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那些年”系列人物专访——李文红:在现实与理想之间

总第92期 鲁周煌 China IP发表,[综合]文章

  台风过境的初秋日,瑰丽的火烧云席卷上海的天空,在一家散发着浓浓古典气质的茶馆,《中国知识产权》杂志记者见到了如约而来的李文红。一身西裤衬衫,律师的职业标配服装,但如果不说,你很难相信眼前这个过于质朴、说话声音不大,带着满脸书生气的年轻人,已经是集佳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的负责人。没有那股主管人员自信张扬的神采,没有那种侃侃而谈的迫人气场,在人群中你甚至不会特别注意到他。但正是这种低调谦逊的身段,平和温文的举止,交谈起来令人如沐春风。

  私下里,相熟的朋友喜欢称他为“居士”,多半来自他对禅佛的喜好,对传统文化的推崇。生活在洞庭湖边,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吟诵声中长大的李文红,自小喜爱舞文弄墨,吟诗作赋,他把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热情,用来教育自己5岁的女儿。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这句出自道家《清净经》的一句,被李文红用在自己的微信签名里,似乎也隐隐道出他的人生追求。“这句话大意是说,若是能够在现实中保持一颗清静的心,则能感受天地万物与自身融合的心境,从而慢慢达成一种理想的人格。”就着一杯清茶,李文红慢慢的和记者感慨,“人生就是在面对种种经历中不断磨炼自己的本心,才能逐渐体会清静的境界。”

  红尘里沉浮,则是另外一回事。从2000年初入富士康,到今天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知识产权圈里小有名气,李文红已走过14年。虽然是一条和自己曾经设定的理想人生截然不同的路,但他坦言,这一路走来,自己时时充满感恩,充满兴奋和成就感。

  富士康时代

  熏陶着湖湘文化长大的李文红,自少年时代就有了经世致用的理想,偶然读到“重文则弱,重工则强”的古人之言,让他毅然选择了理工科专业。“如果生活就这么继续下去,我很可能会实现最初的理想,成为一名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一张纸、一支笔,演算宇宙的物理图景。”李文红笑说,其实爱因斯坦才是他自小热爱的偶像。

  然而老天没有成全这个少年的科学梦。在大学毕业之际的2000年,李文红经历了丧父之痛。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承担更多的责任,他决定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去参加工作,恰好此时富士康举行校园招聘,在聆听了关于专利的宣讲会并翻阅有限的相关资料后,他对专利工程师这一职位有些心动了。

  “专利制度在当时刚刚起步,属于一个新兴的朝阳行业,以后一定需要大批的有生力量参与进来。而一项新兴事业在发展过程中,也一定会有更多值得研究和探索的课题,更有可能出成绩。”李文红说,正是基于这种粗浅的认识和判断,在反复权衡后,尽管对这份“专利工程师”的工作内容懵懵懂懂,他在技术研发和专利工作之间还是选择了后者。

  在夹杂着不安的憧憬中,他在毕业后不久的那个大夏天,提着行李来到深圳富士康知识产权部报到,住进了这所知识产权“黄埔军校”的集体宿舍。2000年的富士康,刚刚开启了国内第一代知识产权人的黄金时代,这一年,富士康大规模启动大陆人才计划,仅在昆山和深圳就招聘了200余位知识产权部新员工。“现在想来也自觉幸运,我赶上了一个充满转型和机遇的好时代。”李文红说。进入富士康后,他一如年少时的读书郎,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开始了如饥似渴的学习。在他的记忆中,当年的富士康专利部门就像一个大班级,一群没有任何知识产权背景的理工科毕业生,却是一个个充满理想的年轻人,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对未来满怀兴奋和期待。虽然在讨论工作或学习时免不了常有激烈的争吵,但这些年轻时代的青春记忆,至今仍令他时时感怀,“对富士康,对当年结识的良师益友,我一直都充满感恩”。喝了一杯茶,李文红十分感慨。

  随着富士康商业版图的扩展,李文红所在的专利部在美国和台湾部门前辈的指导下逐渐上手,展开了许多颇有成效的工作。在一个标的高达6亿美金的拟收购项目中,他和其他二十多个同事日夜不停地奋战一个星期,对该项目展开专利调查分析,并辅之以产业信息和技术情报报告,在完成报告的同时,专利部给出了“放弃收购”的建议,管理层参考该份报告后最终也决定放弃收购。而针对这份报告内容,美林证券等投行甚至也频频表示出购买意向,只是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团队连续通宵工作的那段日子,甚至有同事累到胃出血。

  “ 我一直相信, 有付出必有回报。”对于这段在“黄埔军校”的青春时光,李文红这样告诉记者,“在富士康,我从对专利一片空白到有机会参与丰富的商业实战,体悟专利的本质,从而能够在法律规则的框架下将专利的商战力量发挥到极致,这是一笔宝贵的经验财富。”

  当时,为了培训这批新进的200多位新人,富士康专门从美国、台湾的部门中抽调回一批资深知识产权人,培训和指导他们如何写美国案、如何写大陆案、如何写专利分析报告。而部门内部也形成了富士康特色的企业文化,所有的专利经验,包括技术、专利理解、案件经验都会在部门内部进行分享。对于李文红而言,这种职业伦理和专业态度的培养,也顺利地使他完成了从学生到职业人的角色转变,而知识经验的传承与分享,也一直影响他至今。

