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抢注的背后

总第25期 刘茸发表,[互联网]文章

CNNIC近来一直很忙。7月中旬的“中国域名全球升级行动”之后,针对奥运相关域名的特别保护工作接踵而至。与此同时,随着3G大规模商用紧锣密鼓地推进,无线网址的推广也不能落在后面。更何况不论什么工作都有一群“玉米虫”来添乱,越发增加了CNNIC的工作量。

成立于1997年的域名官方管理机构——CNNIC,十年来几乎包办了域名相关的一切工作:受理注册、提供查询等衍生服务、发布报告、制定规则、实施具体管理、商用推广、培训等等。CNNIC是域名世界的规则确立者,是管理者、研究者,也是商人。它行政上隶属于中国科学院,职责是抽象的“互联网信息管理”,并非独立法人单位;但业务上却接受工业与信息化部(原信息产业部)的领导,对互联网域名规则拥有某些实质的话语权。除此以外,CNNIC在商业方面也一向表现积极。对其“非官非商”的身份与“亦官亦商”的实际行动,业内一直质疑不断。
 
CN域名的风险

一个著名案例发生于2003年。当时,深圳腾讯公司针对域名“qq.com.cn”提起仲裁争议,以对标志“QQ”拥有合法权益为由,主张将域名转移给自己。但仲裁庭最终驳回了腾讯的投诉,认定从1999年起便注册“qq.com.cn”并持续使用的注册人杨飞雪对该域名享有合法权益。尽管在仲裁中得到支持,但2004年初,杨飞雪发现自己的域名还是被过户到了腾讯公司名下。过户的操作者是注册代理商“中科三方”,过户理由则是“原注册单位已被吊销”。

 这里需要交代一个重要背景——在中国,个人通常被认为不能注册.CN域名,因为CNNIC在2002年发布的《域名注册实施细则》第四条规定:“域名注册申请者(以下简称申请者)应当是依法登记并且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组织。”在域名注册手续中,注册者必须提交注册人姓名和单位名称。习惯上,人们只以注册人的名字来指代域名归属,而官方认可的域名所有者,却是注册信息里的“单位”。1999年注册时,杨飞雪登记的单位是“北京鼎扬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01年被吊销执照,“qq.com.cn”下的网站业务在2003年转由杨飞雪旗下的杭州宇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虽然域名本身一直在使用,注册人的合法地位也得到仲裁认可,但因为单位执照曾被吊销,域名还是被转移了。

 CNNIC援引《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称中科三方有权处置本案中的争议域名。不过,代理商不告知合法注册人就擅自行动的“大胆”,以及域名无须任何中间程序即被转移给腾讯的一路绿灯,终究让不少人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事件幕后,注意到一些易被忽视的细节。

 细节之一:域名注册商“中科三方”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简称CNIC)投资成立,是CNNIC授权的官方代理商,主营通用网址业务;而CNNIC则是CNIC的下属单位。细节之二:就在“QQ”域名仲裁争议期间,CNNIC与包括腾讯在内的厂商结成了互联网寻址新标准联盟,其合作方向也是通用网址业务。

 这一事件中,舆论几乎完全倒向杨飞雪与宇科公司,对CNNIC、中科三方与腾讯则存在各种关于私下利益交换的猜疑和批判。有些批判指向CNNIC的合法权限,《网易商业报道》就称,CNNIC根本无权决定“qq.com.cn”的归属。

但是,当域名转移成为既定事实后,杨飞雪一方没有再公开表态,舆论不久也偃旗息鼓。尽管如此,一些业内人士对国内域名的信心已受到打击。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博客作者之一、著名IP评论人士洪波(keso)评论此事说:“.CN域名最大的风险,就是你在那上面辛苦建立的一切,很可能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你的域名被别人拿去了。原因嘛,可能仅仅是别人喜欢那个域名,或者你得罪了某个跟CNNIC或它的注册商关系很好的人。”

