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网站的归属证明

总第34期 裴桂华代净发表,[互联网]文章

一、案情简介    
原告北京荣信达影视艺术有限公司是涉案影片《恋爱中的宝贝》的合法著作权人。2007年7月,原告发现被告中国联通有限公司白城分公司未经许可,于2005年3月31日在其网站非法上传涉案影片供他人访问观看,认为被告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遂诉至法院。被告认为原告所述网站并非被告的网站,该网站上并无被告公司信息,故被告不是侵权责任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经向吉林省通信管理局核实,域名www.bc165.com 网站的详细备案信息为:主办单位名称为“中国联通有限白城分公司”,主办单位性质为“个人”,主办单位有效证件号码为“企独吉分字第00147号”,备案方式为“接入商代为备案”,备案者为“中国联通吉林分公司”,网站名称为“中国联通白城分公司”,负责人姓名“韩铁玉”,并有其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网站接入服务提供者为“中国联通吉林分公司”,网站IP地址为61.243.252.136。被告的企业注册号为“企独吉分字第00147号”。经查询,域名www.bc165.com 的所有者信息不详。
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作为接入商,承认其公司系www.bc165.com 网站的代为备案主体,并称域名www.bc165.com 系吉林省白城市安广镇刘兴雨网吧的私服论坛(该网吧已经停止经营),因其他原因,其公司暂时按专线接入联系人韩铁玉个人身份暂行办理备案手续,但此后未能及时变更;该公司于2008年7月14日对域名为www.bc165.com 网站的备案信息进行了变更,删除了关于被告的信息。本案所涉IP地址61.243.252.136属于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的分配IP地址段范畴,该IP地址的专线已于2005年10月25日分配给大安教育网使用,网站为专线接入,注册用户为大安教育局,大安教育网域名为www.dajyw.com,经查询,该域名注册日期为2005年4月12日,域名所有者信息不详。
本案争议焦点是域名为www.bc165.com 的涉案网站是否为被告主办。网站所有者身份的确定需借助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的备案信息或域名注册机构显示的域名注册信息,也可通过网页版权标注予以判定。本案中,涉案网站网页内容未标注网站权利人信息,相关域名注册信息未明确该域名的所有人,另外原告也未能通过IP地址确定涉案网站服务器所在,故原告主张被告系涉案网站主办方的依据,仅是工业和信息化部ICP/IP备案信息所显示的内容。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非经营性网站的备案行为系网上进行,备案部门对非经营性网站的备案信息并不进行实体审核,从形式要件上分析,该网上备案内容并不具有国家相关管理部门确认的效力。同时,《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管理办法》规定,网站主办方可以自行在网上进行备案,也可委托网络服务接入商代为备案,双方之间属于委托关系。本案中,涉案网站的备案信息显示备案主体为被告,备案信息填报主体系作为服务接入商的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否认其为备案主体,否认其为实施备案行为的“委托方”,而代为进行备案操作的“受托方”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明确其代为备案的“委托方”另有他人,并非被告。
法院认为,虽然被告与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之间存在关联关系,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凭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单方出具的说明,难以充分证明涉案网站实际归属。另外,由于被告作为备案信息显示的备案主体否认备案行为,而代为实施备案行为的主体——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亦否认其实施的备案行为系出于被告委托的情况下,原告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涉案网站是被告所有。故原告向被告主张权利,证据尚不充分,不予支持。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北京荣信达影视艺术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二、问题——网站归属的证明
网站是虚拟的,但网站的经营者(或所有人)却是真实存在的。网站侵权行为的法律后果,应由该侵权网站的经营者来承担。但是,互联网作为新兴媒体,其信息量之大、传播速度之快显然非传统媒体可比,网络经营者在信息监管或传播过程中,审核往往不如传统媒体严格,这导致侵权发生的可能性相对增加,同时必然会给权利人主张权利带来困难。
而这些困难,首先涉及到的就是关于网站经营者的确定问题,这决定着被告是否适格,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因此,网站的归属问题成为有关网络侵权案件司法实务中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难点问题之一,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点:第一,有关网站归属的举证责任应当如何分担?第二,证明网站归属的证据及证明力应当如何认定?
