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者的春天——也谈中国IPer的时代格局

总第99期 柯晓鹏 东方知识产权俱乐部(OIPC)联合发起人、恩智浦半导体(NXP)大中华区知识产权总监、本刊特约撰稿人发表,[综合]文章

  四月历来是中国知识产权圈的旺季,因为以中国为主要发起人之一设立的世界知识产权日定在每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历来在这一天发布重磅报告《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年度白皮书,政府或民间举办的各类大小I P会议通常也在这个黄金时段遍地开花。仅笔者所知,四月份在一二线城市召开的百人以上规模的I P研讨会至少有十数场,众多中国I P界的精英大拿们正忙着穿梭在大江南北,不是在会场里端坐,就是在奔赴会场的飞机高铁上沉思。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总理背书后迅速从顶层口号落实成为社会现象,中国经济转型的顶层设计师和领导者们在各种场合为创新和I P摇旗呐喊已是新常态,在逼格或高或低的无数行业会议上,大佬们和新锐们也纷纷为创新和I P代言。对涉及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管理各环节的政策扶持和资本运作亦是如火如荼。作为在中国I P e r圈里沉浮十五载的老兵,笔者的个人感受是,伴随着扑面而来的创新热潮,笼罩在中国知识产权穹顶的雾霾正在逐渐消散,广大中国I P e r们有望迎来繁花似锦的职业春天。

  IP1.0时代:1985-2002-- 大道之初

  1985年4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颁行,开启了中国IP1.0时代。

  同年,在美国,30岁的青年企业家乔布斯因在与董事会的权力斗争中败北而离开一手创立的苹果公司,转攻动画制作继续他的创新创意之旅。在欧洲,柏林墙依然矗立,西欧十七国发起名为尤里卡的技术合作项目,旨在提高欧洲企业对阵美日同行的国际竞争力。在中国,改革开放方兴未艾,苏南各行业的乡镇企业步入野蛮生长的黄金时代,而中国科技公司中最耀眼的未来之星之一中兴通讯则刚刚在深圳组建。

  在以法律移植为主要立法逻辑的中国I P1.0时代里,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拟制和修改起步于国际形势的外在要求,而非基于中国创新的内生动力,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等各项知识产权在很大程度上是纸面上的权利,与实体经济的运行只是偶然地零星地发生着关系,就连侵权表象最显著的盗版光碟亦堂而皇之地充斥着大街小巷。那些起步于一九八零年代的中国I P e r圈的第一批践行者们,无疑是这个行业的先驱,他们中很多半路出家投身这个行业,在中国I P大道初行的艰难岁月里摸着石头过河,主要工作在公务员或事务所系统里,在体制或半体制的生态环境中进行着以IP权利申请登记为主的基本业务。

  在中国I P1.0时代的中后期,少数具备前瞻眼光的中国科技企业,开始尝试设立in-house IP岗位。今天在全球IP竞技场呼风唤雨的华为中兴们,彼时亦不过只有寥寥数人的I P团队在从事专利申请、商标注册等基本业务。而布局、分析、诉讼等彼时看起来高大上的I P业务,主要集中在外企或台企在大陆设立的分舵。譬如鸿海精密的大陆公司富士康从1998年开始在深圳、苏州大规模组建I P分舵,设立了后来被誉为中国I P e r黄埔军校的富士康集团中央法务处智慧财产团队,多年后其创始人周延鹏先生的门徒已然遍布中国I P圈,团队先后离职人员也组成了数百人的富智会活跃在I P江湖的各个角落。至于I P许可、运营,彼时似乎只是少数外资巨头例如飞利浦、I B M、高通们才能涉足的高冷领域,其一线阵地也大多被派驻中国的外籍同行所把持。

