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狐狸”难逃法网

总第31期 李雪发表,[商业秘密]文章

      6月5日下午15时,记者跟随温州苍南与宁波慈溪市两地警方对制假售假团伙头目廖某等人实施了抓捕,温州苍南县经侦大队10余名公安人员在有关人员配合下,分成多个抓捕小组,分别对位于苍南县钱库镇的多个目标展开突击行动。
 
      在此次行动中,警方现场查获涉嫌假冒的惠普、佳能、三星、联想等各类知名品牌墨盒和硒鼓包装盒、防伪标、标贴、说明书等印刷物1100余万个(张),并查获印板、菲林片、压痕机、模切刀版等一批制假工具。目前两地警方已对廖某等10人予以刑事拘留。
 
      记者了解到,廖某由于销售假冒包装物,曾于2008年2月被慈溪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3年)。据负责此次行动的调查人员表示,廖某在缓刑期间继续大肆制假售假,继而在此次行动中被警方再次抓获。
 
廖某——制假售假业“名人”
      据了解,此次打击的造假售假团伙头目廖某,在制假业内已是“名人”。 惠普知识产权部经理郭子敦先生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曾表示:“廖这个人在造假行业挺有名的,惠普针对他大概盯了有半年左右的时间。在廖某上次犯案的时候就有留意他了,后来对他的关注一直没有停过,”
 
      廖某的上一次犯案是在2007年7月,由浙江省慈溪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廖某、姚某伙同王某等人共同出资开办地下包装厂,由被告人廖某负责联系业务并从广州等地购入假冒的惠普、佳能、爱普生、三星的说明书、标贴、包装袋、彩盒等物,再由其他人员负责收发货物,组装成套,共同销售假冒的硒鼓包装盒及标识等物。2007年9月28日被宁波市工商局慈溪分局、慈溪市公安局的执法人员当场查获,扣押假冒的惠普、佳能、爱普生、三星说明书、标贴、包装袋、彩盒等共40多万件。
 
      2007年11月2日,廖某主动向慈溪市公安局投案,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08年2月,浙江省慈溪市法院依法对廖谋进行了判决:被告人廖某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提高警惕  重操旧业
 
      据负责此次调查行动的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调查员介绍,他们对廖某在缓刑期内的行动一直都很关注。在缓刑期内的前两个月,廖某还比较“老实”。但在一段时间后,调查人员发现廖某的妻子黄某频繁出现在几个印刷厂,并且廖某本人也开始有所行动。
 
      记者从惠普公司知识产权代理人——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了解到,该中心工作人员在去年8月份得到消息,10月份开始介入对廖某团伙的调查,经过半年多的时间才完全摸清廖某团伙的印刷工厂及多个仓库的具体情况。
 
      据调查人员介绍,廖某在温州市苍南县和宁波慈溪市都有制假售假的窝点。温州主要是印刷加工墨盒的假冒外包装,慈溪是廖某存储假货的主要仓库所在地。调查人员在掌握了廖某在温州的主要印刷和仓库地点后,通过当地群众的举报,了解到了慈溪市观海卫镇南大街44弄的假冒产品仓库,之后经过继续调查,从而发现了廖某在慈溪市的另两处仓库。
 
      据此次调查行动的负责人表示:“廖某警惕性特别高,而且十分狡猾,我们对他是‘特别小心’。”调查人员在了解到廖某在慈溪市观海卫镇大街44弄的仓库后,在5月11日又得到消息,有一批40-50件、合计4000-5000套硒鼓包装物从广州发出,发货公司是恒达,收获地址是慈溪市观城镇塑料城第五街,收货人就是廖某。
 
      调查人员说:“我们上午接到消息后,马上前往慈溪市观海卫镇塑料城第五街核实地址,但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该处不是托运站,然后拨打了物流公司的电话,提示已经停机了。”对于地址的无效,调查人员并不感到奇怪,“可以看得出廖某警惕性很高,连发货信息写的都是假的。”
 
