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下的英特尔式突围

总第34期 China IP 鲁周煌 张继哲发表,[综合]文章

作为第一家在1994年就进驻上海浦东外高桥保税区的大型生产企业,英特尔上海封装测试工厂曾带动了浦东乃至整个长三角的科技产业发展,创造了无限辉煌的历史。2009年2月5日,这个外高桥最大的外商投资家却突然宣布:在一年内关闭英特尔上海工厂!
一时间,舆论哗然。
媒体纷纷扼腕:在金融海啸的波及下,这个传奇企业22年的盈利神话终于破灭!
提到这一段历史,英特尔中国区执行董事戈峻笑了,“市场上是有一些误解的,以为关闭工厂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而进行企业收缩。其实不是这样,我们浦东工厂的产能依然留在中国,只是我们将在中国的业务分工做了一个新的调整,使得分工更加细化,更加规模化。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一步。”
上个世纪80年代,英特尔进入中国。和其他跨国企业以贸易进入的方式不同,英特尔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技工贸同时并进的道路。“企业选址对英特尔很重要。我们的理念是:我们在一个地区发展,就要把我们的技术和我们的承诺带过去,而不仅仅将之看作一个市场而已。我们的理念是扎根当地,和当地一起成长。”戈峻说。
回顾英特尔在中国的发展历史可以理出一个清晰的脉络:国家产业导向在哪里,英特尔就紧跟哪里。上海浦东新区开发之际,英特尔于浦东成立上海封装测试工厂;西部大开发,英特尔又将第二个封装测试工厂选在成都;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英特尔又瞄准了大连作为自己的晶圆生产基地。
然而,2009年年初,在金融危机的敏感时期,英特尔顶着舆论的压力决定关闭上海工厂,将上海工厂和成都工厂进行合并。“成都有很大的腹地,规模更大。它和上海工厂的运营基本相似,将其整合在一起,可以提高效率,强化产生规模效益。”戈峻说。
为此,英特尔通过重新布局,整合产业,成功实现了危机中的提升,目前,上海成了公司的研发创新中心,大连是晶圆生产基地,成都是封装测试核心基地。
不仅如此,英特尔在中国又对其控股公司进行1亿多美金的增资,在成都工厂,也宣布增加7500万美金的投资,进一步增强营运能力。英特尔在大连的25亿美元投资的晶片厂建设仍如火如荼。10月12日,英特尔中国研究院正式成立,危机中英特尔加大研发和投入的决心不变。
“英特尔过去的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危机来临的时候,就越要加大投入和创新。这是历史证明的成功之道。省钱是不能帮你走出危机的。”戈峻说。
 
“创新是走出危机的唯一手段”
 
“创新贯穿英特尔整个理念的始终。英特尔的历史就是一部创新的历史,摩尔定律是我们的灯塔,它始终在指导着我们不停的创新。”戈峻说。
2006年,英特尔曾一度站在舆论的浪尖上。
AMD率先推出双核和64位的概念,迅速占据广大的市场份额。在酷睿推出之前,AMD对其进行了苛刻的评价。然而在6月18日,7月27日和8月26日,危机中的英特尔连续发布了双核英特尔至强处理器5100系列,酷睿2双核处理器和酷睿2双核移动处理器。有评论指出:“如果没有酷睿,英特尔将成为2006年最悲壮的IT企业。”正是由于酷睿架构的出现,英特尔力挽狂澜,再次实现了对竞争对手的超越。
“其实,那时候英特尔有自己的产品,并在英特尔的产品路线图中,也许只是我们推出的时间晚了一点。”回顾这一段历史,戈峻感慨道,“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两点教训。第一,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你不把自己的技术尽快推向市场的话,别人就会走在你的前面。强化了一点,要加速创新。第二,半导体的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市场。一夜之间,你的地位就会被别人取代。所以要面对竞争,不要高枕无忧。只有永远处在惴惴不安的情况下,你才能生存。”
2006年,危机中的英特尔将标识从“Intel inside”改为“Leap ahead”,英特尔实现了新一轮的改革:从一个消费者心目中处理器厂商的形象,转为一个可以提供核心软硬件的企业。“计算的平台,以前以计算机为主。现在是多元化的,手机、上网本、掌上电脑、无线通信……多元化的产品,多元化的市场,对英特尔来说,挑战很大。如果不及时推出符合新的计算方式的产品,只守着过去的成功的话,那是不行的。没有新的架构的产品,很快就会落后。”戈峻说。
恰恰是这次创造性的改革,使得英特尔内部进行了调整,果断性地砍掉那些没有突出竞争力的运营,从而实现高效运营。经过两年的整治,公司轻装上阵,直面金融危机。很多企业通过被动的减薪、裁员进行收缩,但英特尔却镇定自如,没有太多惊慌,反而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和投资力度。“2009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盈利都很可观,尤其三季度创三十年来的同比增长历史新高。”戈峻介绍说。
 
