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州已逝名人形象公开权争议及参议院771法案的影响

总第34期 Thomas F. Zuber发表,[综合]文章

2007年10月10日,加利福尼亚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通过了参议院771法案(SB771),这标志着加利福尼亚对公开权保护的最新进展。在整个美国,加州对公开权的立法被认为既具有进步意义又具有争议,参议院771法案也不例外。最后一次修订涉及到已逝公众人物的公开权并在州议会引起了争议,矛盾主要集中在如果受益人有获利的企图,则会在诉讼中引起争议。

加利福尼亚州公开权的产生
公开权一般指公民对自己的姓名、肖像、声音或特征所具有的保护和进行商业使用的权利。公开权源于已有一个多世纪历史的隐私权。1890年,萨缪尔D•沃伦 (Samuel D•Warren) 和路易斯D•布兰戴斯 (Louis D•Brandeis)在《哈佛法律评论》上发表《隐私权》一文,探讨了公民隐私被侵犯的问题。

二十世纪中期,一些国家和州议会采纳了布兰戴斯和沃伦的理论。但是,问题在于如何使这些权利适用于这些名人,因为他们常常主动寻求曝光机会。

第二巡回法院法官杰罗姆•弗兰克(Jerome Frank)在1953年回答了这一问题,他在审理Haelan Laboratories Inc. v. Topps Chewing Gum, Inc一案时,提出了“公开权”这一说法。此案提出棒球运动员是否可以将印有其照片的棒球卡独家生产权转让给唯一棒球卡生产商。 法院认为,一些著名人物确实具有“公开权”,并且可以进行转让。这与隐私权不同,隐私权被严格规定为私人权利且不可进行转让。

弗兰克法官的观点受到梅尔维尔•尼莫 (Melville B. Nimmer) 教授写的一篇著名文章的赞同,文章认为公开权是一种可以进行转让的财产权。尼莫认为仅有一项权利与隐私相关并不足以说明与名人有关的所有问题。隐私权可以保护普通人不受困扰,公开权可以保护名人的形象和身份的商业价值(理论上,可以保护所有人)。

1971年,加利福尼亚州首次将公开权写入法律。当时,加利福尼亚州州议会颁布民法3344 条款规定未经允许,如果当事人的姓名、照片或形象被用于商业用途,则有权收回。 加利福尼亚州法院从法律和判例法的双重角度对公开权进行了认可。

但是,判例法和隐私权都只适用于在世的原告,不可自由继承,自当事人死亡之时起无效。这一问题是1979年两个案件的核心,分别是Lugosi v. Universal Pictures  案和 Guglielmi v. Spelling-Goldberg Productions案。这两起案件中,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认为继承人没有法律权利保护已逝名人死后的肖像权。

在Lugosi一案中,演员贝拉•卢戈西 (Bela Lugosi,1930年电影《吸血鬼达丘拉》中达丘拉的扮演者)的继承人起诉环球影业公司,认为其应享有卢戈西的姓名和肖像的商品化权。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支持了上诉法院的判决,姓名权和肖像权是私人权利,任何情况下都应在当事人在世的时候行使。

同样,在Guglielmi一案中,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根据Lugosi案,认为鲁道夫•瓦伦蒂诺 (Rudolph Valentino)的继承人不能要求对被告实施禁制令和要求赔偿,因为瓦伦蒂诺的公开权在加利福尼亚州是不可继承的。由于瓦伦蒂诺在世时没有将自己的姓名和肖像用于商业用途,他人现在对瓦伦蒂诺姓名和肖像的使用不用对其继承人负责。

加利福尼亚州以外的其他法院认同对Luosi案和Guglielmi案的判决。在Groucho Marx Productions, Inc. v. Day and Night Company, Inc.案中,第二联邦巡回法院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规定公开权不可继承。在此案件中,马尔克斯兄弟(Marx Brothers)的受让人以侵犯公开权为名起诉了一家制作公司。这家公司制作的百老汇歌舞剧“好莱坞的一天/乌克兰的一夜”中使用了三个与马尔克斯兄弟十分相似的人物形象。纽约州联邦地区法院根据纽约州法律,认为纽约州承认对公开权的继承权并同意对原告的即决审判。但第二巡回法院撤销了该判决,认为继承权问题是由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规定的,所以原告无权获得赔偿。

对逝者的公开权进行立法
Lugosi案和Guglielmi案促使加快公开权立法。1984年,加利福尼亚州州议会颁布了民法990条款(于1999年重新编号为3344.1条款),建立了逝者的死后公开权,即逝者在死亡之日起的姓名、声音、签名、照片或形象的商业化价值。 此法于1985年1月1日生效。

990条款明确说明公开权是一项财产权,“可以通过合约形式、托管形式或遗嘱形式自由进行部分或全部转让,”无论这一转让是死前发生的还是死后发生的。法律规定,如果没有对公开权进行明确转让说明,则公开权自动由法定继承人继承,即配偶、孩子和父母。如果未明确转让公开权,且死后无法定继承人,则公开权终止,否则会延长至死后50年。