三、举证责任的分担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担原则,具体应用到网站归属的证明中,原告所负有的举证义务主要是原告主张侵权行为的实施主体,即谁实施了侵权行为。本案中,原告提供了相关电信管理部门的备案信息,显示被告为网站的主办单位,但是在被告予以否认的情况下,举证责任应如何分担则成为审理本案必须要解决的前提。首先,原告依据相关电信部门的备案信息对被告提起诉讼,从诉的构成角度可以确立原、被告之间存在起诉条件所要求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所提交的证据足以支持其诉的成立,即原告完成了在起诉阶段的举证责任的承担。但是,诉的成立并不意味着实体审查的终结,尤其是在被告进行实体答辩过程中,否认其作为侵权网站的经营者,此时应当由谁进一步举证呢?应当看到,在传统的举证责任原则下,原告应当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否则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但需要讨论的是,在虚拟网络空间下,权利人的举证具有相对的弱势性,如果一概由原告承担所有的举证责任,这又与确立举证责任的初衷,即保证双方当事人均衡负担举证责任的原理相矛盾。为此,有必要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前提下进行相应的突破,这需要法官有准确的司法认知和判断。
本案中,出于维持诚信和充分保护权利人权利的目的,在原告提供的网站相关备案信息登记内容与被告信息基本相符的前提下,原告作为权利人,可以说已经尽到了相应的举证责任。而被告否认备案信息的真实性,则举证责任应转由其承担,才能真正体现“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即被告应证明上述备案信息存在错误,以此否定备案信息指向主体有误。1
总结起来,网络侵权案件中网络归属的证明问题,原则上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当原告提交初步证据之后,唯有被告提出异议时,应由被告提供相反的证据,法官在双方提供证据的基础上进行综合的判断和认定。
四、证据及其证明力的认定
上述案例中,对于网站归属的判定,考虑到网站的虚拟性以及国家互联网行政管理体制的现实,法院的判断公式为:非经营性网站经营者身份的确定,需要借助相关电信管理部门的备案信息或域名注册机构显示的域名注册信息,或通过网页版权标注予以判定。由于网站网页内容无权利人信息标识,没有“联系我们”中所留地址、电话等信息;涉案网站域名注册信息亦没有明确域名持有人信息,因此,原告提供的网站备案信息成为确认涉案网站归属的唯一有价值的证据。在被告否认备案信息的真实性时,法院如何认定该备案信息证明网站经营者身份的证明力,以及备案信息与其他证据相矛盾时,谁的证明力更大,成为案件审理最核心的问题。对此,法院认为:第一,由于备案管理部门对非经营性网站的备案信息并不进行实质审核,因此,该网上备案内容并不具有国家相关管理部门确认的效力,可以被其他相反证据所推翻;第二,由于备案信息显示,涉案网站的备案是由网络服务接入商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代为备案,而其作为备案内容填报实施方否认系接受被告的委托代为办理备案行为,且证明涉案网站系他人所有。对其证言的认定,法院认为,虽然其与被告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但不能简单以关联关系否认其陈述内容的真实性。这是因为中国联通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作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知晓其出具虚假证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亦知晓涉案网站归属不明时其可能承担的辅助侵权责任,在此前提下仍然做出上述证言,应当认定具有一定的真实性。通过以上判断,我们可以将证明网站归属的证据及其证明效力归纳如下:
(一)ICP经营许可证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应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申请办理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即ICP许可证。在我国,经营性网站实行行政许可制度,因此,相关电信管理部门颁发的ICP许可证具有国家行政机关确认的效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一)项的规定,国家行政机关依法颁发的ICP许可证具有法律上的证明力,法院在认定经营性网站的归属问题时,可以直接依据ICP许可证上所记载的“经营单位名称”等事项认定侵权网站的经营者身份。
(二)ICP备案信息 
1、非经营性网站ICP备案信息