      确定信息是假的后,调查人员又与广州物流公司取得了联系,对方查询后提供了一个手机号码,拨通后得到了恒达货运地址在慈溪浒山西二环路5号。但调查人员通过查找,仍然没有找到该地址。调查人员回忆说:“后来我们通过广州的朋友再次与广州恒达货运公司询问,得知目标货物将在15日到达目的地,货物是先到宁波,再从宁波分流。从宁波到慈溪要经过观海卫镇,他们在观海卫没有收货的地址,只在慈溪有,如果客户的货要在观海卫卸下,那会把从宁波拉货去慈溪的驾驶员电话告诉客户,让客户自己联系送货的司机并告诉他具体的收货地址。”找到宁波的恒达货运公司地址后,通过询问,调查人员找到了宁波恒达货运公司位于宁波鄞州江南绿洲小区石园路的货运站,面积不大,也没有挂牌子。
 
      调查人员经过几天对货运站的观察,终于在第三天清晨发现一辆大货车停在货运站门口卸货,一直到大车上的货物快卸了多半时,目标货物才出现。“外箱上的信息与我们得到的信息相吻合,箱数也是46件,这些货物没有马上装车,它们被堆放在货站门口。”调查人员介绍说,直到中午来了一辆浙牌号的蓝色2T货车把目标物和其它的一些货物装上车,货车到观海卫镇宾馆附近停下后司机开始打电话。之后廖某和他的司机开着车出现了。随后,廖某的车子在前面带路,一路来到观海卫镇环城东路72号对面的一居民楼门前,把目标货物搬进仓库。据了解,这个居民楼没有门牌号,是一栋还没人住过的二层半的小洋房,一层面积有130平米左右,在搬货时,调查人员从门口看到一楼里面大概有600来件货物。调查人员表示:“用普通民房做仓库,这也正是廖某的狡猾之处。”
 
      第二天上午,调查人员接到宁波的信息,说廖某的货物已经到达宁波恒达物流,并极有可能马上运到慈溪。调查人员称:“由于廖某警惕性极高,我们一早叫来摩托车在慈溪观海卫镇到处询找廖某的车辆和人员,但没找到;后来宁波的调查人员发现,车辆已经到达沪甬高速慈溪市掌起高速出口处。”
 
     调查人员在高速出口处发现了蓝色的货车,随后货车直接开到观海卫镇观城宾馆后面一大马路边等候,大约10分钟后廖某也开车来了。据调查人员介绍,车上有廖的司机和一个30多岁略胖体形的男子;胖子与货车司机沟通后,货车跟着廖某的小车到达观海卫第二小学时,又出来一辆浙牌号的皮卡车,皮卡车跟在货车后面时快时慢,三部车一直来到观海卫镇环城东路新建别墅群,停在一幢共四间的别墅外开始下货,皮卡车在进别墅群外路口停下来监控,并有两个人不时到处东张西望;约20分钟货物就全部卸完了。“我们能感觉出来他们的警惕性特别高,每一步都十分小心。我们从侧面靠近观察到仓库有四间房子,160多平方米,从门缝处看里面货物估计有500-1200箱左右。”调查人员回忆说。
 
      调查人员通过在慈溪市对廖某及其团伙进出货的调查,发现了廖某团伙在慈溪市的第二个假冒品仓库——慈溪市观海卫镇新发路别墅仓库。
 
廖某多疑反送“大礼”
      调查人员在发现廖某团伙在慈溪市观海卫镇南大街的仓库和别墅仓库后,并没有打草惊蛇。经过继续调查,廖某的高度警惕反而败露了另一个存有大量假冒品的仓库。
 
      调查人员回忆说:“廖某很狡猾也很警惕,他有可能是发现了我们,或是有所警觉,所以开始大批的转移货物。”
 
