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09年)》白皮书首度发布

总第39期 ChinaIP 张兵发表,[版权]文章

  4月2 0日,最高人民法院向社会发布《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09年)(中英文本)》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据了解,这是最高院首次以年度保护状况的形式向社会发布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
  据悉,该白皮书全面回顾总结了人民法院2009年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进行了简要介绍,充分展示了我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所取得的成就,彰显了我国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的决心和信心,是人民法院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和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的重要举措。
  白皮书发布的背景
  “这台发动机启动起来后,一刻不停地在高速运转,”前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蒋志培对本刊记者解释说,“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增多、新类型案件增多、重大疑难案件增多、案件审理难度加大,这些都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他所指的“发动机”是中国司法保护知识产权机制。白皮书的发布正是最高人民法院全面落实这一机制的成果展示。
  “我们决定今年及以后以白皮书这种新形式发布《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努力实现发布白皮书的制度化、常态化。”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相关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表示,“这一做法对于在知识产权领域中加快司法民主和司法公开制度建设,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自觉接受各方面监督等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的知识产权事业起步较晚,自我国改革开放也就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这个阶段我国知识产权事业才真正起步。因为是首度以白皮书这种官方宣示性文件发布我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所以有必要对过去30年以来我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概况进行简要阐述。”针对为什么选择“30年”这个点作为白皮书的参照时间,该负责人解释道。
  正如全世界所能见到的,就是这短短的30年,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事业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不断发展,逐渐建立起了能够基本适应国家发展需要、履行国际条约义务、体系比较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制度,成为我国司法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知识产权事业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保障。
  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不断加大
  白皮书指出,近年来人民法院严格依法判令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努力降低维权成本,加大侵权成本,同时确保权利人获得足够的损害赔偿。
  首先关于损害赔偿额的确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相关负责人说,人民法院在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中一贯坚持全面赔偿原则,通过依法确定权利人因侵权受到的损失来确定损害赔偿数额,同时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将权利人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也计算在赔偿数额范围之内,从而降低维权成本,加大侵权成本,努力确保权利人获得足够的损害赔偿。但是由于知识产权侵权损害的无形性、不确定性和因果关系的复杂性,赔偿数额的确定在实际操作中比较困难和复杂。
  最高人民法院在日前召开的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上对确定知识产权损害赔偿提出了如下要求:坚持全面赔偿原则,切实加大侵权代价,努力降低维权成本,合理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和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保证权利人利益的充分实现。赔偿额的计算属于事实认定范畴,也要适用“高度盖然性”的民事诉讼证明标准,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灵活区分适用酌定赔偿和法定赔偿。当事人提供了据以计算权利人损失或侵权人获利所需的销售数量等数据,其他所需数据尚不能完全确定的,可以参考许可费、行业一般利润率、侵权行为的性质、持续时间、当事人的主观过错等因素,酌定计算赔偿所需的其他数据,公平合理地确定赔偿数额,不受最高法定赔偿数额的限制。
  为此,该负责人还列举了两个案例说明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力度在不断加大,我们不能单纯以赔偿额高低来看保护力度的大小,还要依法,依证据。
  第一个案例是,2006年,在北京嘉裕东方葡萄酒有限公司与中国粮油(集团)有限公司等商标侵权纠纷上诉案中,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中粮公司提供的注册商标商品单位利润与被控侵权商品销售数量的乘积,认定嘉裕公司共获利1061万元,并判令将此全部获利作为原告的损害赔偿。
  另外一个是在白皮书中提到的武汉晶源“烟气脱硫”方法专利案,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底终审的武汉晶源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诉日本富士化水工业株式会社、华阳电业有限公司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案,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61.24万元(约合742万美元)。
  关于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数量的问题。正如白皮书中所公布的:人民法院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刑事司法保护职能作用,依法运用各种刑事制裁措施,加大对涉及知识产权侵权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严厉打击各类知识产权犯罪行为。2009年,全国地方法院共审结涉及知识产权侵权的刑事案件3660件,比上年上升10.04%;判决发生法律效力5836人,比上年上升8.31%,其中有罪判决5832人,比上年上升8.28%。对知识产权刑事犯罪而言这样的打击力度,相对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是不小的,打击力度是非常大的。
  “三审合一”的进展
  国务院于2 0 0 8 年6 月5 日发布《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决定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第45点明确提出:“完善知识产权审判体制,优化审判资源配置,简化救济程序。研究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法庭。”这就是所谓的“三审合一”。
  蒋志培在评价“三审合一”时特意交待记者,一定要表扬上海浦东法院,因为在蒋志培看来,上海浦东法院是最早坚持“三审合一”的试点单位之一,当时法学界对“三审合一”争议很大。
  “那时最高院知识产权庭的编制是十一人,现在人员差不多翻番了。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方面,我们取得了令全世界瞩目的成就,”蒋志培说,“要知道,我们用三十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国家用二三百年走过的道路。”
  2009年,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有关业务庭室参加开展了“三审合一”专题调研,批复同意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法院系统、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与所辖郑州、洛阳两个中级人民法院及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开展“三审合一”试点。另据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的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正在起草指导性文件。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