上述案例中,法院认为非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的内容仅具有初步的证明效力,可以为其他相反证据所推翻,这完全符合当前非经营性网站监管的现实。国家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对非经营性网站的备案信息,电信管理部门仅进行备案材料的形式审查,审查是否齐全,而不对备案信息内容进行实质审核,因此,该备案不具备行政确认的效力,其作为网站归属的证据只具有初步的证明力,当有其他相反证据证明备案信息内容不正确时,该备案信息内容的证据效力可以被推翻。
2、经营性网站ICP备案信息及工商备案信息
根据我国《互联网站管理工作细则》第八条第(一)、(二)项的规定,网站主办者应当自行或委托接入提供者履行备案、备案变更、备案注销手续,应当保证备案信息内容的真实准确。又根据第十三条规定,经营性网站在取得ICP许可证之后,仍然需要按照法定的流程履行相应的网上备案手续,同样对此备案信息的证据效力,由于通信管理部门仅进行形式审查,故应当等同于非经营性网站的ICP备案信息,即备案信息内容作为网站归属的证据,仅具有初步的证明力,当有其他相反证据证明内容不正确时,该备案信息的证据效力可以被推翻。
应当看到,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七条第三款的规定,申请人取得经营许可证后,应当持经营许可证向企业登记机关办理登记手续。因此,经营性网站除了进行ICP信息备案之外,还应当向所在地的企业登记机关办理工商登记备案手续。对此工商登记备案信息,虽然根据有关规定要求应当与ICP许可证的内容严格一致,但是在证明力认定问题上,同样由于工商登记机关不进行实质审查,因此仍然不具有直接的证据效力,而只能作为网站权利归属的初步证据。
(三)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
涉案网站的尾页通常会有“联系我们”栏目或相应联系方式及网页中的其他显著标示,表明网站经营者是谁,对此可以作为认定网站经营者的证据。如(2006)一中民初字第7251号迪志文化出版有限公司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黄一孟侵犯软件作品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中,法院依据涉案网站结束页有关“沪ICP备05001009号,c2003-2005VeryCD.com Some Right Reserved.”的标注,并结合涉案网站ICP备案信息,最终确认被告黄一孟为涉案网站经营者。又如(2006)一中民终字第15090号北京市仁爱教育研究所诉中山市读书郎电子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中,法院通过涉案网站网页上“中山市读书郎电子有限公司”的显著标示认定被告中山市读书郎电子有限公司为涉案网站的经营者身份。当然,被告有相反证据推翻上述网站标示的除外。
(四)域名注册信息 
通常情况下,网站经营者与其域名持有人具有一致性,但是由于域名可以依法转让或买卖,并且多个域名对应同一网站在互联网技术上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在此情况下,同一网站对应有多个域名,多个域名又归属于不同的持有人,此时网站却实际归属于一方的情况也大量存在,即域名持有人与网站经营者发生分离,两者并非同一主体。故域名注册信息中的域名持有人并不能简单认定为网站经营者,需要结合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因此,域名注册信息不具备直接的证据效力,法院在认定网站经营者时不能只凭借域名注册信息的内容就予以认定。
(五)IP地址备案信息
     根据我国《互联网IP地址备案管理办法》的规定,IP地址备案内容包括备案单位基本情况,如名称、地址等;对向其他用户分配IP地址的,备案信息包括所分配的用户基本信息。实践中有当事人出示IP地址备案信息作为证明网站所有人的证据,由于IP地址的分配管理具有技术性和灵活性,因此,很难直接从IP地址备案信息中认定网站所有人,这需要其他的证据佐证才能予以认定。
(六)网页中的版权标注
一般情况下,网站经营者会在其网站中标明版权所有,并标示权利人信息,原告以此作为网站归属证据的,应当认定具备初步的证明力,不过在有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也是可以被推翻的。这是因为“版权所有”声明可能仅仅标示的是设计网页整体结构、风格等著作权的权利主体,而不是网站的所有权人,即实践中,版权归属与网站权利归属可能是同一,但也并不必然重合。例如,(2006)一中民终字第7345号北京小熊在线信息系统咨询有限公司与北京中文在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中,被控网站http://www.pcnow.com.cn首页上方载有“小熊在线beareyes.com”、“东北站”、“小熊在线东北站”以及“Pcnow.com.cn”等字样,下方载有“泽宇公司版权所有”、“辽ICP证03054号”、“Pcnow小熊在线东北站”等字样。此时,网页上标示的经营者“小熊在线”公司与版权所有人“泽宇公司”就不相一致,法院最终是以网页上“小熊在线”公司的标示,并结合其他证据认定涉案网站经营者为北京小熊在线信息系统咨询有限公司,而不是网页上标注的版权所有人泽宇公司。由此可见,法院不能仅凭借网站的版权标注简单认定网站的权利归属,而需要其他证据相映证,作出最后的认定。
