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揭秘背后的知识产权思考

总第37期 China IP 文/鲁周煌发表,[商业秘密]文章

  “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听到这句话,人们马上就会想到这位风靡全中国的魔术师--刘谦。刘谦的迅速走红也同时带来了中国“魔术热”:各大电视台开始推出五花八门的“魔术选秀”节目,网络和电视台的“视频揭秘”也层出不穷,魔术道具开始引领一股新的时尚消费热潮,形形色色的“魔术学校”随处可见……

 


  魔术揭秘:魔术师的无奈


  “今年春晚,刘谦带了一个诈骗团伙来,演了一出话剧。装有果汁的杯子,定制的桌子,特制的硬币,无一不是道具……董卿、不洗手男和刘谦身后坐的所有人,每一个都是托……”就在刘谦的魔术表演结束十分钟后,网上就出现了一段长达3分9秒的揭秘视频,第一天的点击率就逾237万次。随着“真相”大白于天下,网上又有了一批“倒谦派”。2月15日,韩寒也在自己的博客中予以激烈的抨击。


  当“魔术揭秘”比“魔术表演”本身更具吸引力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魔术师称:“中国的魔术揭秘太不正常了。”


  本刊采访了一位北京的职业魔术师程毅,他告诉记者:“目前的魔术揭秘有两种,一种是一些圈外网友的揭秘,这种揭秘更多的是出于好奇心的猜测,准确率一般不高,对魔术表演者不会产生大的压力。第二种是行业内人士的揭秘,这种不外是为名为利,对魔术界伤害很大。”


  早前,从四川某电视台“肖天魔术揭秘系列”节目到江苏卫视的“魔术猜想”,为争取收视率,电视台配合专业魔术师一起公然扮演起揭秘者的角色。魔术师罗宾在一篇《救救魔术》的文章中写道:“他们在杀鸡取卵式地破解完魔术后,带着微笑,脚底踩着魔术爱好者,用沾满魔术鲜血的双手,数着白花花的人民币!对魔术爱好者们的哀嚎,充耳不闻!”


  然而,除了愤慨,面对这些揭秘,魔术师们更多的是无奈。刘谦的经纪人说:“刘谦的魔术并未申请专利,也没有其他法规可以寻求保护。我们对于种种猜测根本没有办法制止。”


  在我国,魔术如果要通过申请专利保护,权利人就可享有魔术道具生产、销售和魔术表演的专利权。但是,申请专利权必须要以“公开”换“专利”。对此,魔术师程毅说:“保守秘密是魔术界的金科玉律,公开即意味死亡,很少有魔术师会公开自己的表演秘密。”


  许多专家认为,从我国《著作权法》的立法意图来说,魔术应当被列入其保护的范围之内,未经相关权利人许可,擅自播放、下载、传播其表演的魔术节目,无疑会构成侵权,但单纯的揭秘行为并不侵犯其著作权。那么,揭秘魔术甚至继而进行赢利性演出是否侵犯“商业秘密”?


  北京大学辛扬认为:“法律允许不同的人拥有完全相同的商业秘密,也允许通过反向工程破译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法律禁止的只是那种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使用、披露权利人商业秘密的行为。因而破解魔术的行为可以视为合法的反向工程行为,对于合法获取的商业秘密加以自由处分的行为并不侵犯魔术师的权利。”因此,仅仅是破解性质的揭秘行为,并不构成侵权,目前难以主张任何权利,现实中我们也很少看到有关于魔术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的案例。


  作为一个靠创意维系的行业,现实令人无奈的是,知识产权却并不能对魔术有行之有效的保护。因此国外学者洛辛将魔术称为“知识产权的负领域”。在缺乏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无可奈何的魔术师们,似乎只能依靠“行业规范”来保护自己的创意。


  1997年,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播放了一部轰动一时的节目--《破译魔术师的密码》,由一位资深魔术师向世人揭开魔术背后的真实秘密,许多曾令人叹为观止的魔术被普及成常识。节目播出以来,不断有魔术界人士对电视台及主角提起法律诉讼,虽然未能胜诉,但该片最终在全球禁播,而主角--雷奥纳德?蒙坦诺,也遭到同行唾弃,一生无法立足美国。


  近期以来,国内电视台的各种揭秘节目在一片斥责声中似乎也有所收敛。作为一个古老的行业群体,魔术师的同行感情十分亲密,相比法律,行规似乎更加实际有效。程毅向记者介绍了美国著名魔术师Howard Thurston确立的魔术表演三原则:永远不说出魔术的秘密;不在同一观众面前表演相同的魔术;不事先说明表演内容。类似的表演原则经由魔术界人士的一致认同,逐渐成为这一领域赖以生存的行业特征。对于那些违反行规的魔术师,可能会终生被排除出魔术协会及魔术大会等。


  魔术道具:满地横行的盗版


  中国的这股魔术热也引领了一股新的时尚消费:魔术道具。


  然而,随着魔术道具的热销,抄袭和盗版却正在悄悄的扼杀着这个新生市场。


  刘谦在春晚上表演的硬币穿越桌子,其道具是蝴蝶币,这套硬币道具,正版售价大约750美金,而在淘宝上随便输入关键字搜索,几百元人民币甚至几十元的都随处可见。不仅如此,各玩具店也到处热卖着价格几元几十元的质量低劣的魔术道具。


  面对如此境况,中国仅有的几家原创厂家显得十分无奈:“一个新产品出来往往只要两个月就会有人生产相似产品,价格比我们的低很多,为了避免被抄袭,我们只好尽量减少对国内客户的销售。”


  目前,我国还没有魔术道具商协会,面对盗版,大家除了靠行业内潜规则进行相互约束,似乎只能无奈地通过减少内销来抵制盗版。


  据国际魔术道具商协会主席多米尼克·党特介绍,国外的魔术道具商虽然竞争也很激烈,但是因为大家的维权意识都很强,开发新产品都会注册专利,所以抄袭的情况相对较少。而在中国,魔术道具维权似乎还是一个陌生名词。


  作为魔术起步较晚的中国,程毅告诉我们,其实国内也有一批老魔术师以设计魔术道具为生,并申请专利,拥有自己的商标和品牌进行生产,但是像这样的原创厂家数量较少,且价格昂贵。相比之下,市面上更多的是抄袭且粗制滥造价格低廉的产品,即使在国内魔术大赛上,随处可见的仍是盗版他人的魔术道具,“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程毅说。


  一位魔术爱好者在一篇帖子中痛心疾首地写道:“魔术虽然在国内还谈不上产业,但是这种靠创意发展的产业也眼看着因为揭秘和盗版发展不起来了,没有人会在揭秘横行盗版横行的地方干设计魔术这么没前途的职业。作为一个资深魔术爱好者,我十分痛恨这种行为,这毁掉了整个魔术产业的将来。”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