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集协:在争议中前行

总第34期 China IP 聂士海发表,[著作权]文章

一个协会自成立以来,数年间只做了一件事,却做的极其不易。
 
这个协会就是音集协,这件事就是跌宕起伏的卡拉OK收费。
 
音集协的全称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于2001年开始筹建,2005年年底经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并于2008年6月24日在民政部办理完成社会团体组织法人登记手续,成为我国大陆地区进行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的唯一合法主体。
 
”起行为一路走来。人们不禁要问,从筹建到正式成立,再到全面启动大范围的维权行动,音集协始终伴着争议蹒跚前行。
 
“卡拉OK”收费风波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去KTV这种娱乐场所唱歌消费已成为我国大众娱乐消费的重要选择之一,并逐渐成为我国近年来发展速度最快、市场潜力巨大的文化娱乐产业门类。与此同时,音像行业与“卡拉OK”行业间的尖锐利益冲突也愈演愈烈。
 
2001年《著作权法》修订后,有关“卡拉OK”使用费的官司就开始增多。特别是2003年以来,有关卡拉OK的版权纠纷不断升级,其中最为典型的事件是国际唱片业协会旗下环球、华纳等50余家唱片巨头于2004年4月对全国KTV经营行业突然发难,在当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反响。对此,政府、消费者和新闻媒体都给予了极大关注。
 
卡拉OK经营行业主要依靠音乐和音乐电视作品为资源进行经营活动,向相关权利人支付版权使用费是其法定义务。但由于权利人很分散,卡拉OK经营者更加分散,加之卡拉OK经营者使用音乐和音乐电视作品的量非常大,无法一对一地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因此,对以卡拉OK经营方式使用的作品,最好的办法是通过集体管理的方式向权利人支付报酬。
 
2005年3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规定,“《著作权法》规定的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出租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复制权等权利人自己难以有效行使的权利,可以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进行集体管理。”这是权利人集体维权的法律依据,也是音集协成立的法律依据。
 
2005年12月23日,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依法对音像节目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实施集体管理。
 
音集协一成立,就着手展开推进在卡拉OK复制、发行、网络、出租等领域使用音像节目的许可和维权工作。“我们从批准成立之日起,卡拉OK收费就是我们首要工作。”时任中国音像协会副会长、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筹备)负责人王化鹏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这样表示。
 
2006年7月,国家版权局批复同意由中国音像协会和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筹备组代表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与代表音乐作品的权利人组织——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对卡拉OK经营场所收取版权使用费。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筹)在广泛调查分析和与卡拉OK经营者反复沟通后,于2006年7月19日向国家版权局上报了共同拟定的《卡拉OK经营行业版权使用费标准》,提出卡拉OK经营行业以经营场所的包房为单位,按年度缴纳卡拉OK使用音乐作品及MV作品的版权使用费。版权使用费定价标准为每间包房一天收取12元(含音乐与MV两类作品使用费)。国家版权局于同年8月21日起就该收费标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公示,以广泛征求各界意见,并于同年9月21日召开了由权利人、卡拉OK厅、娱乐业协会等相关人员参加的征求意见座谈会。
 
虽然具体收费工作尚未正式开始,但已经引发了外界诸多的推测和关注。在收费标准未正式公布之前,业界普遍持观望态度。
 
2006年11月9日,国家版权局在其官方网站上正式发布公告,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筹)提交的《卡拉OK经营行业版权使用费标准》,规定以卡拉OK经营场所的包房为单位,收取版权使用费,基本标准为每间包房每天12元,即“包间方案”。同时,试点工作已开始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城市开展。
 
此方案一经公布,立即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遭致多方质疑和反对。最大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收费标准是否合理?应该由谁来收费?谁来监督收费?上海文化娱乐协会表示坚决反对,认为“价格太高”;北京各家KTV也纷纷表示对收费标准“无法接受”;广州文化娱乐业协会则发表声明公开抵制,并表示不会交纳这部分费用。
 
 “马甲”时代的音集协
 
相关各方均对当时尚处于筹备阶段的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筹)是否具备收费资格提出了质疑。因为公布版权费收费标准时,负责收费的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正处筹建之中。这一点曾被娱乐业代表诟病,广州市文化娱乐业协会会长黄世球此前表示,“我们不能把钱交给还没有合法身份的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
 
