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布局的魅力——看一个植物药品种何以纵横半个世纪

总第110期 窦夏睿 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法律与知识产权部总监发表,[专利]文章

        关键词:专利布局 植物药品种 专利标准化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各种"局"的世界,小到棋局、饭局,大到世界格局,各种局的规模不一,周详程度也不一样,局中人角色不同,所得的利益大相径庭。布局,简单说就是一种"规划和安排",说得虚一点,布局是一种艺术。
 
  专利的布局,可大可小,可随着企业的规模、经营方式和商业目不断发生变化。好的专利布局至少应该考虑到三个维度:技术、时间和地域。一项技术或者产品,从诞生到成熟到最后淡出历史舞台,技术内容是逐步丰富和完善起来的,专利申请的时机和分布也是需要全盘考虑的。除了技术自身的原因,更复杂的因素在于商业利益的考量:产品在特定的地域何时能上市,技术独占性如何,综合竞争力如何,当地民众对产品的整体认可程度如何等。
 
  布局如何展开,与行业特色密切相关。对于现在热火朝天的通讯产业来说,布局的速度和密度显然非常重要,因为技术更新淘汰非常快,一款手机1-2年就被淘汰了,并且竞争对手和仿冒者众多。但是这个规则在药品领域,显然并不适用。因为药品作为商品来看,太特殊了。药品上市是要受到严格而复杂的行政审批程序的,具体的审批步骤和时间长短各国药事法律都有不同规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审批的过程一般是非常冗长的,原研药可以需要5-10年时间。因此如果过早申请专利,技术内容很快会被公开,然后就是等待漫长的行政审批过程,待到行政审批通过,专利保护期已过大半,专利基本和行政保护期同时结束,甚至在行政保护到期之前已经失效,无法发挥专利保护强度大、时间长的优势。这样的布局方式的确不能让人满意。此外,药品领域的专利具有少而精的特点,一个药物品种,往往核心专利就是一到两个,结构越明确的产品,对核心专利的依赖性越强。因此,药品专利在布局上看似简单却更显精巧,格外需要花心思做好每一件专利
 
  这里分享一个目前为止恐怕是最为成功的可药用植物提取物的案例。
 
  银杏(Ginkgo   biloba  L.),又名白果树,有"活化石"之誉,是原产于我国的药用植物,作为中药始载于唐代《本草拾遗》。银杏药用虽源于我国,但其近代研究开发却被国外掌控,特别是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银杏叶提取物从20世纪开始至今经历了4代:
 
  第一代:制剂有效成分含量低于16%,只能作为保健品,例如银杏叶茶,尚不属于药品领域。
 
  第二代:有效成分为16%银杏黄酮。
 
  第三代:有效成分为24%银杏黄酮,药理作用为清除自由基。
 
  第四代:提取浓缩比例为50:1;银杏叶酸含量<5ppm;含24%银杏黄酮、6%萜类(3.1%银杏内酯、2.9%白果内酯)。药理作用为清除自由基、拮抗血小板活化因子、保护神经细胞。
 
  提到银杏,业内人都知道著名的德国制药企业威玛舒培博士公司(Schwabe)。1965年,Schwabe首次注册、成功上市了全球第一个银杏叶提取物制剂,商品名为Tebonin,这也是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植物药制剂。目前世界上多数厂家的银杏制剂属于第三代产品,而只有Schwabe的金纳多符合第四代产品的标准。Schwabe以研发为基础,运用专利布局策略,让其在银杏制剂领域始终保持独占优势,成功阻击了其他竞争者。Schwabe在银杏的产品研发和专利布局上纵横半个多世纪,始终站在技术的顶峰,赢得了巨额利润,牢牢把控着业界龙头老大的位置。
 
  从下图能够大致看出Schwabe近半个世纪的三维专利布局策略。
 
 
  技术的维度:进入药用领域,随着每一代银杏叶制剂的推出,Schwabe都做了相应的专利申请。每一代制剂的基础专利都是以产品和制备方法为保护主题的,这样可以有效覆盖产品,保护力度最强。产品升级到第四代,随着竞争对手日渐增多,早期的基础专利已经纷纷过期,单纯从大产品的角度已经渐渐无法独占市场。于是Schwabe将研发重点放在了高端产品上,也就是对技术要求更高的注射剂,从提高产品稳定性和纯度、降低不良反应、挖掘新应用价值的角度,开发第四代产品的高端品系金纳多注射剂,并进行专利布局。通过产品升级和有效的专利布局,Schwabe应该还能至少在未来的银杏制剂高端市场独霸10年,站在"山头",笑看其他竞争者在利润率不高的低端市场"拼杀"。
 
  时间的维度:Schwabe在早期第一代银杏产品的时候,并没有做任何专利布局,那时候产品仍徘徊于药品门槛之外,技术含量不高,利润有限,仿制也很容易。但是,随着研发深入,发现了药用价值,Schwabe开始强化专利布局的力度,第二代、第三代产品的产品(Tebonin糖衣片及滴剂)上市,都有能很好覆盖到产品的专利申请。并且第三代产品核心专利之后的十多年,都没有新的专利再出现,充分体现了少而精的布局特色。直到1983年,Schwabe申请了一件涉及"含具有协同作用的白果内酯和黄酮的银杏提取物及其治疗神经疾病的用途"的专利。现在看来,这件专利其实释放了一个讯号:Schwabe并没有满足于当时第三代产品带来的利润,研发仍在继续。事实上,Schwabe从1969年就已经和当时同样在本领域研发实力非常强的法国家族制药企业Beaufour Ipsen形成了盟友关系,合作致力于银杏制剂高端产品,特别是注射剂的开发。但是Schwabe并没有急于将所有研究结果立刻申请专利,而是以技术秘密的方式保护起来,待到第四代产品已经成熟,才伴随着产品上市开始有计划的专利布局。更为精巧的是,1989年第四代产品核心专利申请之时,第一代产品核心专利已经保护期届满,而第二代产品核心专利也即将到期,此刻的申请,恰好在时间上很好地接续了老一代专利,延续了产品的独占期,使得Schwabe的产品能继续纵横下一个二十年。
 