  在中国I P1.0时代,来自中国权利人的知识产权权利登记并不活跃,在国内的维权行动更是屈指可数,各类知识产权排行榜上也甚少有中国权利人的身影。从国际市场竞争格局来看,大部分中国企业尚未冲出国门,无从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切身感受I P作为市场竞争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残酷。回想起来需要指出的是,在巨头环伺的科技产业,众多国外权利人已然在中国企业未来必经的成长征途上布下重重I P权利屏障,虽然I P直面竞争暂未硝烟弥漫,但十面埋伏的格局已悄然成形。例如1999年Hisense商标已经被德国博西抢注,令海信日后在欧洲市场拓展掣肘难行。又如,曾一度辉煌的中国D V D军团,在与3C、6C等国外专利权利人联盟的谈判中,因I P实力严重失衡,不得不付出高昂的专利许可费,日后导致了一个产业的迅速没落。这些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I P事件的发生,开始刺痛勤于学习和思考的中国I P e r们。如何利用I P为企业开拓市场保驾护航,逐渐成为中国IPer们必须面对的严酷考验。

  IP2.0时代:2003-2014--披荆斩棘

  2003年春节,来自美国思科的一纸侵权诉状送达中国科技产业的明星企业华为公司,在中国I P圈乃至全球产业界掀起了热烈讨论。彼时正值中国企业国际化浪潮风起云涌之际,这次中美产业巨头间的跨国I P诉讼不仅意味着中国企业面临的国际竞争格局从产品、技术、价格竞争全面升级到I P争霸的帝国时代,也是中国I P e r们从1.0时代迈入2.0时代的揭幕之战。在此后十多年间,专利侵权诉讼、美国337调查、商业秘密阻击战日渐成为疾驰在国际化征途上的中国企业不得不熟悉的重要议题。受此推动,越来越多的经历过、围观过或大或小的I P战争或战役的中国企业群体开始陆续增加对知识产权的投入,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中国力量逐渐成为世界专利争霸赛场的重要角色。

  2003年4月,联想公司宣布启动新的联想品牌标识,沿用了19年的“L E G E N D”被换成“L E N O V O”。换标是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对于已在全球市场拥有庞大份额和影响力的公司而言,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和巨额的成本投入。联想换标背后的重要原因是“L E G E N D”商标早已在多国被他人在相同或类似产品上注册,换标其实是在高度法律风险阻击下的釜底抽薪之举。2005年3月,海信集团与德国博世-西门子家用电器集团在北京共同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双方经过充分磋商,终于在海信被抢注的商标问题上达成和解协议。这是一个艰难的和解,海信为此调动了巨大的资源。这些标志性的事件充分证明,在国际化的道路上,作为企业知识产权的重要组成,企业的商标和品牌也必须开展前瞻性的国际布局。联想换标和海信夺标树立了中国商标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经历过那个知识产权黎明的前夜之后,中国迅速成为商标注册的超级大国,中国企业也开始成为国际商标注册的第一军团。而历史的诡谲之处在于,相似的剧本一再重演,商标抢注依然是国际I P江湖明争暗斗的大杀器,只是在众多雷同的故事中,在抢注者的马甲之后,往往深藏着中国主角。

  起于2007年,历时两年的盐城捷康对阵美国泰莱公司的I T C-337诉讼,以捷康在法律战和市场战的双赢告终。此役被认为是中国企业主动应对美国337调查并以弱胜强的经典案例,也是企业管理层通过顶层设计将I P战略融入企业主营业务的最佳实践样本。盐城捷康为此役投入三百多万美元,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主动加入I T C-337调查并获得胜诉的企业,最终用法律武器捍卫了广阔的国际市场。拥有法律专业背景,率领盐城捷康公司赢得胜利的时任CEO安立军先生一度被赞为中国最懂IP的实业公司CEO。笔者多年前曾在南京某IP研讨会上有幸听闻安先生传道,对其I P与企业运营关系的点睛之句“未雨绸缪是投资,亡羊补牢是费用”至今言犹在耳。盐城捷康的337调查胜诉对于中国企业具有启示性的意义,鼓舞了各行业的中国企业主动出击掌握主动,鼓励了中国企业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并善用知识产权规则。几年之后,中兴通讯对阵美国TPL、Flashpoint、InterDigital等公司发起的337调查,取得辉煌的四连胜,为中国企业披荆斩棘的国际化征程书写了浓墨重彩的绚烂篇章。

