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衍生品知识产权的美国保护

总第32期 Josh Lawler、Olivier A. Taillieu发表,[反不正当竞争]文章

米老鼠、超人、宾尼兔——这些风靡全球的动漫形象已经催生了一个高利润的行业:这些动漫形象出现在玩具、衣服、午餐盒,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消费产品上,被商品化,而这种商品化已经带来可观的收入。
 
鉴于对流行动漫形象的成功营销和开发所能带来的巨额经济价值,拥有这些形象的个人和公司会不遗余力地保护对形象的使用。毋庸置疑的是,在美国,动漫形象的所有者都会迅速采取行动阻止任何未经授权对动漫形象的商业使用,并且对已经发生的使用请求赔偿。
 
本文旨在分析美国适用于动漫形象所有权的不同的法定财产权,并解释未经授权的使用会如何侵害该种权利。本文所涉及的动漫形象仅限于广为人知的流行平面动漫形象,例如米奇老鼠和超人。
 
美国动漫形象财产权
 
在美国,创作并拥有或者拥有(如果一个雇员基于雇佣作品劳动合同创作动漫形象,则雇主享有人物的财产权并有控制其使用的排他性权利,但雇主并没有创作)动漫形象便创设了对该人物的财产权益。
 
在过去几十年中,对流行动漫形象进行商业开发的盈利性使得形象所有者非常注重保护其使用。 因此,保护动漫形象,特别是平面人物的法律越来越明确。总体而言,动漫形象越流行越特定化(因此其商品化越具价值),法院更容易判定侵权。
 
保护动漫形象不受侵权的法律主要分为三类:著作权法,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下面将依次介绍这三类法律。
 
有效地著作权法保护
 
 
一,实质相似即侵权
 
著作权法是通过法律保护动漫形象最有效的途径。
著作权是美国法典第17篇赋予作者对“原始作品作者权”的一种保护方式。一旦作品以某种有形的形式固定下来,著作权保护即被赋予该作品。1976年著作权法第106条赋予著作权所有人排他性的权利从事或授权他人从事以下行为:
-          复制作品;
-          基于享有著作权保护的作品准备衍生作品;
-          通过销售或其他转移所有权的形式向公众发行复制品;
-          公开演示作品;
-          公开展示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著作权所有人可以防止他人使用作品,或者在作品是动漫形象的情况下,防止其使用“实质相似”的作品。 [Boisson v. Banion Ltd., 273 F.3d 262, 268 (2nd Cir. 2001); Aaron Basha Corp. v. Felix B. Vollman Inc., 88 F. Supp. 2d 226, 228-229 (S.D.N.Y. 2000)]
 
法院将“实质相似”解释为该复制品包含的属于受保护的原始人物的特有元素或特性如此之多以至于该复制品实际上是一个“与正本无异的复制品”。改变人物的姿势和介质不能避免著作权侵权。例如,在这方面非常早期的案例中,联邦法院判定几乎完全根据一个2D卡通形象创作的一个3D玩偶构成著作权侵权,即使二者介质不同。参见King Features Syndicate v. Fleischer, 299 F. 533 (2d Cir.1924)(被告基于一个享有著作权保护的2D卡通创作的一个3D “活动”形象被判定为仿冒);Geisel v. Poynter Prods. Inc., 295 F.Supp. 331 (S.D.N.Y.1968) (赋予基于2D动漫形象创作的3D苏斯博士玩偶以著作权保护);Fleischer Studios, Inc. v. Ralph A. Freundlich, Inc., 5 F.Supp. 808 (S.D.N.Y.1934) (赋予基于2D动漫形象创作的3D贝蒂娃娃玩偶以著作权保护)。
 