对CNNIC的质疑还来自其他方面。原3721公司总裁周鸿祎与CNNIC素有商业矛盾,曾公开称CNNIC只是“中科院下面的一个研究科室”,没有独立行政权力。而最近“奥运热”带动的奥运相关域名抢注风潮中,CNNIC以保护奥林匹克知识产权为由,强制删除一般人注册的奥运相关域名,同样引发各种质疑,如针对CNNIC是否对域名具有强制删除权,以及是否能剥夺域名注册人的申辩权利。

在CNNIC的复杂角色背景中,与“玉米虫”的关系也值得特书一笔。

“玉米虫”的喜与忧

中国的“玉米虫”,几乎无人不知著名的“Google域名案”。2002年,Google公司在与北京国网信息公司的域名争议仲裁中失败,未能夺回www.google.cn和www.google.com.cn两域名,最后只能出资购买。坊间传言购金超过百万美元,这一价格在当年的中国互联网界几近天文数字,直接或间接刺激很多人进入域名投资领域。“Google百万购域名”被相当多的人视为促使中国域名投资蓬勃发展的里程碑事件。这一时期也正是.CN域名数量增长的重要时期,CNNIC曾为自己提出“2005年.CN域名注册量达百万”的目标,并最终以109.7万的注册量将之实现。

 “玉米虫”雀跃地向前辈——Google一案中的国网信息公司学习,纷纷争夺有商业价值的域名。所谓的商业价值,主要体现在域名短小、简单易记等特征上,拥有这些特征的域名更容易被潜在客户看中;而另一些域名,因为与已有的商业标志、公司名称相同或近似,则具有显而易见的金钱价值,Google案两个域名就是一例。不论哪一种域名,都会被“玉米虫”争先恐后地收入囊中。

 但是,涉足后一种域名的“玉米虫”,遭到法律的当头一棒。由于与商标所有权人的在先权利相冲突,这种域名极易被仲裁转移。从2000年开始,美国国家仲裁法庭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裁判的近120例涉华域名争议案例中,共有113个案例的域名被判转移,比例高达93%。中国国内的域名仲裁虽达不到如此悬殊的比例,但相比域名注册人,域名权利主张者仍占有相当优势。以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今年1-8月结案的仲裁为例:125个案件中,裁定全部驳回投诉或注销域名的案件占18个,部分驳回投诉的2个,裁定转移域名的案件105个,占整体比例84%。

 在无数裁定域名转移的仲裁之后,回头来看,Google只是个案。尽管它回报率如此之高,但能拥有此等运气的,注定只是极少数人。

其他的“玉米虫”则遭遇了另一重击。他们发现,好的域名基本已被瓜分殆尽。网上一份《3、4、5位.CN域名各类型灭绝时间表》显示,三个数字的.CN域名在2005年4月已被抢注一空,三个数字的.COM.CN域名在同年6月注尽,而三个字母的.CN类型则“灭绝”于12月。如果将.NET.CN、.ORG.CN等字根组合考虑进去,“灭绝”的时间倒是推迟到了2007年以后,但这些域名本身的商业价值也较低。

 是谁早早抢走了这些好域名?沿着whois域名查询系统一路追寻,“玉米虫”再次遇上了引他们入行的北京国网信息公司,以及一个名为“孙洁”的神秘人士。

 用“国网信息公司”和“孙洁”在CNNIC网站搜索,能够获得不少有趣的发现。比如,除星期六外,一周其余六天的英文名称所对应域名,都属于国网信息公司的孙洁。逐一搜索季节、月份、动物名称、英文短语等对应的域名,看到孙洁名字的几率也很大。3.cn、5.cn、7.cn也属于他,这还是因为有些域名早已被转手——2005年《第一财经日报》的搜索结果是,除了1.cn以外,1-9所有的数字域名都在孙洁名下。

