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商业秘密诉讼——通用电气vs. 九翔 (二)

总第23期 24期 刘茸 China IP发表,[商业秘密]文章

资料篇•医疗巨头的诉讼策略

之一  如何胜诉?

人才跳槽引起商业秘密泄露,在中国并不少见。一份来源未经证实、但被许多报章转载的统计显示,90%以上的商业秘密案件都跟人才流动有关。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技术人员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深圳市公安局在2006年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中曾特别指出,许多商业秘密案件中的嫌疑人均是企业研发人员。一些侧重研发的大型企业,如本案原告中的通用电气医疗集团,相对面临着更大的机密外泄风险。

即便如此,在可能发生商业秘密泄露时,企业并不一定马上选择以诉讼手段应对。通用电气(中国)医疗集团知识产权律师董颖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集团人员数量大,流动速率高,无法确定是不是有人在离开时带走了内部资料,“这种情况也可能是存在的。”但她同时也表示,本案实际上是自公司知识产权部2003年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商业秘密案。当被问及为何诉讼很少,董律师说:“公司法律部选择进行诉讼应具有高度的胜诉把握,如因收集证据困难,或法律原因无法确保胜诉,我们则不会选择诉讼。”

通用电气的谨慎是有理由的;相较其他知识产权案件,商业秘密诉讼中原告的胜诉率确实较低。2004年知识产权法官和高新技术企业代表座谈会上,北京一中院副院长宿迟表示,商业秘密案原告难以胜诉,原因往往在于事先的保密措施不力。国内外对于商业秘密的认定都比较严格,如果事先未采取足够的保密措施,很容易面临上了法庭才发现证据不足的尴尬。而在本案中,董律师表示,通用电气将主要精力都花在了收集证据上。

首先,根据服务销售部门提供的信息,通用电气找到了九翔的网站,对与案件相关的内容做了公证。随后,他们派出了解CT技术的人参加九翔最新一期培训,留存发票,对课程进行录像,保留培训中使用的资料,同时联系当地工商局,现场扣押了正在讲课的王晓辉的电脑,并从中检查出了被认定为与通用电气商业秘密具有相同性的信息。“这些都是最关键的证据。”董律师说。

以上证据得以在诉讼中发挥关键作用,也得益于2007年2月颁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一司法解释在第十一条第三款中,列举了七种保密措施,并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的”,就可以认定保密措施存在。其中的第三和第五项情形,分别为“在涉密信息的载体上标有保密标志”及“签订保密协议”。由于通用电气在其重要光盘、手册和内部培训资料的每一页均注明了保密标识,与包括王晓辉在内的职员所签劳动协议上也均有保密条款,该规定显然对其十分有利。

“比如我们的维修手册,它有一般原理的内容,也有高级维修的内容。其实我们当时也在想,法官在认定的时候会不会像技术鉴定那样,非常严格要求指明文件哪一行哪一页是商业秘密——你不能说所有涉及基本原理的地方也是商业秘密,那就比较麻烦了。”董律师说,“但是《解释》颁布后,只要采取了一定的保密措施都可以得到法院的认定,我们觉得红盘就够格了。”

之二 缘何起诉?

举证有力,加上借《解释》的东风,通用电气的胜诉似乎水到渠成;但法院并未认可其全部诉讼请求。因为“通用电气公司提供的证据难以证明侵权受损或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也没有具体的许可使用费作为依据,”法院最终酌定判赔数额为50万,这是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中规定的最高判赔数额。加上著作权损失赔偿40万,一共90万,这在同类案件中已是罕见的高额赔偿了,但离通用电气原本请求的221万还差得远。

“当时,我们是把自己的损失和对方的得利都计算出来,提交给法院。因为赔偿数额在知识产权诉讼中是个难点,我们只能尽力而为。”董律师说,“我们就是要一个确认侵权的判决,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我们的根本目的其实是打击维修服务市场中竞争对手非法获利的行为。”

对于医疗器械巨头——通用电气医疗集团来说,医疗器械维修服务市场原本只是清静的三分天下。2005年医疗相关报道提到,中国的医疗器械市场70%由外企控制,主导即为通用电气、西门子和飞利浦三大医疗集团,其中,GE医疗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跨国医疗公司,多年以来一直占据着中国医疗设备市场的最大份额。2005年,GE医疗在中国的销售额超过7亿美元,占其全球总销售额的5%左右。

因为医疗器械昂贵且使用率高,三级医院每年用于维修保养大型医疗设备的费用要占到设备总价值的1%-3%;而约60%-90%的医院是采用将大型医疗设备的维护修理外包的方式,这就催生出一个庞大的衍生市场——医疗设备维修服务市场。由于原厂售后服务是医疗维修的第一选择,这一衍生市场的力量对比原本大致与医疗器械市场相似。但目前,已经有大量的第三方维修服务商进入市场,以比原厂售后服务低廉许多的优惠价格,与三大巨头竞争。它们的服务质量良莠不齐,既有像王晓辉这样来自相关大型企业的工程师自主创业,也有被报章称为“修空调的也来修CT”的浑水摸鱼者。虽然原厂的维修质量是这种小型服务商无法匹敌的,但对于一个诞生不久的市场而言,价格仍然是重要的竞争手段;三大医疗集团的市场占有率受到了挑战。

从另一方面看,这些小服务商也极容易受到打击。它们中许多不具备合格的服务资质,无法及时提供正规的原厂零部件,不能保证维修质量,可能给医院带来事故风险。同时,由于低端竞争激烈,它们也容易使用法律所不认可的手段来争得一步之先。本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原告借助这一诉讼成功打击了使用不正当竞争手段的对手,那么通用电气是否达到了目的?

“一开始我们是为了打击维修服务市场上的非法竞争对手,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董律师确认,“后来我们也认为,这个案子因涉及员工跳槽侵犯商业秘密,一旦胜诉对我们的员工也将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宣传。”

她表示,GE医疗相当重视内部的知识产权培训,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市场环境,也一直在加强相关培训,“但真有这么一个案子才是最好的培训。”

2006年,GE医疗对外界透露,将根据农村医疗的需求研发中低端产品,以扩大在中国的市场份额。2007-2008年度发布的医疗器械市场研究报告称,2005年中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已达548亿元,并以每年14%的幅度增长,其中低端医疗器械占75%左右,年增幅15%。瞄准这一市场的GE医疗将面临极其庞大的利润空间,同时也将迎来更多本土企业和服务商的激烈竞争,遇到的知识产权问题也将愈加复杂。

“我们仍在不断布局中。”董律师说。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