  地域的维度:欧洲是Schwabe的大本营,而日本也是比较早深入研究植物药的国家,显然,这两个地区应该是Schwabe最早也是最核心的市场范围,始终是其专利地域布局的重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产品更新换代,新产品产生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并逐渐被国际市场接受。特别是在1994年,Schwabe针对第四代产品所设立的企业标准被德国E委员会采纳,成为国标,之后又被确认为欧盟标准,再后来美国药典、中国药典相继参照欧洲药典的相关标准对银杏叶提取物的质量进行了规定。Schwabe的企业标准几乎成为了全球的通用标准,这大大刺激Schwabe在全球范围的销售。于是Schwabe将其专利随着市场的扩展,逐渐走向北美、东亚、大洋洲、南美洲。以中国为例,Schwabe在2001年之前并没有在中国申请专利,随着产品在新千年登录中国大陆,其在我国的专利布局也逐渐展开。但是当时由于国际银杏叶制剂的热销,国内对银杏的研究已经风生水起,专利申请已经有一定的量,于是Schwabe以技术秘密的方式将杂质"银杏叶酸"的含量控制在1ppm以下的方法加以保护,通过对原料生产商的监控来控制产品稳定性,这事实上排除了我国众多山寨厂家,牢牢控制了国内高端产品市场。
 
  从以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大致看出Schwabe在银杏制剂上专利布局的特色:
 
  第一,小而精
 
  Schwabe对银杏品种的研发从来没有松懈过,其技术水平不断提高,随着老的基础专利到期,不断以研发为基础带动产品更新换代,产品从低端转向高端,接续以新一代核心专利,继续占领高端垄断市场。
 
  Schwabe在银杏叶专利布局的时间长达半个世纪,专利申请累积了一定量,但如果不考虑技术内容相同的同族申请,其称得上涵盖新技术的有效专利只有13项,以13项专利的布局,独占一个品种这么多年,这种实力恐怕是很多国内同类企业望尘莫及的。核心基础专利质量高,排布精巧,过渡平稳,很好地维护了Schwabe产品在全球的独占性。
 
  第二,重视专利标准化
 
  通过标准化的策略,构建独有的游戏规则,将其他生产商变成低端原料供应商。Schwabe是银杏叶制剂的原研者,以其不俗的研发实力将企业标准变成了几乎被全球接受的产品标准。通过这个标准,Schwabe建立起一个牢固的技术壁垒,将很多后来者排除在高端产品之外,同时将很多蠢蠢欲动的模仿者成功的变成了自己的低端原料供应商。其产品EGb761每吨价格高达2000美元,而其原料银杏叶70%从我国进口,价格仅为500-600元人民币。在我国,虽然可以生产银杏叶制剂的厂家达到100多家,但由业内巨头牵头建立起的、被全球广泛接受的标准,无疑是一个限制产品做大做强、走向国际舞台的高级壁垒。无怪乎银杏叶制剂的销售额会高度集中在德、法两国的公司,达纳康在全球高端市场的位置始终是不可撼动的。
 
  第三,运用专利运营化敌为友
 
  其实,在欧洲,银杏制剂的研究和生产商并不止Schwabe一家,法国家族制药企业Beaufour  Ipsen也在该领域研发和布局多年,甚至专利申请量比Schwabe还大,覆盖地区也很相似。为了保证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Schwabe选择了和Ipsen"结盟",两者的战略伙伴关系始于1969年,Schwabe授权Ipsen拥有专利产品EGb761法国地区的独家经营权。从此,Ipsen开始与Schwabe合作以其注射剂的提取工艺为基础,将经过纯化、浓缩和精制的提取物加以标准化,最终形成了高端产品"达纳康"。Schwabe通过专利许可等运营方式,既打通了营销渠道,又增强了研发实力,不可谓不精明。
 
  Schwabe也许不是全球在银杏叶制剂方面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公司,但绝对是专利布局质量最高的申请人之一。以雄厚的技术实力为背景,加之步步为营的专利布局,成功的商业运作和品牌效应,让创建于1866年的Schwabe公司在赢得高额利润的同时,也成功奠定了其"植物药专家"的声誉。
 
  随着对银杏叶活性成分的深入研究和对其疗效的不断认可,如今银杏叶制品已成为国际植物药制品市场上的重要产品。银杏叶制剂在欧美已成为最畅销的食用增补剂和药品之一,是年销额超过6亿美元的"巨型炸弹"产品。而我国作为世界上银杏最多的国家,也成为国际上银杏叶提取物原料的主要供应国,目前国内的植物提取物企业中,很多都是以银杏叶提取物起家。但在银杏叶制剂开发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目前对银杏叶提取物近70%成分的医疗用途还不清楚,相信Schwabe对银杏叶的研究脚步仍在继续。同时我国作为对银杏研究最早,将银杏作为药物使用最早的国家,应该在学习国外巨头专注、持续的科研精神和先进技术的同时,别忘了多学习专利的布局策略,如此才可能拥有独占百年的优质产品。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