为最大限度的维持第一修正案对创意工作者的保护,新法规规定戏剧、书籍、杂志、报纸、音乐作品、电影、收音和电视节目不得使用已逝名人的形象、姓名和声音等。

“活宝三人组(The Three Stooges)” 死后,与其戏剧表演相关的权利的所有者根据990条款,向一名在木炭画上复制了其形象并进行石板印刷和T恤印刷的艺术家索赔。此艺术家称,他的艺术作品是有创造性和变化的,第一修正案有足够的理由驳回原告的关于公开权的上诉,就像法律中有特殊规定的豁免权。法院认为,如果对艺术作品进行了再次创作和改变,其价值主要源于艺术家的技巧和创造力,而不是源于作品中人物的知名度,则此作品受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但法院认为此艺术家的作品创作不足,变化不大,利用“活宝三人组”的名气的意图很明显,因此不能使用第一修正案。如果此艺术家想继续使用“活宝三人组”的形象,则需要获得公开权所有者的同意。但是,对990条款的应用产生了新问题,以下面两个案件为例:

在Joplin Enterprises v. Allen案中,联邦地区法院根据990条款,认为一部关于已逝歌星贾尼斯•乔普林(Janis Joplin)的双幕剧不可进行诉讼。乔普林的受遗赠人称此剧侵犯了乔普林的版权、隐私权和公开权。法院认为990条款仅适用于 “商品、广告和代言” 授权,且明确表明戏剧应排除在受保护范围外。

同样,在Astaire v. Best Film & Video Corp一案中,第九巡回法院根据990条款将一部教学用舞蹈录影排除在受保护范围外。在此案中,知名舞者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的遗孀将一名录影带制造商告上法庭,起诉他在一系列教学用舞蹈录影带中使用了阿斯泰尔的形象。阿斯泰尔的遗孀称,根据990条款,此公司侵犯了她丈夫的姓名权和形象权。

加利福尼亚中心地区法院认为此公司将阿斯泰尔的形象用于其产品,侵犯了阿斯泰尔遗孀的法定权利。但巡回法院驳回了上诉并发回重审,认为根据990条款,提前录制的录影带属于“电影”,不属于条款保护的范围。法院认为,即使是用于广告或商业通告,也应将电影排除在外。

Astaire修正案:取消禁止使用限制

阿斯泰尔的遗孀败诉后,她便与美国演员工会合作,倡议扩大死后公开权的保护范围。1999年通过参议院209法案,被称为“Astaire名人保护法”。

最重要的是,Astaire修正案规定已逝名人的形象应当受到保护,因此后来越来越多对已逝名人形象的使用都需征得其继承人的同意。同时,此法案将名人公开权的继承权时限由其死亡之日起50年延长至70年。

即使像这样把概念修订明确和扩大了死后公开权的范围,但仍有法律漏洞存在,这体现在两个相似案件中,其中一个是关于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的死后公开权,即Milton H. Greene Archives, Inc. v. CMG Worldwide, Inc.案,另一个是Shaw Family Archives, Ltd. v. CMG Worldwide, Inc.案(后文统称梦露案)。梦露死后,她的剩余遗产留给了她的表演教练李•斯特拉斯伯格(Lee Strasburg),而她的表演教练死后,将大部分财产留给了其妻子安娜•斯特拉斯伯格(Anna Strasberg)。之后,安娜将她所持有的梦露的相关权利转让给Marilyn Monroe LLC公司,此公司后来注册了CMG Worldwide公司,开始使用梦露的形象。在这两起案件中,CMG公司诉他人未经允许使用了梦露的形象。

在以上两例梦露案中,两个法庭都根据3344.1条款保护在1985年1月1日前死亡的逝者的权利。换句话说,梦露死后,公开权的法定继承权才开始存在,根据法律规定,她死后的公开权不再是财产权。由于梦露在死亡之日起就不再拥有此财产权,就不可在遗嘱中将这项权利进行转让。即使梦露拥有此权利,3344.1条款仅允许转让给法定继承人。梦露没有法定继承人,所以她的权利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被终止。两个法庭都对CMG公司进行了即决审判。

梦露案中的财产问题其实还有未明确之处。很多已逝名人和他们的继承人将其剩余遗产送给或转让给慈善机构,一些慈善机构会根据不同情况将这些名人形象用于筹集资金。梦露的财产有很多是这些机构这样转让的。根据这些情况,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地区法院认为:法院对做出以上判决有些犹豫,因为一些人是在加利福尼亚公开权的相关法律通过前去世的,但他们将其剩余遗产留给了慈善机构,而根据法院规定,慈善机构拥有的这些财产权从此会被取消。但是,这一规定并没有对公开权进行立法,直接保护死者的受益人或继承人的权利。