音集协是由中国音像协会发起,经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从批准成立到完成向民政部登记注册,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权利人对实现自己的合法权利提出越来越迫切的要求。根据国家版权局2006年1号公告,在音集协办理完成民政部的社团登记手续之前,卡拉OK版权使用费收取工作暂由中国音像协会代为行使。音集协筹备组的负责人与工作人员也是以其在中国音像协会的相关身份出现在公共场合。
 
用网络流行术语来形容,在音集协正式成立之前就是穿着“中国音像协会”这件“马甲”来开展工作的。
 
在决定收取卡拉OK版权使用费时,音集协就已经做好了遇到阻挠等情况的准备,而这次行业协会的抵制也是收费遭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2006年12月23日,中国音像协会在北京召开了内部会议,确定从2007年1月1日开始收费。
 
为使权利人的合法要求能够实际操作,中国音像协会于2006年11月29日在北京召开中国音像协会著作权保护工作会议,成立了中国音像协会著作权保护中心。中国音像协会著作权保护中心作为在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成立以前,暂时负责保护音像著作权的业务机构和执行机构,该中心将代表中国音像协会签约成员行使维护著作权的权利,这标志着规范卡拉OK行业经营合法化进入实质操作阶段。
 
各方的争论还在继续,各方的博弈也在继续,卡拉OK版权收费之战暂时处于“拉锯”状态。
 
短短数月之后,平息了一段时间的卡拉OK版权收费之争又起波澜。中国音像协会2007年3月26日在《广州日报》上刊登公告,称从3月26日起,其广州联络处将在广州地区开始办理卡拉OK音乐作品和音乐电视作品版权使用费的相关工作。
 
2007年2月,中国音像协会云南联络站正式成立,卡拉OK版权使用许可及收费工作也在云南开始启动。同年2月13日,协会与昆明首批12家KTV企业签约缴纳卡拉OK版权使用费协议。
 
很快,中国音像协会收到第一笔卡拉OK版权使用费,这笔缴费正是来自云南。
 
2007年4月8日,昆明的30家KTV业主获得由中国音像协会颁发的卡拉OK经营行业著作权许可使用证书,成为国内首批被授权颁证的KTV企业。为此,中国音像协会专门在昆明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已交费的KTV业主授权颁发版权使用许可证。
 
云南“破冰”成功之后,新疆、陕西、山东、北京、广东、江苏、福建、辽宁、重庆、湖南、安徽、江西、山西、四川等地的卡拉OK版权收费工作相继启动,并迅速向全国铺开。截至2007年底,卡拉OK版权收费已在全国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启动。
 
由于以集体管理的方式维护著作权在我国仍然没有被大多数人所认识,在2007年中国音像协会发布公告开始收取卡拉OK版权使用费时,社会上反应强烈,提出的疑问也很多。对此,协会也做了多方面的说明和宣传。特别是在结合2007年知识产权宣传月的活动中,组织发表各类有关保护知识产权的文章、消息上百篇。在人民大会堂组织了一百多人参加的卡拉OK收费宣传座谈会。 在2007年5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专门就卡拉OK收费作了一期《卡拉难说OK》的节目,对版权收费进行了一次高度总结性的报道。
 
“正名”后的音集协
 
2008年5月28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在北京正式成立。之前以中国音像协会名义开展的收费工作由音集协全面接手并推进。在此后的一年中,音集协“名正言顺”地开始了大规模的维权活动,并因状告多家KTV运营商而再次引起大家关注。
 
2008年7月,因侵权使用音集协旗下会员的3首音乐电视作品,佛山市禅城区好乐迪娱乐城被判罚3万元,并被责令立即停止侵权,删除侵权歌曲。
 
2008年10月17日,音集协正式向北京一中、二中、海淀、朝阳等七个法院递交起诉状,以侵权使用MV作品为由,将同一首歌、花样年华、第五俱乐部、17英里等位居北京的近百家KTV推上被告席。这是音集协成立以来首次通过大规模诉讼进行维权。
 
2008年12月18--19日,音集协诉京城百家KTV版权侵权诉讼案首批判决作出,音集协胜诉,同一首歌、箸箸鲜等9家KTV被判停止侵权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最高判赔金额达10万元。
 