用创新延续摩尔定律
 
英特尔的创始人戈登·摩尔提出了著名的“摩尔定律”:价格不变,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从经济效益来看,集成度越高,晶体管的价格就越便宜。也就是说,微处理器的性能每隔18个月就进行翻倍,而价格却下降一半。
从此,摩尔定律像一盏灯塔,也成了引领着整个半导体行业前进的动力。它虽非物理定律,但作为一条商业定律,一条半导体行业的预言,摩尔定律以极低的价格带来极高性能的产品机制激励着英特尔每年投入60亿美金用于研发,每两年就将微处理器的集成晶体数量进行翻倍。即使在金融危机下,英特尔依然没有减少研发投入。
1971年,英特尔的第一代微处理器只能集成2300个晶体数量,到2007年,45纳米的处理器已经可以集成8亿多个晶体管,而每个晶体管的价格只相当于1968年的百万分之一!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人们对摩尔定律不间断地产生质疑,认为这个定律已经走到尽头。根据摩尔定律,芯片厂商每两年就要缩小一次半导体芯片内部的元件,但是任何物理都有极限,芯片做到再小就不可能更小。然而,当世人预言晶体管之间的距离达到90纳米已经是极限的时候,2003年,英特尔做到了90纳米,2005年又突破了65纳米。
在晶体管不断缩小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瓶颈,那就是漏电!舆论纷纷认为摩尔定律会因漏电问题将走到尽头。事实证明,我们再次看到了一个不断进取,不断创新的英特尔。2007年,英特尔在芯片生产中采用高-k栅介质和金属栅极实现了新一轮技术突破。2007年,在世人认为45纳米已经是极限的时候,正是因为新的材料突破,英特尔做到了45纳米,2009年又再次实现了32纳米!
“加入了新的金属元素,物理性能一下子得到改变。像起死回生一样,打开了一扇大门,一下子给我们创造了新的空间!最起码未来三四十年这个定律还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说到这里,戈峻不无激动,“很多技术突破,都是依靠在长期的研发项目中形成的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从而领导了新的产品。”
对于每一次对摩尔定律的质疑,英特尔都以其大胆的创新能力进行了技术突破,一次又一次延续着摩尔定律的生命,使之继续向前。
 
“创新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
 
回顾英特尔每一代新产品发布会,给世界带来了一波又一波轰轰烈烈的震撼和惊喜。作为整个电脑世界的梦幻领袖,英特尔却是认真、朴实的。
据戈峻介绍,每年英特尔会投入50-60亿美金进行研发和创新,但是创新不限于研发部门,每一个运作部门日常工作中的方方面面都可以进行创新。
“创新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任何一个部门,商业模式可以创新,运行效率可以创新,每天有一个新的思维好的点子出来,通过一定的程序转化成企业文化和生产力,这些都是创新。”戈峻说。
在英特尔内部,也有良好的机制保证创新。各个部门都要求把创新作为今后2-3年发展规划中的主要核心,把创新项目作为一年运营成效的主要衡量标准。“即使是职能部门,比如财务人事部门,只要有跟以前不一样的办法,改进了运营的模式,提高了效率,都是企业创新文化的一部分。”戈峻说。
戈峻介绍说,英特尔的员工很多都是工程师,在平时工作中可能会产生好的点子。因此,英特尔有专门的团队,在内部员工中搜集这些好的理念,并鼓励员工将这些好想法写下来,形成书面文字,提交给公司,便会获得奖金。当这个点子形成专利申请的时候,就会获得更高的奖励。如果申请成功,员工将被授予奖牌并和公司高层一起用餐。用这种方式在内部鼓励创新,培养企业创新文化,英特尔做的非常成功。
对于一直呼吁创新的国内中小企业来说,戈峻有自己的观点:“其实,他们的创新可以是多方位的。如果不能在产品研发上有投入,那么能不能在商业模式上做一些创新呢?阿里巴巴为什么成功,成功的是一个商业模式,它提供了一个新的营商理念,一个平台,一个模式,正是这个模式使得它在整个过程中生存下来。国内有的企业有相对好的产品,为什么卖不出去,恰恰是商业模式,运营模式,服务模式上出了问题。因此,对中小企业来说,能不能在分销模式方面,在产品市场对象方面,广告模式方面进行创新。创造一个新的产品,解决一个重大问题,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实现的,但是日常的创新是任何公司都可以做到的。”
 