771修正案:使可追溯转让成为剩余遗产

加利福尼亚州议会很快对审理Milton H. Greene案的法院建议进行了关注。仅仅六周后,州参议员舍拉•库尔(Sheila Kuehl,之前是童星)就进行了快速立法,即参议院771法案,以明确加利福尼亚州民法3344.1条款,并取消了对梦露案的判决。
参议院771法案虽然引起了一些争议,但也实现了一些目的。首先,根据已逝名人的死亡时间是否在1985年1月1日前确定公开权适用性。此法案认为,即使死亡时间是在3344.1条款制定前,已逝名人也拥有公开权且可以进行转让。在名人未明确转让其公开权的情况下,公开权将成为其剩余遗产的一部分,转让给受益人。自名人死亡之日起,其受益人拥有70年此名人的公开权,并可将其形象用于商业用途。

虽然参议院771法案很快就起草并通过了,仍未能帮上CMG 公司和Marilyn Monroe LLC公司。2007年11月21日,根据新通过的771法案,CMG公司和Marilyn Monroe LLC公司对Milton H. Greene案提起重申申请,联邦地区法院同意重审。法院认为,771法案通过后,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CMG公司和Marilyn Monroe LLC公司的确拥有梦露的死后公开权。但经过详细分析,法庭认为梦露过世时的居住地在纽约州而不是加利福尼亚州。1962年,由于纽约州并不承认死后公开权,因此梦露死后并不拥有公开权且不能在她的遗嘱中进行转让。

其他州的公开权相关法律
虽然公开权源于宪法中隐私权的概念,但却是通过州法律执行的。至少有19个州通过了公开权的相关法律,不是所有州的法律都规定公开权为可继承的。

实际上,印第安纳州有最全面的书面公开权法律规定。印第安纳州保护已逝名人公开权的法律制定于1994年,保护期限为其死后100年,包括其签名、相片、姓名和形象。在其他方面,印第安纳州的法律与加利福尼亚州的民法3344.1条款相似。

另一方面,纽约州对名人的姓名、形象和照片的广告和商业使用进行了限制。纽约州的参议员马丁•古登(Martin Golden)和女议员海伦•韦恩斯坦(Helene Weinstein)向州议会提交了参议院6005法案/州众议院A08836法案。几乎与加利福尼亚州的法案一样,针对到2008年1月1日死亡未满70年且未将财产明确授权的已逝名人,此法案禁止将其的姓名、肖像、声音、签名或照片用于广告或商业用途。之后,这一法案受到反对被中止,原因是其范围过于宽泛,与宪法赋予的权利有冲突。

参议院771法案的潜在问题
纽约州法案其实与加利福尼亚州参议院771法案十分相似,纽约州议会对其法案执行的犹豫反映出参议院771法案的潜在问题。

如想进行优先占有诉讼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如果已逝名人的法定继承人想在2007年5月1日前将其形象用于商业用途且未侵犯此名人剩余遗产受让人的权利,则不可使用参议院771法案且不能将此作为公开权进行保护。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剩余遗产将不再作为公开权进行保护,而作为法定继承人的权利进行保护。

但这一规定未明确如何处理一种更常见的情况——在制定参议院771法案前,如果有个人或公司通过合法途径将已逝名人的肖像或形象用于商业用途,但却受到已逝名人剩余遗产的受让人的起诉。根据参议院771法案的追溯力,理论上,即使多年后剩余遗产也可被追回,且使用者的获利也可被追回,同样可以禁止未来使用者有可能长期进行使用的权利。

由于各个州对公开权的规定差别很大,且公开权问题与商标版权问题和第一修正案中的保护问题差别很大,很多组织也在向国会施压希望制定相关法律保护公开权。例如,国际商标协会提议修订《兰哈姆法》,在其中增加对公开权的保护,这样就可修订所有州的法律。

国际商标协会的提议包括对已逝名人公开权的继承和转让进行保护,同样还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缺少的一项规定——“祖父条款”,用于保护在先使用者的权利。

结论
毫无疑问,加利福尼亚州对公开权的规定是研究这一法理的前沿。作为很多名人的故乡,加利福尼亚州常尝试新的法规并对旧法规进行修订,这些尝试也反映出目前法律的不足。参议院771法案是公开权的最新进展,但或许有些超前,因此引起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多。

所以,参议院771法案不会成为加利福尼亚州关于公开权的继承问题的最后一个法案。无论最终是否可以通过新的联邦法律对公开权进行保护,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都需要明确在参议院771法案颁布前那些在先使用者的权利以及法案及对他们权利的追溯力问题。可以预期的是,今后必然会针对公开权的相关法律进行修订。

作者:
Thomas F. Zuber 是Zuber & Taillieu LLP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是其洛杉矶办公室的知识产权律师。

      (译者:李薇)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