在认定在Fleischer Studios中存在著作权侵权时,法院解释道,复制品不是必须完全相同才能构成著作权侵权。法院发现争议中的动漫形象——贝蒂娃娃 ——具有非常独特的特征,被告“没有像Fleischer所述那样完全仿造原告的卡通形象,但是由于除了头发有些许不同的设计之外,原告的绘画和被告的玩偶之间没有实质性不同,他们的作品造成完全相同的印象。Freundlich先生的所为…足以构成一个争点,但却不足以构成一个抗辩理由…当然,完全相同的复制品不是著作权禁止的唯一情形。”[5 F. Supp. at 809]
 
为了确定卡通形象是否有权享有著作权保护,法院通常运用“人物刻画”测试,从而确定该人物是否得到充分且独特的刻画以至于可以授予保护。[Metro-Goldwyn-Mayer Inc. v. American Honda Motor Co. Inc., 900 F. Supp. 1287, 1302 (C.D. Cal. 1995)] 人物的外形和个性越具体和独特,其得到著作权保护的机率越大。[Titan Sports Inc. v. 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s Inc., 981 F. Supp. 65, 68 (D. Conn. 1997)] 例如,只具有一般超级能力特征的人物不会得到著作权的保护,但是超人,包括他独特的外形和服装,他的双重身份,他害怕氪星石的弱点等,因其具有高度辨识度而能够享受著作权的保护。
 
未经著作权所有者的授权在商品上复制一个流行或易辨识的动漫形象,或近乎完全相同的形象,大多会构成著作权侵权。在原告主张对有效的著作权的所有权且被告仿冒原始作品的构成要素时,可以判定侵权的存在。
不论是外国的还是国内的实体,只要其意图在美国销售产品或服务,美国著作权法均适用。例如,如果没有华纳兄弟的授权,一个制造印有宾尼兔的T恤衫的中国公司不能在美国直接或间接销售这些T恤衫。而且,华纳兄弟在美国享有的著作权可以根据美国和中国签署的多个双边协议以及国际著作权公约如《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在中国自动得到保护。根据这些协议和条约,任何中国公司在中国销售宾尼兔T恤衫的行为均侵害了华纳兄弟的著作权。
 
 
 
二,如何保护与赔偿?
 
在提起侵权之诉时,著作权所有者无一例外都会请求强制令以防止进一步的侵权,此外还会请求经济赔偿。对于经济赔偿,著作权所有者可以选择给予法定损害赔偿或实际损害和利润。[17 U.S.C. section 504(c)(1)] 每部作品的法定损害赔偿金从750美元到30,000美元不等,具体由法院裁量决定。然而,故意侵权的法定损害赔偿金可达每部作品150,000美元。如果被告可以证明其“不知晓也没有理由认为”其行为侵犯著作权,法定损害赔偿金可被减至每部作品200美元。法定损害赔偿金只适用于侵权前或出版3个月内已在美国版权局注册的作品。[17 U.S.C. section 412]
 
原告通常会选择请求法定损害赔偿金,因为著作权侵权的实际损害往往难以计算。实际损害的计算主要基于原告享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的市场价值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侵权行为的侵害或损害,通常以著作权所有者因侵权损失的利润为准。[Fitzgerald Pub. Co., Inc. v. Baylor Pub. Co., Inc., 670 F. Supp. 1133 (E.D.N.Y. 1987)] 缺乏此类证据,原告可以证明并收回被告从销售侵权作品中获得的利润。根据联邦法,胜诉的原告可以获得其实际损害以及被告的利润(如果这两者是分开的且原告可以证明两者)。17 U.S.C. Section 504(b) 以及司法委员会对其的注释 (House Report No. 94-1475)。法院还可以命令被告支付原告的律师费用和诉讼费用。
 
请注意,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金的计算是基于受到侵权的作品数量,而非侵权的次数。[17 U.S.C. section 504(c)(1, 2)]换句话说,如果被告(未经授权)以6个不同的姿势在T恤衫上印制米奇老鼠人物侵犯了迪士尼的著作权,这将仅构成一例著作权侵权,而非6例。[Walt Disney Co. v. Powell, 897 F.2d 565, 569 (D.C. Cir. 1990)]
 
