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进入美国需要了解美国的法律系统——专访前美国专利商标局局长杜达知

总第31期 杨成发表,[综合]文章

2009年6月20日,前美国商务部副部长兼专利商标局局长杜达知先生做客人民网知识产权频道并接受了China IP的专访。
 
China IP: 杜达知先生您好,能介绍一下您中文名字的由来吗?
 
杜达知:这个中文名字是一位以前在美国大使馆工作的朋友为我选的,他说这个名字的含义非常符合我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职位。达是到达,知是知识,我很高兴有这样一个好的名字。
 
China IP: 您离任以后选择了做律师,现在的工作和中国知识产权联系紧密吗?您觉得对于美国律师而言,在中国开展知识产权业务前景如何?
 
杜达知:我在去参议院以及美国专利商标局工作之前,就曾在律师事务所工作过。因此,我在卸任的时候就选择了富理达律师事务所。我在美国专利商标局任局长的时候,曾经多次来过中国,与中国政府官员和企业都有过很多次合作。现在加入事务所后,有更多的机会与中国的企业和政府更好的合作。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市场很大,而且中国的发展也是最迅速的,因此我相信这方面的前景一定非常好。
 
China IP: 您在任期间中美之间的知识产权对话有了很大的进步,您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杜达知:在我任职期间,中美知识产权合作取得显著的进展,中美政府都致力于一点,双方之间采取很多方式合作,并且这些合作取得很多成就。中国曾经是世界五强里面第四位,现在第三,将来中国很有可能成为排名第一的知识产权大国。
 
我在任期间,与中国知识产权官员进行过多次的会见,我非常高兴最后大家签订谅解备忘录,进一步推动中美知识产权之间的合作。去年10月份,我很荣幸可以和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共同签署一个重要的备忘录,这个备忘录制定了中美知识产权长期交流合作的不同阶段需要达到的目标。我对取得的成就觉得非常自豪,也非常敬佩中国知识产权官员在这期间所做的努力。这种合作对于全世界而言都是十分有意义的。
 
China IP: 您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有怎样的评价?
 
杜达知:我觉得目前中国非常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尤其是《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制定是一项非常显著的成就。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系统培训、政府组织机构调整上取得的成就,当然和其他国家机关、机构合作以及借鉴其他地区的相关经验,也会对中国有所帮助。
 
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存在一些挑战,但是我相信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通过紧密合作都已经取得很好的进展。整体来说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是好的,只是有些部分还需要进一步改进。目前中国和美国都在进行知识产权法律的修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大家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好机会。
 
China IP: 刚才您也谈到中国颁布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到今年这部《纲要》已经颁布一年了,您如何评价?美国有没有一部国家的知识产权战略纲要?
 
杜达知:我觉得这部《纲要》非常好,需要各个政府部门的合作和努力。同时,我认为中国政府制定《纲要》的过程也是非常开放的,不但对大众开放,也对国际开放。在促进知识产权和促进创新过程中,非常困难的一点是政府部门之间如何协调和统一,我认为《纲要》就实现了这一点。
在美国有很多知识产权机构之间也是需要合作的,通过中国制定《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他们受到很多启发。目前美国有一个新的职位叫知识产权协调员,这个职位的目的是在美国协调各个政府机构,继续推动知识产权的发展。在《纲要》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我相信《纲要》为推动创新铺平了道路,这样的创新将来会对中国有益,对世界有益。
 
China IP: 版权一直是中国和美国知识产权谈判焦点,版权保护也有其特殊性,您认为未来中美双方在版权保护方面会有哪些合作?
 
杜达知:美国和中国签署了版权方面的谅解备忘录。在双方之间有很多学者和政府官员相互访问,学习,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流。合作重点就是互联网版权保护,版权保护当然有很多挑战,但我相信双方合作会有非常大的机会,尤其在互联网保护方面,因为我们看到中国和美国上网的人数加起来大概是世界最多的,相信在这方面的合作将来会非常多。中美就版权保护签订谅解备忘录,是最大的进步。
 
China IP:很多国家的海关都查获到进出口的假冒产品,这种现象已经是全球性问题了,您了解这些假冒商品的国际买家吗?这些国际买家在假冒的链条当中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杜达知:商标保护上有很多的挑战,尤其是假冒产品上面,各个国家认识到这不单单是卖家的问题,而且也是买家的问题。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对于打击假冒产品战略之一就是不让这些产品进入,但是现在开始教育购买者不应该购买假冒产品。对此,中国和美国的司法部以及版权局都有通力合作,去了解假冒产品的来源和去处,双方一起阻止这种行为。
 
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挑战,中国和美国还有其他国家都有很多教育项目,不单单是教育大家不要生产假冒产品,更重要的是教育大家不要购买这些假冒产品,以从根源上杜绝假冒产品,假冒产品的生产者已经违反法律,假冒产品通常质量都很低劣,尤其是假冒药品,甚至对人体造成危害。
 
China IP: 您觉得去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会对全球知识产权事业带来哪些影响?创新的势头会不会因此而减缓,尤其专利申请量是否会减少?
 
杜达知:自从金融危机以来,专利在全球申请数量有所减少。例如美国预期今年申请量会降低5%-15%;日本申请数量减少比例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在日本提起实质审查请求数量减少了30%;韩国目前的申请量下降了20%;不过,中国的专利申请量仍然会上涨,大约会上涨10%,和其他国家相比非常好。但是,中国专利申请量增长率是低于过去几年增长速度的,而且在中国企业和个人申请数量会有比较大的增长,我认为创新能够帮助中国应对金融危机,每一次金融危机之后,都会出现经济复苏和更好的前景。我认为专利申请量减少并不意味着创新数量的减少,现在的情况会让各公司更加集中于创新的质量,从而提高申请数量和专利数量。
 
目前中国和美国政府都在很大程度地推动创新的发展,如何集中资源推动创新发展,而不是像过去一样片面追求数量,知识产权的战略、创新的质量以及知识产权产量现在是重要的,而不是单纯的数量。
 
China IP: 一些进入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会遭遇337调查,或者遇到知识产权的诉讼,您觉得这些企业是否在专利预警方面做得不够,您对这些想进入美国的中国企业有什么建议吗? 
 