  代理人到律师

  在富士康,和许多同事一样,李文红在高强度的工作之余刻苦学习,顺利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他笑说,自己这个理科生当时几乎能够对法条倒背如流。提及此,记者问及是否是为了职业转换做准备,李文红的答案有些出乎意料,他说,自己起初是非常排斥律师这个职业的。

  湖湘文化影响下的李文红,自小便有着强烈的“厌讼耻讼”心态,而学习法律仅仅只是因为更好得配合专利工作,参加司法考试,在他看来,似乎在当时只是为了检验自己对法律知识的掌握程度。

  然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尽管这份准备显得有些随意和偶然。2003年,随着中国加入WTO,全面实施Trips协议,国内知识产权行业对人才的需求也与日俱增。此时,富士康专利部门也出现了调整,越来越多的同事纷纷跳槽,李文红也开始思考自己的职业定位。在他看来,在富士康积累的丰富经验应该更好地适用于更多的中国企业,通过专利来提升企业竞争力。提及此,他喝了一口茶,有些欲言又止,事实上,另外的一个现实原因是:在家人和朋友眼中,富士康只是一家劳动密集型的企业,甚至被称为血汗工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年轻人总是很在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2003年,李文红离开深圳来到北京,加入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一下子从甲方变成乙方,成为一名专利代理人。

  性格有些许内向的李文红不是一个巧舌如簧的人。第一次单独拜访客户洽谈合作,他有些紧张不安,那次拜访中,他先后与专利人员、研发总监和董事长单独进行会谈。会谈结束后,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告诉他,你表现的很好,我注意到你不管和谁谈话,说的话都是一样的,非常专业。但是,我们三个人的职责不同,知识背景不同,关注的层面和问题点也是不同的,你应该学会正确的思考方式和应对方式。客户语重心长之下,李文红更加忐忑不安,但出乎意料的,这家企业最终没有再约谈当天前来的另外几家代理机构,而是选择了他,“我们都觉得你很真诚,很实在。”这是那位董事长最后告诉他的话。对于初入服务行业,一个甚至还内向寡言的年轻人而言,这无疑是莫大的鼓舞和肯定。直到今天,李文红的成功标签上,似乎一直是务实和真诚。

  在李文红自己看来,他不是一个很懂得自我营销的人,但是会实实在在地为客户着想,关注细节。某天,他和同事一起接待企业来访,与研发人员进行技术沟通,在针对发明人的技术方案进行重新检索后,同事建议客户放弃申请以节省费用。但隐隐的,李文红总觉得这个建议有些不太妥当,带着困惑,他孤身前往河北一个小县城再次和企业会谈,根据检索结果对发明人的技术方案做进一步的讨论和梳理,更深入地挖掘出其创新点。最终,他另辟蹊径--转换保护角度来进行专利申请。因为关注细节,他时常亲自到客户处,对企业的情况进行深入的摸底调查,甚至曾有客户在感动之余,主动提出要增加服务费用。

  随着工作的进展,李文红的工作逐渐得心应手,公司开始有意安排他从事诉讼业务。起初,因为性格原因,他始终有些抗拒。于是,有位领导时不时给他讲述一些有趣的诉讼案例和一些优秀律师的故事,渐渐地,他开始能够感受法律规则的巧妙设计,并主动承担一些诉讼业务。在他参与处理的案件中,涉及跨国集团、民营企业、研究机构、民间发明人等各类当事人,经历了越来越多的诉讼,他说,自己也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诉讼只是手段,要在明确目的下合理地运用。尤其对民间发明人,他们所遭遇的“发明致贫”的困境,他时时着急,一直呼吁国家能够出台合理的法律保护机制。

  2007年,随着公司调整,李文红离开北京,调入成立于2005年的集佳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目前负责上海分所的管理工作。分所坐落在上海的黄金地段--静安区南京西路附近的石门一路上,从写字楼往外看,是上海最后一片老弄堂的景致。到今天,这家分所已经发展到近百人的规模。

  作为主管人员的李文红依然有些细腻和感性。从2003年至今,他在集佳已工作11年,算是资深的老员工,对于这家事务所,他亲历和见证了集佳发展过程的重要阶段,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他时常鼓励新人,希望大家成为长期相伴而行,共同成长的合作伙伴,而对于一些选择离职的同事,他说,虽然也尽量去理解每个人的立场和选择,但其实自己依然时时忍不住痛心。2014年,成为律师和合伙人的李文红,被同济大学法学院聘请担任兼职教师,为学生们讲述课本之外丰富多采的实务课程。

  集佳的11年,李文红从一个小小的代理人做起,一直到今天的合伙人和主管人员。他坦言,每次角色变换都会给自己带来相当的成就感和兴奋感,言谈中,他也毫不掩饰对家人的感恩。提到太太,李文红显得有些动情,为了支持自己的事业,她甘愿放弃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这让他多少有些歉疚,“孩子再大一些,我会支持她重新回归职场。”李文红说。采访的最后,他也津津乐道地谈起与5岁女儿之间的趣事,似乎谈论孩子时是最令一个父亲放松的时刻,他的话不禁多起来,整个人显得开朗许多。

  茶馆里茶香袅袅,记者不禁想起“茶禅一味”的典故来,想试图和这位朋友口中的“居士”语佛论禅一番。他哈哈一笑,“这个话题太大,写不进去,可以好好聊。”记者不由想起他撰写并上传到微信的绝句“海阔天空趁兴游,翩翩恰似一沙鸥。风风雨雨何须道,云卷云舒水自流”,毕竟,居士的世界又是另一番面貌。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