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的逻辑和知识产权人的未来

总第104期 林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法学博士、中国知识产权杂志特约撰稿人发表,[综合]文章

  国家职业分类大典修订工作委员会7月29日颁布的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以下简称《大典》)第一次将包括专利专业人员和版权专业人员在内的知识产权专业人员正式列入国家确定职业分类。

  无处安放的代理人与众人争抢的知识产权

  国家职业分类大典修订工作委员会7月29日颁布的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以下简称《大典》)第一次将包括专利专业人员和版权专业人员在内的知识产权专业人员正式列入国家确定职业分类。公众也许认为有没有进入职业分类并不是件重要的事,知识产权代理没有进入职业分类之前行业就在中国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但反过来看,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在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就被明确提出,知识产权专业却仍然坚持了8年才被人力资源部门认可,不能不说这个职业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真正和普遍地重视。普通公众也难以想象,很多地方专利代理人在申请引进人才资格和落户时,被人事部门告知因查不到专利代理人属于何种职业而不予办理时的无奈。如果不是本次被列入职业大典,持证房产中介可以申办引进人才而持证专利代理人却在上海等地被拒之门外的尴尬可能还将持续。

  和知识产权专业实际上不受待见相比,知识产权法学专业却一直风光。早在2000年前,民法、商法、经济法、国际公法、国际私法甚至行政法的知名学者和主流教科书就理直气壮地把知识产权划入自己领域,知识产权法学独立的旗帜也在一片争抢中揭竿而起。知识产权法借助国家对知识产权战略的高调宣传和各路媒体津津乐道的知识产权大案八卦在全社会变成了香饽饽,全国知识产权学院如雨后春笋遍地生起,哪怕挂在行政法、行政管理和社会学专业下,各地高校也要开办知识产权班。知识产权法如同一项时尚吸引了大量有志青年,以致知识产权专业分数线在很多知名法学院校居然能力压民商金融夺得花魁。

  知识产权理论和实务的关系

  知识产权专业的温吞和知识产权法学的红火形成奇怪的反差,要解释这个矛盾必须先详细了解知识产权专业的组成。新版职业分类大典在“经济和金融专业人员”下新增知识产权专业人员小类,其中包含专利代理专业人员、专利审查专业人员、专利管理专业人员、专利信息分析专业人员和版权专业人员。从广义上说知识产权法学专业也属于知识产权专业,但《大典》所列的知识产权专业人员显然不包括知识产权法学专业的理论研究者,而是知识产权实务人员。

  知识产权实务和理论的冷暖不一,或者说社会对知识产权法学的关注程度超过对知识产权实务的关注,这实际有其合理性。知识产权法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没有民法那样几千年厚实的历史积淀所形成的发达理论抽象。中国社会刚刚接触到知识产权这样并非脱胎于本土文化的新生事物时,先集中精力把理论研究搞上去比把有限精力投入到需要长期积累的实践更加有效。在社会公众对知识产权还有陌生感情况下,理论先行可以更快地普及知识产权观念从而推动实践逐步发展。

  知识产权法学是创新和创造赖以生存的法律基础,法学理论对知识产权发展而言不可或缺。但在技术发展和社会进步如此之快的情况下,知识产权实务的重要性正在迅速增加。站在这个角度观察,我们有必要对知识产权实务做全新的认识。

  实务是知识产权的内在逻辑

  作为法定权利,知识产权的本质之一必然是法律。但法律只能解释知识产权一个层次的社会意义。在法律属性和经济属性中,经济属性是作为无形资产的知识产权更本质的属性。这就像黄金的本质是金属而不是货币,作为硬通货的黄金只是在执行其货币功能而已。