商标法保护来源身份
 
商标实际上是一个品牌——用以识别和区分商品或服务的不同制造商或提供者以及识别商品或服务的来源的任何词语、名称、象征或商业手法。在美国,兰哈姆法( Lanham Act,15 U.S.C. sections 1051-1127)确定了对商标的联邦保护和登记。
 
商标法保护的是与在商业中使用动漫形象以识别特定产品来源有关的动漫形象。[Brown v. It’s Entertainment Inc., 34 F. Supp. 2d 854 (E.D.N.Y. 1999)] 其仅仅是与商业使用相关的权利,因为其主要目的就在于防止造成消费者的混淆。例如,一个消费者可能认为一个包含米奇老鼠的形象的产品来源于迪士尼公司或经迪士尼公司授权和/或认可。如果未经授权的实体在产品上使用米奇老鼠的形象,消费者可能会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他们很可能会(错误地)认为该产品与迪士尼有关——这将构成商标侵权。同著作权法一样,动漫形象越独特,其得到商标保护的机率越大。
著作权法着眼于防止受保护的作品受到实质相似的复制品的侵害,然而不同的是,商标法要求的精确度没有那么高。在被告的模仿虽然不完全相同或近乎完全相同但有可能造成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或欺骗时,商标侵权就可能发生。此外,不同于著作权法的是,只要商标所有者适当保护和维护其商标商标保护即可存续。
 
近年来,一些法院整合了著作权法和商标法中的相关概念,并使用商标法的标准认定动漫形象著作权侵权的存在。例如,在Walt Disney Productions v. Air Pirates, supra一案中,法院认定被告使用的迪士尼人物已经“达到了高度的‘认可’和‘认同’”,这些是商标法考虑的因素,而这加强了该人物在著作权法下的可保护性。
 
商标所有者应努力在使用商标的所有商品和服务类别中注册该商标,反之则可能为他人在该商标未注册的产品类别上使用该商标大开方便之门。然而根据淡化理论,如果商标是“驰名”的,法院很可能会认定擅自使用该商标构成侵权,不论该商标是否在特定产品或服务上得到注册。法院很可能会确定一个流行的、广为人知的动漫形象——如米奇老鼠和宾尼兔——为“驰名”。
 
国际著作权法自动将保护延伸至签署双边协议和公约的国家之间,不同的是,商标法中不存在这种自动的延伸。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是给予外国注册商标特殊对待的国际条约的签字国(只要该等条约仍得到遵守)。例如,根据马德里议定书,在一个成员国的注册商标的所有者可以申请“国际注册”,指定其他条约成员国作为认可该商标的地域。如果没有这种申请或外国注册,在他国使用美国商标并非总能得到保护。
 
不正当竞争法能防止虚假认可的出现
 
通常根据州不正当竞争法提出的关于动漫形象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一般涉及盗用和/或虚假陈述的主张。在不正当竞争诉讼请求中,原告主张其使用某个人物以识别其业务,而被告——也就是原告的竞争对手在其业务中使用一个完全相同或实质相似的人物,目的在于将原告的人物与被告的业务虚假地联系起来。
 
商标诉讼请求一样,法院面对不正当竞争诉讼请求的首要问题在于是否存在混淆的可能性。[Felix Cat Productions Inc. v. New Line Cinema, 2000 WL 770481, *2, No.  99-9339 (C.D. Cal., April 28, 2000)] 相应的,不正当竞争诉讼请求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商标侵权请求。如果原告的商标不具备得到商标保护的资格,他人使用类似商标的行为仍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作者:
Josh Lawler 是Zuber & Taillieu LLP 的合伙人,专注于公司法,证券和金融法以及娱乐法。
Olivier A. Taillieu 是Zuber & Taillieu LLP 的合伙人,专注于知识产权诉讼与仲裁。简介详见www.zuberlaw.com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