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嘉祥:知识产权保护还需到位

总第29期 刘茸发表,[综合]文章

为了剖析白家公司与白象公司之间的知识产权纠葛,本刊特邀请国家知识产权局外观设计专利申诉处前任处长赵嘉祥,就专利复审委对白家两项有代表性的外观专利无效宣告审查决定进行分析,并从个人角度点评“二白之争”。
 
所涉及的两项外观专利分别是:
200630027018.7号“食品包装袋(3)”专利(下称专利1),专利权人为四川白家食品有限公司,于2006年2月7日申请,2006年11月29日授权,白象公司于2007年11月20日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于2008年6月24日做出审查决定,宣告专利全部无效。
00333252.7号“食品包装袋”专利(下称专利2),专利权人为陈朝晖(白家公司总裁),于2000年10月16日申请,2001年5月2日授权,河南省正龙食品有限公司(下称白象公司)于2007年11月20日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于2008年6月24日做出审查决定,维持专利有效。
 
China IP:首先请您介绍一下专利1的审查决定?
赵嘉祥:这份审查决定涉及到两项专利,除了专利1以外,还有另一份材料涉及的专利2。
专利1的申请日是2006年2月7日,而对比文献,也就是刚才说到的专利2的授权公告日是2001年5月2日。换句话说,白家公司是在前一个专利已经公开以后才申请了后一个专利,这样当然就比较麻烦了。结论显示为:“综上所述,本专利与其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出版物上公开发表过的外观设计相近似,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所以申请在后的专利就被宣告无效了。
 
China IP:对于白家公司而言,申请在前的专利2是不是更适合用在诉讼当中?
赵嘉祥:这个还是要看法院进一步的审理和判决。不过实际上,不同法院审理的标准也是有区别的,因为目前最高法院还没有出台一个外观专利侵权认定的规则,全国各地法院是独立处置案件,打官司的结果有可能差别非常大。
所以我认为,企业在处理知识产权问题的时候不仅要懂得用专利法保护自己,还要能保护得非常到位,能理解怎么样保护才算到位,并不是只要申请了专利就可以,乱申请也是没用的。现在本案中前后两个专利分开申请,彼此相似,自然会宣告无效。
 
China IP:您认为,通过诉讼是否有可能推翻以上的决定?
赵嘉祥:对于这两个外包装袋,专利复审委认定它们是相近似的。如果进入行政诉讼的程序,我个人认为维持复审委决定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从程序、证据等角度来看,这个决定应该没什么问题。基于相近似性比较的话,两个包装袋是非常相似的。如果白家公司打算跟专利复审委打行政诉讼官司,可能不会很顺利。
我觉得,在这件事当中,企业从一开始策划知识产权保护的阶段就存在不利因素。比如说,白家公司如果认为白象公司模仿了自己的外观,应该用时间最早的专利去诉讼,而不是用后来申请的专利。此外,在使用的商标上似乎也存在一些瑕疵。无论专利还是商标都属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之内,对于企业来说,哪边儿都不能含糊。
 
China IP:商标权利的瑕疵会影响到已经授权的专利吗?
赵嘉祥:会的。举一个商标侵权的例子:前几年,工商部门查处一种产品,某种室内窗式空调,空调冲里的部分有一个侵权的商标,因此工商部门就用电烙把侵权的商标全给烙下去了。因为它侵权,不能让它继续留在上面,但也不可能把货物全部毁掉,所以也存在这种处罚手段。我觉得这个做法还是比较实事求是的。
这是商品的局部存在侵权的情况。那么如果专利设计的一部分侵权了呢?以白家和白象的情况为例,如果白象公司告白家公司,认为包装袋的专利与自己在先的权利相冲突,专利复审委可能需要咨询一下商标局,或者依据法院的判决。法院如果判决白家公司侵犯了白象公司的商标权,专利复审委据此处理,白家公司的这一专利就可能被全部无效。这是依据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专利权“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专利权相冲突”。但是也要考虑,包装袋的专利与前面所说空调的情况并不一样,专利权被完全无效,对于企业的影响很大。所以,我们以前也有另外一种处理方式:
审查员问双方当事人:既然你们冲突的主要原因在于商标,那么双方是否希望采纳以下这种处理方式——从申请专利权的外观设计图纸上把涉嫌侵权的商标抹去,确保专利权与其他的权利不冲突?当然,必须双方都同意才可以这样处理。但如果被请求人自己认为并不构成侵权,不愿意抹去;又或者请求人本来的目的是要使整个专利无效,所以反对这样处理,那么还是不能这样做。这种抹掉的情况在过去也有过,但是不多。
但在2000年专利法修改以后,就不允许对已经授权的专利文件图纸再做修改了。不过,我个人认为,允许抹掉的这种做法其实还是注重企业实际的。
当然,现在对白家公司来说,如果商标已经被认定侵权,就非常头痛了。
 
