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汽车外观设计专利权案件中的几个常见法律问题

总第23期 2008/4/1仪军发表,[专利]文章

近年来,我国汽车工业发展迅速,国内汽车厂商不断推出各类新款车型,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与此同时,汽车外观设计“仿冒门”事件也频频发生,各地法院先后受理了多起业内和社会各界关注的案件。比如,日本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诉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其汽车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沈阳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诉北京天弛飞宇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秦皇岛金程自动车工业有限公司侵犯汽车外观专利权纠纷案,德国尼奥普兰客车股份有限公司诉江苏省中大集团侵犯汽车外观专利权纠纷案等。在侵犯汽车外观设计案件不断出现的情况下,如何判断汽车产品是否侵犯了他人的外观设计专利权成为汽车制造厂商共同面临的问题。下面,笔者就此谈一些个人观点。

一、关于实践中如何确定汽车外观设计保护范围

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二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根据上述规定,构成外观设计的要素主要为形状、图案和色彩。对侵犯汽车外观设计专利权案件而言,在判断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似时,关于三要素各自的作用问题存在一些不同认识。譬如,有观点认为,在判断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似时,对三要素的考虑应按顺序进行,即依次就形状、图案、色彩进行对比,并在每一步骤中考虑惯常设计的因素,如设计上的不同属于惯常设计范畴,则继续进行下一步骤的对比。也有观点认为,在判断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似时,“按顺序考虑三要素”的做法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无法在实践中应用。譬如,设计者对产品外观设计的贡献仅在图案或色彩上,而如果他人为逃避侵权在使用该图案或色彩时改变了产品形状,依照上述观点就有可能不构成侵权,这对于专利权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笔者认为: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外观设计的三要素不可偏废,通过确定对比顺序进行比较的方式只在部分产品上适用,而在实践中,不同类别产品的外观设计可能偏重于不同的构成要素,如包装类产品的外观设计通常更注重图案与色彩的选择与搭配;民用产品的外观设计则通常以形状和图案的变化为主。对于汽车,有过选购汽车经历的人都清楚,无论哪一款车型投放市场,生产厂商均会提供多种色彩供消费者选择,而大多数情况下,消费者并不会仅仅根据汽车的色彩作出购买决定。显然,色彩并不是汽车外观设计(指整车的外观设计,下同)的主要因素。而且,在外观设计专利请求保护色彩的情况下如何确定保护范围存在较大争议,所以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还未遇到汽车外观设计专利请求保护色彩的情形。因此,从《专利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出发并结合实践情况,汽车外观的主要设计要素在于形状和图案以及它们的组合。换言之,侵犯汽车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内容主要在于汽车的形状和图案,以及两者的组合。

另一方面,消费者在购买汽车时对汽车外观的关注是全方位的,对汽车的各局部设计和由此形成的整体风格均会给予注意。因此,在侵权案件中理解涉案专利的外观设计需要考虑的因素相对较多,侵权对比也更为复杂。《专利法实施细则》中规定“简要说明”的作用在于帮助法官理解该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而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汽车外观设计专利几乎都没有简要说明,因此,法官往往不易确定设计者的设计要点,以及该外观设计相对于已有汽车外观设计的改变,进而难以在侵权案件中理解涉案外观设计并在复杂的侵权对比时进行较为准确的判断。故笔者在此提出这一问题,希望引起相关企业的注意。

二、汽车外观设计相同或相近似的判断方法

汽车外观设计相同或相近似的判断并不是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所独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无效案中也存在同样情况,且两者的判断方法、原则以及标准也应当一致的。但是,在进行相同或相近似判断的方法上出现过不同做法,譬如,有观点认为,在比较时要将双方列举的所有相同或相似以及不同点逐一比较,再得出结论;有观点则认为,要部判断和整体观察不能同时采用,只能采用其中之一进行对比。此外,还有其他多种对比方法被采用。通过以下两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法院在对汽车外观设计相同或相近似判断时的细微变化:

在(2003)年高行终字第15号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诉专利复审委专利权无效纠纷案中,北京高院认为,根据外观设计的具体对象,应采用要部判断或者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方法,但是这两种判断方法并非互相排斥。对于外观设计复杂、消费者关注的设计要部较多的产品,一般可以先进行要部比较,再进行整体观察、综合判断。

在(2006)高行终字第176号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诉专利复审委专利权无效纠纷案中,北京高院认为,摩托车产品的构成较为复杂,涉及的组成部件较多,而且在使用中不存在特定朝向,也不存在相对于其他部位而言对整体视觉效果影响特别强烈的部位,各主要组成部件均系一般消费者关注的部位,在进行相近似判断时,通常应采用综合判断的方式,即根据外观设计产品的整体轮廓及各主要组成部件来确定是否构成相同或相近似,而不应以外观设计产品的部分分成细微局部出发得出是否相同或近似的结论。

根据北京高院的上述判决,笔者认为,汽车产品与摩托车产品都属于构成较复杂,组成部件较多的产品,因此,两者在进行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对比方面有许多相似之处,对比方法、原则以及标准可以相互借鉴。在上述两件专利行政案件中,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均为摩托车,而北京高院采用的对比方式均强调了局部对比与整体观察的相互结合,特别是在(2006)高行终字第176号案件中,法院更加强调整体的视觉效果,更加注重外观设计给消费者留下的综合印象,是比较合理的。对于汽车的外观设计而言,局部设计,如保险杠、反光镜等可以单独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既然是将整车的外观设计申请专利保护,就不应过多强调局部设计,而应注重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视觉效果,否则就可能与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不相适应。因此,笔者对北京高院在上述判决中体现的观点表示赞同。

