于世界杯的广告语“看巴西世界杯,只在中央电视台”。这是自2006年央视打包购入世界杯新媒体版权以来,首度拒绝与网络媒体分销转播权,独守赛事直播的“90分钟阵地”。据业内人士预测,央视本届世界杯广告收入或高达15亿元,远超分销带来的版权收入。

  其实在此次世界杯之前,央视与各大视频网站有着友好的合作。当新浪、搜狐、腾讯等门户网站及一批视频网站还没有今天这般强大时,央视与其的合作也可为是互赢。将大赛转播权分销给各视频、门户网站,曾经是央视的首选,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中,视频网站们拿到了不少网络版权而大出风头,而这也确实为其赢得了丰厚的收入。据报道,仅南非一届世界杯,央视就从六家视频网站手中获得了近亿元的新媒体版权收入。

  那么为何央视如今要玩“单打独斗”?这从近年来视频行业的快速发展,观众分流便可探究竟。随着网络和手机日趋普及,观众分流带来的副作用也越发凸显,对电视台的自身收益和地位带来了负面作用。央视这种为视频网站嵌套转播信号画面的直播方式,加速了电视观众的分流,为视频网站赢得体验客户起到了推动作用。据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数据”统计,2010年南非世界杯揭幕日当天,酷6网单日访问量突破3.87亿。

  从收益上来看,上届的南非世界杯中,土豆、优酷等6家视频网站各以1500万元的代价,获得央视新媒体央视网世界杯视频转播权,借此央视获利近亿元。但事实上,这1亿元的版权收入远远比不上其广告收入。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曾在采访中透露,“不分售的广告收益要大于分售情况下的版权和广告收入总和。”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央视凭借得天独厚的优势,花1.15亿美元的价格就买断2010年及2014年两届世界杯及那段期间国际足联全部赛事电视和新媒体版权的费用。借助本次世界杯的独家影响,预计央视体育可获得15亿元以上广告收入的回报,或占该频道全年广告收入的半壁江山。

  为利益最大化“断臂”

  无论是湖南卫视、安徽卫视,亦或央视,都曾将视频网站视为友好的合作伙伴,今日却不惜放弃视频网站的版权收入,从最初的分销模式到如今的“单兵作战”,独唱一台戏,究其原因,无疑都是希望将利益最大化。在产业环境变迁的大环境下,维护自身利益的必须选择。

  在各大电视台高举“独播”大旗时,视频网站在夹缝中只能想尽办法分得些许残羹剩饭。央视独揽世界杯,迫使视频网站们只能退而求其次,靠着手中部分赛事的点播版权,各大网站也都在努力制作不同的赛事回顾类节目。尽管这样,其吸引力仍大打折扣,比如腾讯网站上的世界杯直播,点击看到的只是文字直播,让追随腾讯的用户大失所望。P P T V人士也像媒体表示,所有视频网站版权情况都一样,所以我们主打自制,目前是和德国队跟队官方媒体已经达成营销合作金额8000万元。56网人士也表示,独辟蹊径采用“自制+PGC+UGC”的模式以求贴近世界杯。

  毫无疑问,在本届世界杯中,央视已凭借独家的转播权,无论这样的独家转播权有何历史背景,央视在赛事直播这一核心阵地无疑确立了领先优势。对于只从央视手中购得赛后视频点播权的视频网站来说,将更多精力投入视频资源的整合、再生产,抢占90分钟以外的阵地,或许会是更明智的选择。

  在今年,各大电视台所做出的“独播”行动,从一方面看,多少有些逆时代的味道,但究其此番举措背后,无疑是传统收视渠道与新媒体媒介间的一场利益博弈。孰胜孰负已无需讨论,视频网站下一步将如何迈出,如何另辟蹊径开拓供其畅行的通道,才是该行业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