五、证据证明力的比较
(一)ICP备案信息与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
当ICP备案信息与网页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不一致时,应当如何认定呢?这取决于两者证明力的大小。通过上述分析,ICP备案信息与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仅仅具有初步的证据证明力,在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情形下均可以被推翻,因此,两者的证明力应具有某种程度的相当性。在没有相反证据予以推翻的情形下,应当同时予以认定。例如,(2006)一中民终字第13337号北京中文在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世界经理人咨询有限公司、上海领袖广告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案中,涉案网站的“联系我们”栏目中提供的信息显示,世界经理人咨询有限公司为该网站的实际经营者,但同时涉案网站ICP备案信息显示,备案单位为上海领袖广告有限公司。在此情况下,法院认为,不能因ICP备案信息与网页标注不同就否认网页标注主体的网站经营者身份,因此,在两被告未能提供相反证据证明自己不是网站经营者的情况下,法院认定上述两个主体均为网站的实际经营者,并共同承担侵权责任。可见,当ICP备案信息与网页标注信息的证据效力在某种程度上相当。
(二)ICP备案信息与域名注册信息
通过上述分析,由于域名可以依法转让或买卖,因此,实践中会出现变更后的域名注册信息与ICP备案信息不一致的情形,此时,应当以哪个证据为准来认定网站的实际经营者呢?广州俏佳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北京中视北方影像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侵犯著作权案中,涉案网站的ICP备案单位为北京中视北方影像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且涉案网站网页下标注有该公司名称及ICP备案号。但值得注意的是,涉案网站的域名“sootv.com”经中国万网域名查询结果显示,其注册人为案外人普润发公司。经查,该网站域名经中视北方公司与普润发公司签订《中国万网国内域名过户协议》已经转让给普润发公司。此时,侵权责任的承担主体是备案单位,还是域名持有人?一审法院认为,由于涉案网站网页所标示的经营者信息表明北京中视北方影像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仍为该网站的经营者,而普润发公司虽然通过依法转让取得涉案网站的域名,但并没有证据证明其为涉案网站的经营者,故其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而应由作为网站经营者的北京中视北方影像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承担相应责任。二审法院对此也予以肯定。
综上所述,审理实践中,法院对侵权网站归属的认定主要有以下六类证据:ICP经营许可证、ICP备案信息、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域名注册信息、IP地址备案信息、网页中的版权标注。其中,具有直接证明效力的是ICP经营许可证,除此以外,ICP备案信息、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的标示、域名注册信息、IP地址备案信息、网页中的版权标注等仅具有初步的证明力,当有相反证据足以证明其记载内容不真实、不正确时,其证明力可以被推翻。因此,法院在认定上述证据时,需要运用全面、客观审核认定证据的原则,综合案件的全部证据,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对有相关证据互相映证的事实予以认定;对相互之间矛盾的证据,应结合案件情况,判断各自证明力的大小,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
通过总结判例规则和实践经验,我们对上述证据的证明力大小可以进行大致的排序和归纳:ICP备案信息、网页中有关网站经营者标示的证明力相当,且大于域名注册信息、IP地址备案信息和网页中的版权标注。当然,所有证据的认定都需要结合个案予以分析和核实,上述判断公式仅为法官认定提供了原则性、概然性的标准和原则,以供实践的检验和进一步完善。

作者:裴桂华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
         代   净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法官助理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