人才吸纳的长远规划
 
除了内部员工的创新培养,英特尔非常重视产学研的结合。
目前,英特尔和中国100多所大学有了合作,每年举办一次英特尔大学峰会。谈到投资教育之于英特尔的人才意义,戈峻说:“我们希望有一个平台,使得教授企业家和学生在一起碰撞思想,产生火花,从而产生我们想要的效果。比如英特尔大学峰会的意义在于它可以为大学课程设置改革提供动力,以期培养可以适应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其次,我们可以从业界的角度,教授从理论的角度,来共同研究探讨这个行业发展的方向。通过交流,教授可获得第一手业界的经验和未来技术的走向,带回学校和学生一起分享。”
除了每年一度的大学峰会,英特尔在中国许多大学建立了多核实验室。英特尔捐献实验室以及设备器材,让学生接触到最近的技术,在此平台上进行继续创新。
“凌动处理器出来之后,我们在中国26所大学建立了实验室平台,让这些学生接触到最新的技术,在凌动的平台上设计出最新的产品,包括家用电器消费品、电子产品、工控设备、掌上设备的开发。我们把最新的技术带到大学,目的是希望下一代的学生能很快适应这个市场的需要,如果学生在学校里依然学习几十年前的计算机原理,到了社会之后会非常难以适应新技术的发展。产学研的结合显得非常重要。”戈峻说。
戈峻介绍说,英特尔的工程师经常义务去大学进行讲课,和大学教授进行交流,这已经成为英特尔一个常态的行动。英特尔上海研发中心就设在上海交通大学旁边,目前有五六百个交大的学生在该中心实习。
 
绿色的“芯”
 
绿色创新是一个老话题,但是对英特尔来说,却是贯穿始终的信念,而非单纯的权宜之计。
“绿色创新要看一个企业是否将长远的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结合在一起。英特尔是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戈峻说。
2008年3月3日,英特尔发布了凌动处理器,成为英特尔有史以来推出的最小的、功耗最低的处理器。凌动的芯片设计考虑的是降低排放和低功耗,是英特尔绿色创新的典型成果,推入市场之后,很快成为关注的焦点。“通过我们一个绿色产品达到了让周边的设备供应商和设计商设计降低功耗的产品来匹配我们的芯片,从而使整个生态链都围绕绿色节能来发展。”戈峻说。
英特尔在产品设计、研发、供应商选择、工厂设计选择,日常运营等无一不考虑“绿色”的概念。英特尔选择大连作为全球第八个芯片工厂,同时也要建成为英特尔全球绿色标杆企业,用最新的技术建造工厂,所有设计中都有降低排放、节省水资源,资源循环利用的绿色创新。
大连晶圆工厂的水循环可以达到80%以上的指标,“这在业界是一个不容易的创新。”戈峻说。
 
未来的创新方向
 
“我们是一家专注的公司。首先会在我们的特长领域做大做强,围绕芯片的核心,继续做其他领域的尝试。软件和服务也是我们重视的一点。英特尔是全球第三大软件企业,很多人以为英特尔是一家硬件公司,其实我们的软件也很强。”戈峻说。未来英特尔将履行一个整体方案解决厂商的承诺。事实证明,英特尔也是一只会跳舞的大象。
其次,英特尔非常关注新农村的建设,这也恰恰符合英特尔紧跟国家产业导向的市场策略。目前英特尔正在和GE合作,实现远程医疗,“将病床搬到家里”这一梦想概念。在农村,通过建立农村电子医疗诊所,农民可以不用跑很远的路去县城看病。同时,远程教育的技术也已成熟,尤其在偏僻的山村,学生不用翻山越岭去上学。
“目前在远程医疗和远程教育方面,英特尔是有解决方案的,但是需要有产业界的合作和配套,单靠英特尔一家是不行的,因此希望这一方案可以获得政府和整个产业链的支持。”戈峻说。
3G时代的来临,也推动着消费电子时代的到来。英特尔也非常重视,虽然这已经离开了计算机行业的传统版图。戈峻介绍说,“这个前景是非常好的,家用电子类、网络游戏等目前都在设计中,同时在手机使用模式上也会有新的创新。”
目前,中国正在建造全世界最长最多的铁路,英特尔看到商机,希望将自己的技术融入其中,从而提升整个运行效率。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近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该案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AI创作的作品是否具有著作权,对此,你怎么看

不好说
不具有
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