与此同时,音集协继续大力开展卡拉OK版权使用费的收取及交付服务工作。2008年以来,又先后有上海、重庆、天津、贵州、湖北等省市的卡拉OK经营行业告别了“免费午餐”时代。
 
音集协的工作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2008年12月25日,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公安部宣传局、司法部法制宣传司、中国人大制度新闻协会、中华全国法制新闻协会等机构共同参与评选的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诉讼案,被评选为中国2008年度十大典型案件。2008年12月29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入选由首都新闻界主要新闻单位联合主办,国务院有关主管部委参与和支持的“2008十大维权新闻人物”排行榜。
 
在参与解决版权歌曲复制问题的过程中,音集协却卷入了争端之中,为后来的风波埋下了伏笔。多年来,VOD软件供应商在安装歌厅点歌系统的同时,存在非法复制他人享有权利的伴唱曲库问题。为此,云南省版权局于2008年6月开展了对一系列VOD厂商的“突然”执法行动,被业界称之为“云南事件”。
 
2008年年底,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董正伟律师曾向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发改委举报,请求对音集协向KTV行业收取著作权使用费开展反垄断执法。部分媒体对这一事件也进行了报道。国家发改委将举报转交北京市发改委进行调查执法。经过多方的调查,结合我国反垄断法律法规,2009年4月15日,北京市发改委最终做出“音集协对KTV收取版权费不构成价格垄断”的结论。
 
风波再起音集协
 
自2009年4月20日起,中央电视台三套的《综艺快报》栏目连续7期对音集协收取卡拉OK版权费情况进行了报道;随后,中央电视台二套的《今日观察》、新闻频道的《朝闻天下》等栏目也做了相关报道。部分平面媒体以此为信息源,又进行了延伸性报道。一时间风波骤起,音集协又一次被卷入到舆论风暴之中。
 
2009年5月11日晚,中央电视台《今日观察》栏目播出了一期新闻专题节目《版权费还是保护费》,邀请两位专家,围绕卡拉OK版权收费及其分配问题,展开了一次被音集协认为是“倾向性”十分明显的讨论。
 
这一期节目概括起来主要涉及了以下“新闻事实”:音集协目前收到的卡拉OK版权费有8000万元,歌手没有分到一分钱;卡拉OK收费是天合公司代收,天合公司不公布版权费的分配情况;音集协一家收费是一种行业垄断;版权费成为行业利益,成为保护费……
 
这次媒体关注的焦点已不是之前的“对卡拉OK该不该收取版权费”、“收费者身份是否合法”等问题,而是集中对音集协一年来开展收取卡拉OK版权费工作提出了四个质疑,即:音集协已收取的版权费达8000多万元,为什么歌手却表示至今仍没有拿到应得的报酬?音集协收取50%的版权管理费用是否过高?音集协向卡拉OK经营者收取的版权费价格是否构成价格垄断?音集协是否经过了国务院相关管理部门的监管与审计?
 
音集协备受批评的一个原因在于,协会提取的管理费比例居然高达50%,这在维权组织中是非常罕见的。作为音集协的会员,一些唱片公司认为,音集协作为一个专业协会,本应维护录音、电视音乐等行业版权所有人的利益,像目前其收入比权利人还高的现状,非常不合理。对此,版权管理机构认为音集协的做法有欠妥当。
 
就上述四个质疑,音集协主要负责人做出了公开表态,指出媒体之所以提出这些质疑,主要是因为对《著作权法》、《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够了解,对音集协开展的收取卡拉OK版权费工作所遇到的巨大阻力及所投入的人力、物力情况都不够了解,因而做出了舆论上的误判、误导。
 
在质疑声中前行
 
面对社会上太多的质疑,音集协选择了低调处理,一方面在其官方网站上做正面回应,另一方面埋头做事。
 
特别是近几个月来,许多媒体记者多次联系音集协,其工作人员均告知负责人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本刊记者也曾致电音集协,希望能采访协会负责人,但对方以“公务繁忙”为由委婉谢绝。音集协官方网站的论坛也显示“暂时关闭”状态。
 
经过改革开放30年来的发展,著作权的概念已经逐步深入社会、渐入人心。实行著作权集体管理毕竟是大势所趋,尽管目前还存在诸多不完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我们依然希望中国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能够一路走好!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