三、在汽车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如何看待局部设计差异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的影响

2006年版《审查指南》取消了“要部”判断方法,引入了“容易看到的部位”这一概念,而“整体观察”的判断方法仍然得到了保留。从这一变化可以看出,2006年版《审查指南》更加注重“整体观察”,“容易看到的部位”也是作为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影响力的因素存在。也就是说,就汽车外观设计而言,既存在局部对比,也存在整体考察。那么,如何把握两者在外观设计中的地位和关系呢?虽然汽车的整车外观设计要采用整体观察的方法,但并不意味着汽车外观设计中的局部设计,特别是一些容易被消费者关注的局部设计不重要。毋庸置疑,汽车的外观设计是一个有机统一体,不能把局部与整体割裂开来,即使某些容易看到的部位的特别设计比较引人注意,如汽车的前大灯、格栅、尾灯等,但该部分也是在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下引起了消费者注意。换言之,汽车外观设计的整体印象必须依靠各局部的组合方能显现,而局部设计则应烘托整体外观,脱离整体的局部设计会显得与整车设计格格不入。

鉴于此,笔者认为,首先,在进行汽车整车的侵权判断时,认定涉案专利与被控侵权产品的局部差异后,应进一步论述这些局部设计差异是否对两者的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其次,应当将设计风格作为相同或相近似判断的一个考虑因素。设计风格是消费者在设计者统一、完整的创意指导下,了解汽车各部件的形状、图案设计的基础上,对车体轮廓、形状、图案等形成的总体视觉印象和感受。因此,如果被控侵权的汽车产品在整体设计风格上与涉案专利风格迥异,则意味着多个主要组成部件的设计存在较大差异,并且这些部件的结合已经足以影响消费者对汽车整体的印象和感受,在此情况下应认定两者属于不相近似的外观设计。譬如,目前同一汽车生产厂家生产的同族产品中包括运动款、家庭款、舒适型等不同款型,设计者会在不同款型中体现某些局部相同的设计构思。但是,为形成不同款型的风格,设计者必然会在构成不同款型设计的主要部件上采取不同的设计思路,以体现某一具体款型的风格,区别于同族产品的其他款型。因此,这些同族产品均可形成各自不同的外观设计,且彼此是不相近似的。

如果被控侵权的汽车产品在整体设计风格上与涉案专利有近似之处或基本属于同一类型,但其中多个主要组成部件的设计存在差别,并且足以产生消费者的视觉影响,则两者不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譬如,不同汽车生产厂商都生产运动款轿车,在汽车的整体设计方面都会注重体现车体的流线形轮廓,各部件间的圆滑过渡等设计。但是,表现动感的方式是多样且不断衍化的,设计者可以展开丰富的想象并结合惯常设计形成不同的运动美感,造就出风格类似又体现不同特色的汽车外观设计。

如果被控侵权的汽车产品在整体设计风格上与涉案专利相近似,各主要组成部件的设计差别不大,或仅有个别组成部件设计存在差别,而其他差别不大,则可以认定两者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譬如,涉案专利的外观设计与被控侵权汽车在设计风格上相近似,且多数部件的设计相同或近似,但是被控侵权汽车的前大灯和后灯的设计与本专利外观设计有较大差别。不应否认,汽车的前大灯和后灯确为汽车外观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人甚至将前大灯的形状设计誉为画龙点睛之笔。但是,汽车外观设计是就其整体而言的,消费者的视觉感受也是从整体出发得到的,因此,个别重要部件设计的变化对消费者产生的整体视觉效果会相应弱化。需要说明的是,此类情形和前一类情况的区别主要在于外观产生变化的部件多少,如果发生设计变化的部件达到一定数量,就会形成质变,即构成了一项不相近似的外观设计,而如何把握具体的尺度,则需视个案而定。

总结以上几点意见,笔者认为,进行汽车外观设计的侵权判定时,应采用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比较原则,从外观设计的整体设计风格出发进行比较。对于容易引起消费者关注的部件的设计,应在整体设计的基础上理解并进行对比,而不应脱离整体设计,过分突出局部设计对视觉效果的影响。

四、关于惯常设计抗辩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在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中,主张某设计为惯常设计的一方应承担举证责任。在能够认定某设计为惯常设计,且该惯常设计已成为涉案专利与被控侵权汽车的差别的前提下,进行相同或相近似判断时应首先考虑惯常设计与涉案专利的差别体现在哪些部件上,再就这些差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如果被控侵权汽车所采用的某项惯常设计系用在如门把手、汽车两侧的辅助转向灯、有无车顶的行李架等部件上,则一般情况下对整车外观设计的视觉效果影响较小。这是因为,消费者不会对这些部件施以特别关注,而且这些部件往往可以被独立设计,其变化对汽车整体不会产生较大影响。如果被控侵权人仅以这些不同设计作为不侵权的抗辩理由,那么这一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如果被控侵权汽车产品所采用的某项惯常设计被使用在如车体基本形状、轮廓,前大灯,格栅,后灯等部件上,则一般情况下对整车外观设计的视觉效果影响较大。这是因为,消费者会对这些部件施以特别关注,而且设计者往往需要对这些部件与相邻其他部件的形状、图案、连接、过渡等进行整体考虑,其变化将对汽车整体产生较大影响。尤其是,如果涉案专利中相应部件的设计是专利权人的设计要点,那么对该部件的不同设计将在较大程度上影响整体视觉效果。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