China IP:依据修改后的专利法,这项专利是否仍会被宣告无效?
赵嘉祥:修改后的专利法有一个规定,叫做类似外观设计。对于同一类产品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相近似设计,法律允许同一申请人在同一天一起递交申请,让几项专利一起受到保护,这样就不会存在几个相近似专利自相矛盾的情况了。但是这里的重点是,必须由同一个申请人在同一天申请。也就是说,因为这两份审查决定涉及的专利并不是同一天申请,对于后一项专利而言,前一项专利已经是公开出版物了,所以白家公司恐怕也不能通过类似外观设计的规定保护自己。
 
China IP:请您再介绍一下专利2审查决定的内容?
赵嘉祥:这项专利的处理决定是维持。请求人对这项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的主要理由是,专利2构图中所含的“白家”二字的图案与请求人在先申请的食品商标“白象”二字的图案极其近似,“白象”商标已为相关公众所熟悉,专利2将与“白象”商标基本相同的字体、字形用在显著位置,足以引起消费者的误认,因此,专利2侵犯了请求人的在先合法权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
对这一项专利,白象公司依据的就是商标侵权。它提交的主要证据是在2007年12月20日的一份主要证据: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法院(1998)密经初字第429-2号民事判决书、第439-1号经济判决书复印件。合议组对这份证据予以了考虑。这两份判决书认定的相关事实是,北京市亚太食品厂新乡市分厂以不正当竞争手段模仿原告的“白象”牌麻辣牛肉面包装箱、包装袋的装潢设计,合议组认为这两份判决书虽然涉及“白象”商标,但都与本专利所示食品包装袋无直接关联。另外,请求人后来虽然提交了郑州市中级法院(2008)郑民三初字第46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作为新的证据,但因为超过举证期限,所以不予考虑。
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能在期限内提交生效的相关判决书,专利复审委还是会认可并根据它审理的。
 
China IP:从“二白之争”中,能否归结出企业在知识产权保护策略上应该注意的一些要点?
赵嘉祥:以白家公司为例,首先我认为,当初在使用商标的时候,白家公司应该找专业人士咨询一下,避免自己的商标与他人的权利发生冲突,看看有没有权利瑕疵。我觉得,这方面白家公司没有做好。
其次,虽然白家公司认为白象公司的包装袋模仿了自己的,但它在起诉之前,应该先调查一下自身专利权的情况,要保证手里有的专利权没有任何瑕疵。
再次,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保证申请的专利都能用上。专利并不是越多越好,申请太多,大部分都用不上,最后可能还成了自己的阻碍。
虽然白家公司运用知识产权保护了自己,但我认为还是保护得不到家,分析得不到位。
 
China IP:您认为白象公司的知识产权保护策略做得如何?
赵嘉祥:应当说白象公司还是很好地运用法律武器保护了自己的权利,占据了主动。但还是要看到,早期白象公司的包装袋确实与白家公司的很相似。官司打到最后,大家都花了很多钱,也耗费了很多精力,两败俱伤。
要从一开始避免这种情况,我觉得企业在知识产权上还是要树立正确的思想观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产品,互不搭车。“二白”的这种情况到最后实际上变成了互相搭车:你搭我商标,我搭你外观设计。这样其实很不利,跟人搭着走未必是好事。还是要靠自己的产品占领市场,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