  技术和商业发展是知识产权制度生产的基本原因。在创新社会和互联网时代,知识产权已经取代有形资产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资产。王瑜先生引用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报告指出,“从1978年代到1990年代,欧美主要企业的无形资产的市场价值比值从20%提升到了70%。”柯晓鹏先生引用权威IP交易平台OceanTomo的统计数据指出,“自1975年以来的40年里,无形资产在美国标普500成分股公司市值中的占比已从1975年的17%大幅度提升至2015年初的84%…在当今全球领先的大企业中,无形资产对样本企业市值平均贡献度高达有形资产的5.25倍”。

  在产业更加依赖无形资产的同时,知识产权对产业化的依赖程度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艺术长期被认为是崇尚个性的个人创造力决定的,但艺术形态的发展和娱乐产业的极度发达使诸如影视产业化和工业化程度不断发展。一方面诸如小说作家、剧本作家、导演、演员等艺术家的天赋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影视作品的成功, 另一方面影视产业高度依赖巨量资本和专业运作将整个产业链一体化打通。以捉妖记为例,一部影视作品从创意到实现和发行,需要串起原著、编剧、导演、表演、摄影、音乐、美工、特效、灯光、布景、剪辑和推广发行、衍生产品等后期商业化的全部流程,这正是著作权法将制片人规定为影视作品版权人的原因。

  不论是艺术创作还是科技研发,仅仅靠个人禀赋而成功的例子越来越少,知识产权的价值往往是在以投入巨量资本助推的产业化洪流中当中才实现的。新版职业分类大典将知识产权专业列入经济和金融专业引起了一定争论。作为专利代理和专利审查人员虽然具有技术和实施法律的职能,但从知识产权的经济属性来看其划入经济和金融专业并不违和。

  知识产权专业是知识产权从高端的法律理论向实务的回归。实务不一定低于理论,尤其在缺乏成熟理论而技术和社会基础又在飞速变动的新兴学科,大量的实践所催生的问题以及相应的探索正是知识产权理论进步的重大推手。

  知识产权专业人员的未来

  尽管社会对知识产权实务的认知并不充分,但知识产权专业人员的产业地位是不断提高的。微软新总裁史密斯长期担任微软知识产权负责人,谷歌的德拉蒙特和苹果塞维尔(去年和雷军同台斗嘴的那位)都是资深副总裁,高度依赖版权专利的迪斯尼和高通历来都由知识产权法务担当S V P甚至董事的高职,国内的中兴、华为知识产权负责人也都由资深副总裁担任。

  除了地位的提高,知识产权实务进化呈现出的细分化、复杂化以及法律实务和业务的深度一体化趋势则是更值得关注的特点。专利撰写的实质是通过法律规范和语言技巧将技术创新的结果转化成法律保护,专利检索和专利挖掘则将技术分析和产业分析有机整合,知识产权许可对专业人员的分析能力、商业敏感性和谈判技巧要求相当高。

  纯粹法律的知识产权实务逐渐减少,知识产权实务、企业运营以及竞争的一体化则越来越多,这不仅高度挑战综合能力,也在改变知识产权从业者的定位和价值。举个简单的例子,通过知识产权法律手段实现商业意图是普遍而有效的途径。合一集团(即优酷土豆)在一年前向著名的二次元弹幕A站AcFun发起猛烈的版权诉讼,将A c F u n三位高管也连带拉入诉讼。诉讼结果是合一集团不仅获得被告18%股份及共1800万赔偿,并最终获得5000万美元大单买入吞并AcFun的机会。

  传统的法律实务工作包括律师和法务在内,基本使命是安全保障和风控。知识产权实务大大深化法律实务的内涵,显著提升了法律实务的价值。在流程上,知识产权实务全面突破传统法律实务在企业经营活动中的后端位置,专利商标知识产权布局只有置于业务流程的前端才能充分发挥作用。在运作形态上,知识产权实务和业务不再是板块分立和独立状态,而是深度嵌入与企业全部运营职能的高度一体化。在价值体现上,知识产权实务不再秉持传统法律实务的保守,而是积极全面进入价值创造。

  知识产权专业是一项在丰富的知识产权实务中快速发展的专业,知识产权专业的前途值得看好。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