 在“玉米虫”的圈子里,有不少关于孙洁和国网的传言。传说孙洁背后的真实人物叫赵惠川,他是国网公司的建立者,居住于加拿大。国网注册于1996年3月15日,当时,中国互联网还处于教学与科研用阶段,国网甫一成立便在域名世界攻城掠地,几乎没有对手。当域名进一步向公众开放后,国网开始频频坐上域名争议仲裁中心和法院的被告席,每一次原告席上的对手都不同。公众熟知的几乎所有著名品牌和公司,都和国网打过域名官司。

 近年来大部分域名仲裁中,国网均遭败诉,争议域名被判无偿转移。但其拥有的域名中,与驰名商标和著名企业冲突的毕竟只占一小部分。《第一财经日报》曾为孙洁算过一笔帐:假设他仅仅拥有1万个.CN域名,每年至少也要投入180万元,其中大多数域名甚至从未派上过用场。在互联网发展早期,许多人远未意识到域名潜藏的商业价值,而国网当时即动用如此财力投资域名领域,其深谋远虑令人不得不惊讶。

细心人会注意到,几乎所有孙洁拥有的域名,注册时间均为2003年3月17日12时20分。这是CNNIC第一次正式对公众开放.CN下二级域名注册的确切时间。

暗渡陈仓的私人域名交易

 2007年下半年,CNNIC陆续对几家认证注册商放开了在线过户的限制。

 此前,虽然域名交易并未为中国法规明令禁止,但不少交易事实上都带着“偷偷摸摸”的味道。这是因为,在不允许个人注册.CN域名的前提下,即使个人能通过交易持有.CN域名,这种持有也无法得到保障。只要收到投诉,CNNIC可以随时收回私人持有的.CN域名。因此,合法的.CN域名交易只能在有限的公司实体间进行,而私人主导的域名交易由于被默认为不合法,其规模受到了限制。

 这种限制也影响到CNNIC推广CN域名的努力。如果不能开发用户量最大的市场——个人,CN域名的注册量就总会被限制在某个“天花板”之下。因此,CNNIC先是默许了个人域名交易。个人域名交易者很少遭遇主管机关主动发难,相反,CNNIC一直在向他们抛出橄榄枝:2003年,CNNIC对网民进行专题调查,得出“93%网民希望开放个人域名注册”的结论;2005年,CNNIC主任毛伟在接受新浪网采访时曾表示,个人域名在“不远的将来”有望开放;2007年CNNIC推出的“CN域名一元体验活动”中,则以“推动CN域名全民应用”为宣传语。

  在所有这些表态都未能让工信部松口的情况下,CNNIC干脆直接放开了在线过户限制。在此之前,交易一个域名不仅手续繁琐,而且需要个人费尽心机:或编造一个“单位”用于注册填写,或在已有的三级以下域名中设置个人域名,或挂靠某个组织完成注册,比如域名注册商。不少域名注册商直接或通过下属代理商“默契”地提供这种服务。但无论选择哪种方式,在遭遇法律诉讼时,个人都无法真正主张自己对域名的所有权,甚至存在域名注册商利用个人的法律弱势,强行转移已交易域名的案例。

 而在线过户被允许后,只需通过比较简单的手续,域名注册人信息就可以自主更改。有的注册商甚至允许在线转移域名密码——这是注册人行使权利的真正依托。虽然CNNIC不能直接更改法律条文,但如果它不追究、不干涉私人持有域名,“个人注册域名”就等于获得了一个法律以外、现实以内的灰色地带。

 这一地带也同时属于“玉米虫”。当域名抢注大范围普及后,国网等少数公司将不再享有特权,而普通人也将有机会尝试一种新型的投资手段。除了法律在商标权范围内保护的那部分域名,以及最具商业价值、早已成为他人囊中之物的少数域名,还有大片空白地带等待开掘。当中同样存在无数未知的可能性,而真正的“玉米虫”也就在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之间。

 他们的未来会如何?域名的未来,在CNNIC的推波助澜下,又将去向何方?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