  2008年可以视为中国IP2.0时代继往开来的重要里程碑,这一年中国通过北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示了大国形象,中国企业也通过中兴、华为等领先者们在全球P C T专利申请排行榜上的状元和探花的好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企业令人生畏的大规模专利布局能力。暂且不论专利数量与质量的关系之争,这样大规模高成本的国际专利布局确实迅速改变了中外企业在全球通信领域的专利储备对比,客观上用一种便捷的方式夯实了相关中国企业在竞争异常激烈的通信领域的专利抗击打力和威慑力,为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的I P竞争中从消极防守转变为主动防御甚至积极进攻奠定了战略基础。

  中国I P2.0时代的主要特征,除了专利申请、商标注册等主要知识产权权利在量级上年复一年的狂飙突进之外,对于权利的主动运用能力也呈几何级数的递增。以知识产权民事诉讼为例,在I P2.0时代之始,中国各级法院不过几千件的年度一审案件受理量,而到I P2.0时代之末,各级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民事诉讼一审案件达到了十万件量级。在I P2.0时代里,中国企业与外国企业之间,中国企业与中国企业之间以I P为市场竞争武器,进行着全方位多角度跨地域的较量。I P2.0时代里,中国I P e r们耳熟能详的标志性案件例如:通信领域的爱(立信)中(兴)华(为)专利大战、华为v s.I D C专利滥用之诉、集成电路领域的珠海炬力v s.美国矽玛特、软件领域的东进v s.英特尔、电器领域的格力v s.美的、九阳v s.苏泊尔、电子领域的正泰v s.施耐德,以及商标方面的王老吉商标之争、I P A D商标之争。这些众多此起彼伏的I P大案要案既对社会进行了生动的知识产权普法教育,推动了无数市场竞争主体们的I P意识、技能和投入的提高,也从内因上推动了几轮I P相关法律的修订。2014年底北上广三地专门知识产权法院的筹建或成立,既是司法系统对中国知识产权案件频发高发的积极应对战略举措,也是中国IP2.0时代收官和3.0时代开启的标志性事件。

  IP3.0时代:2015-?-- 变革之路

  2015年年初,发改委经过一年多的缜密调查,公布对美国高通反垄断案的调查和处罚结果。这次由标准必要专利权利滥用而引发的反垄断调查,被广泛认为在全球标准必要专利许可领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因为本案牵涉厂家之广、对行业格局影响之大、处罚金额之巨、对I P许可模式规制之深,堪当中国I P3.0时代的揭幕式。虽然结果公布后的这几个月内,暂未出现预期的中国部分通信巨头专利红利释放引发的专利许可甚至诉讼浪潮,但不排除有密集的专利运营风暴在中国通信行业悄然酝酿,对于未来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5年4月1日,是中国专利法颁行3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专利墙遍布于世的时代,已经无须再去向中国企业家们普及专利申请的意义。需要中国I P e r们勤于思考并勇于探索的是,在全球经济深度互联、创新业务层出不穷、开放共享日益蓬勃的时代格局里,如何立足各自行业模块的现实,打好I P组合拳,实现内外部客户的愿景。这一两年,中国I P e r们在各项新兴业务包括但不限于专利运营、I P新媒体、I P培训等方面与资本市场对接良好,也有了不错的成功案例,希望这样的变革努力能促进I P行业整体在发展的广度与深度上更上层楼,广大I P e r同仁也能有更多的发展和贡献。

  如总书记所言,在新一轮全球机遇面前,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我们将一起见证这个时代的辉煌与荣耀。这是一条永远向前的路,一条属于变革者的路。作为中国I P e r的一员,愿与各位同仁一起,亲历变革,见证未来。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