      经过对廖某车辆出入情况的调查,调查人员发现廖某的车和一辆小货车在同一地点有多次的违章记录,同时廖某的司机以及他妻子在几天内都没有在温州的窝点出现过,这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经过调查我们初步判断:廖某把苍南钱库镇仓库墨盒转移到慈溪或者观海卫镇仓库,我们顺藤摸瓜,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了廖某团伙在慈溪的另一处仓库——慈溪市车站路仓库,里面估计有硒鼓与墨盒包装1000箱以上。”调查人员再次提及这段回忆仍然很兴奋。
 
      调查人员在发现廖某团伙在慈溪市藏假窝点的同时,也掌握了其在温州市苍南县的几个制假工厂及仓库。其中包括:钱库镇金山路防伪标印刷点、钱库镇项西后村项西后岸仓库、龙港镇白河路压痕厂、钱库镇项西后村项西后岸仓库等。
 
      据调查人员介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这些制假的工厂白天都是正常工作的,接一些没有问题的货单。但对这些假冒品的加工都是晚上开工,每天只开机一到两个小时,他们十分警惕。每天大概印三万套的假冒品,主要是包装盒、防伪标这些,印刷厂会经常换不同的包装型号来印,以此来保证他们的库存。
 
      调查人员表示:“像廖某这样的造假者一般都不会有自己的工厂的,那样风险会很高,成本也高。他们通常都是接到活儿后在找工厂来做,这些工厂平时也做正常的生意,只有接到造假的活儿才开工。”
 
      调查人员通过对经常出入工厂及廖某身边人员的调查,锁定了廖某制假售假团伙的主要成员。从而发现廖某的制假售假团伙是‘家族式’的,廖某的老婆在廖某缓刑前期代替了廖某的工作,掌控着制假售假的各个环节,一直到廖某完全‘出山’。除此之外,仓库、压痕厂、印刷厂的负责人也是廖某的亲戚,包括他的外甥,以及他的两个堂弟也是团伙的主要成员。”
 
铤而走险只为高额利润
      当地公安机关在掌握确凿证据后,对廖某实施了抓捕,并在其随身携带的皮包内查获涉嫌假冒的“hp”防伪标4900余个。 “Lexmark” “ Lenovo”等各类包装物、防伪标、标贴等1000余万个。于此同时,此次行动共查获惠普假冒的墨盒包装盒1135100个、硒鼓包装盒17538个、墨盒防伪标412605个、硒鼓防伪标20748个、墨盒标贴8134900个、硒鼓标贴64998个、墨盒包装袋406400个、硒鼓汽泡袋1800个、墨盒说明书90000本、硒鼓说明书2126本,以及印版、菲林片、墨盒150多个。
 
      惠普知识产权部经理郭子敦说:“廖某做墨盒的假包装应该占全国销售的50%以上,这些假的外包装会流通到全国,甚至到国外。此次打掉的假冒外包装货值在3千万美金以上,对于惠普而言,在外包装上这个数量是比较大的。每一个外包装对我们来说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假货。”
 
      郭子敦还表示:“对廖某团伙打击的行动是近两年来比较成功的,因为这次刑拘了10个人,属于一个网络了,人数是较以往最多的,打击的数量也很大,并且拿到了造假的工具,这是很重要的。另外,廖某在缓刑期内继续造假,这次他应该会被判的比较重。”
 
      廖某在该行业已成为“老人”和“名人”,并且缓刑期内继续制假卖假,想必他十分清楚此次被抓后的严重后果。调查人员也表示:“廖某在被警方抓获时并没有表现出十分的慌张,估计他对此也早有预料。”
 
      据中联调查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廖某之所以‘敢于’铤而走险,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假冒行业高额的利润。廖某更多的是依靠走货量,每天发往全国各地的假冒品在3到4万件左右,尽管平均每件的利润不是很大,但是总的利润是比较可观的,廖某一年制假售假的利润在80—100万人民币。
 
      很多企业也认为,对制假团伙的有效打击,可以让市场上流动的假冒产品有个短暂的断货期,企业可以借此时机更有效的推广真品。如果能够不断地在各地对制假者进行有效的打击,便可以对造假者形成波浪式的震慑,从而达到更有效的长期作用。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