杜达知:不仅是中国企业,很多国家的企业在进入另一个国家市场的时候都会遇到这种问题,他们需要了解这个国家的法律,有些中国企业在进入美国市场之前并没有考虑这一点。就像是美国来中国做生意,需要了解中国法律、了解中国知识产权一样,我相信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也需要了解美国的法律系统和知识产权状况。
我想中国企业进入美国的时候,需要对美国法律系统有更多的了解,尤其还需要关注一点,目前美国专利法可能进行司法改革,会对专利侵权方面很多问题有影响,例如管辖地、赔偿额等等,中国企业更要仔细研究在美国的诉讼策略,看自己的专利在美国是否会受到攻击。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战略和市场紧密联系在一起,所以在中国企业考虑进入美国或者已经进入美国的时候,应当对于知识产权有更深入的了解。美国有几个特别领域,有些领域可能有一些公司非常喜欢利用知识产权诉讼。337调查也很重要,因为可以通过海关阻止产品进入美国。 当然,我也注意到目前很多中国企业非常渴望对美国的法律系统和知识产权有更深的了解。
 
China IP: 中国企业如果要做进入美国的专利预警,对他们而言可能费用很高,也许因为费用问题他们就不做了,您觉得这样的看法正确吗?
 
杜达知:我想注重法律意见的质量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国很多的客户也会对于高昂律师费有意见。我觉得这样的律师费在开始的时候看上去比较高,但是可以显著降低将来面对巨额赔偿的风险。你希望律师是工作比较有效率的,但是你更希望工作质量是非常好的,我所见过最坏的事就是不追求知识产权质量,片面追求知识产权的数量。
 
可以举几个例子,有一家美国公司开始犯了一个小的错误,最后赔偿6个亿美金。另外一家公司在专利延期上面错过了期限,最后造成的损失差不多20亿美金。现在的客户希望更有效率把更多资源投入到创新当中。 
 
China IP:您在任期间,美国专利商标局网站上专门辟出了“孩子网页”栏目,中国一些媒体评价说这是美国专利教育从娃娃抓起,您如何评价这个栏目?
 
杜达知:我在做专利商标局局长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扩展了教育项目,不单单是在对创新鼓励上,而且更多是集中在知识产权方面。我们做了一些调查去了解怎样才是最有效、最显著的方法教育美国国民认识知识产权和创新,很多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孩子做这项教育是最有意义的。调查显示在8-11岁年龄阶段,孩子已经有能力接受关于知识产权、创新的教育,在这个年纪通常不会涉及到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如果早期没有受过知识产权教育,等到这些孩子到高中或者大学以后,他们会认为从网站上下载音乐,或者购买非法产品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认为要教育孩子,创新很重要,保护这些创新也很重要。所以我们在美国采取很多国家性的推广计划,去推动创新,开辟了“孩子网页”促进对创新的了解,同样在美国夏令营计划里吸引很多孩子了解创新和对创新的保护。我们也开辟了很多知识产权教育计划,它们可以针对小学的、初中、高中,对于教育计划的采取完全是自愿的。相信我们已经取得了成功。
 
China IP: 您能介绍一下美国知识产权发展趋势,以及立法方面的一些变化吗?
 
杜达知:在过去6年里,美国在怎样改革专利法,既能给权利人恰当的权利,同时有鼓励创新方面有非常大的辩论。知识产权保护系统在美国经济基础里面可能是鼓励创新最重要一点,在过去很多年里我们看到知识产权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作用,同时也了解到事实上这也有很多缺点。不同的商业模式和不同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观念可能会不相同,我们在过去看到有学者、企业,尤其是制药企业以及高科技企业,小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和要求都有各自的观点,参政两院的议员都在专利修改案上作了修改,在今后一、两年内会见到修改的草案通过,我相信其中三个领域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个就是损害赔偿,如何计算损害赔偿,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如果对于专利有效性进行挑战的行政程序,在当前的提案里面,提出了当事人有三种方式通过程序调整专利的有效性,这就是企业想避免专利诉讼很好的例子,因为诉讼费非常贵。第三,如果做诉讼的时候,需要很好律师帮助你,有一个非常好的策略,就是去攻击这项专利的有效性,提起专利无效请求,这三个领域里面都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这也是中国企业需要仔细考虑的一点,如果说涉案专利被无效的话,对方也就没有法律依据提起337调查了。
 
专利法修改草案中,有中国企业进入美国涉及到的管辖权问题,也就是说在什么地方可以起诉。在某些地方当地陪审团对专利所有人更加友善,在这里专利经常会被认为是侵权的,实际上美国企业也会遇到这个问题,不管他们在当地有没有设立分支机构,他们经常会发现自己在这个地方被提起诉讼。
 
这不是一个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在美国联邦法院有很多地方可以诉讼,某些特定的法院或者陪审团对专利权人更加友好。在这个地方被诉不单单是外国企业,大多数都是美国企业。我们对国外客户经常提出建议,因为他们的业务主要是在某些特定地区展开,在这些特定地区进行诉讼,可能会更为顺利,而且也更有意义,这样争取也是更加合适的。
 
专利法修改草案里面关于这些都做出了更加详尽的规定,要求诉讼地与企业的业务有更紧密的联系,而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提起诉讼。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