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版权保护危情不断 互联网大国着手立法维权

总第7期 China IP 许子栋发表,[著作权]文章

  网络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因为它方便、快捷、及时、互动、信息涵盖量大。然而正当世界范围内信息网络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世界范围内也滋生了大量的侵犯合法版权活动。网络侵权的警钟在世界各国不断此起彼伏般敲响,过去不被人们所关注的网络版权侵权问题逐渐浮出水面,走到整个世界的聚光灯下。
  严冬的到来,其破坏力使人怵目惊心,版权的健全肌体,正在遭受病毒的侵蚀。“影像业、软件业、网络游戏等产业的合法权益已经开始走到最危险的时刻。”前不久, 一位美国专家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大声疾呼。
  据了解,在英国伦敦,今年由IDC(Internet Data Center) 和商业软件联盟进行调查预测,基于互联网侵权的迅速蔓延,未来5年内全球计算机中运行的盗版软件比例将由当前的三分之一提高到三分之二。盗版软件的价值也将增长至约2,000亿美元。与此同时,国际上有专家论断,全世界电视制作公司因网络盗版而损失的销售收入和广告收入到2010年将会达到1,600亿美元。不但如此,国际唱片行业协会公布报告指出,去年全球销售的唱片中1/3是盗版,其中大部是通过网络传播。此外,网络游戏“私服外挂”的现象也比较突出。
  面对如此严峻形势,作为世界网民总数第二的中国,也陷入网络侵权的思索当中。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以下简称为CNNIC)发布的《第十五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04年12月31日,中国的上网计算机总数达到了4,160万台,网民总数达到9,400万,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
  可是中国自身网络侵权问题不容忽视。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近年来发布的知识产权案例公告显示:在网络环境下侵犯他人著作权,即“在线盗版”问题,随着信息产业的飞速发展表现得相当突出,网络侵权已成为知识产权纠纷的新焦点。
  遗憾的是,面对网络版权危情频现的局面,尽管全世界都在想办法克服,但效果却都不明显。据分析这和网络侵权的特性有很大关系。
  网络侵权颠覆传统盗版模式
  网络侵权之所以不同于以往的侵权方式,是因为传统的光盘盗版首先要进行印制,然后通过多种渠道发行,最后到达消费者手中才有结果显现。而现在,网络侵权无需这种传统的载体,只需借助无形的高速运转的网络进行上传,全世界的网友就都可以访问载有侵权内容的网站,而其它网络也可以轻易地为带有侵权内容的网页设置链接。
  网络本身的这些特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对旧有的版权保护造成了很大冲击。现实世界里,美国影片《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就真实地演绎了这一幕。
  5月19日,《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这部让无数世界“星迷”期待已久的大片开始全球公映。这原本是个让人高兴的事情,可是对该片的发行商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仅在《星战3》全球首映后的几小时,人们就能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该片,且24小时内已经被拷贝超过10,000次。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也证实说该片在美国首映当日就有盗版音像制品惊现纽约,盗版的价格为每份5美元。22日,这部大片的盗版盘已经可以在大洋彼岸的北京街头的小商贩手中购得。短短几天内,《星战3》的盗版迅速席卷全球,上演了过山车的游戏。
  此种境遇、此种速度,对《星战3》的发行商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蓦然回首,世人发现盗版已经通过网络呈现短时期内全球化倾向,网络侵权已经颠覆了传统的盗版流通方式。
  虽然随后不久,第一家泄漏《星战3》BT种子文件的网站迅速被执法人员依法关闭,但对投资人及发行商来说,巨大的灾难已是不可避免。
  可是后继影响不止如此,放任互联网侵权的猖獗,会令投资者血本无归,他们很可能会不再涉足影像业、软件业、网络游戏业等市场。照此预测,这些产业很可能出现断层。如何预防网络侵权,对影像业、软件业、网络游戏业来说都是不得不思考的新挑战。
  立法尝试
  正因互联网是世界范围内的新生事物,所以如何利用行政措施、刑事措施、民事措施来打击网络侵权,世界各国也都处于摸索阶段。在世界各国的立法焦点都纷纷指向打击网络侵权的背景下,网民总数分别居于前两位的中美两国的打击网络侵权的立法措施无疑具有示范意义。
  在行政制度方面,中国开了通过行政手段保护网络知识产权的先河。
  2005年5月30日,中国国家版权局与信息产业部联合发布的《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正式实施。业内人士评价这部法规的出台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内容著作权保护法规。办法规定,侵权者将被处以侵权所得3倍以下的罚款,侵权所得难以计算的,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款。尤其值得注意得是,与世界其他国家所不同的是,强制执行的机构是行政机关而非司法机关。
  在刑事制度方面,美国的严厉性亦可谓开创先河。
  美国所秉持的理由是:执法应该更为严厉,惩罚对象要从以营利目的侵权者为主扩展到消费者,并在现实世界把这一理念付诸司法实践。2005年4月27日生效的美国《家庭娱乐暨著作权法案》规定,利用文件交换在网络上扩散尚未公开上映的电影、软件或者音乐文件,最高可面临三年刑期;甚至可能只要在分享文件夹中拥有这样一个文件,都会面临被惩罚的危险。这就意味着,任何人的共享文件夹中只要存储了未发行的电影、软件或者音乐文件就可能受到罚款和最多三年监禁的惩罚,而不管这些文件是否是下载的。
  此外,民事制度方面,美国在打击网络侵权的司法实践当中存在“避风港”原则在世界上也很有影响。即“发生网络侵权案件时,假如网络服务提供商在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的情况下,被告知侵权,那么网络服务提供商则负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其不承担侵权责任。”
  这个原则对中国也产生了不小影响。中国国内媒体此前曾报道说网络侵权责任主体已在民法典草案中作出了明确规定。记者日前从全国人大常委会也证实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而且进一步了解到,正在审议中的中国民法典草案不但对美国实践中的“避风港”原则进行了借鉴,而且有所发挥。记者看到的民法典草案写着这样的规定,“网站经营者明知网络用户通过该网站实施侵权行为,或者经权利人提出警告,仍不采取删除侵权内容等措施消除侵权后果的,网站经营者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权利人要求提供通过该网站实施侵权行为的网络用户的注册资料,网站经营者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可见如果没有例外情况出现的话,网络侵权责任主体的规定就会出现在民法典里。
  事实上,除中美两国外,英、法、德、日等互联网人数较多的国家也开始立法打击网络侵权行为,并且有的国际组织出台的法律还相当完善,如欧洲理事会《网络犯罪公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互联网条约》等。然而,现实又提出新的难题,虽然世界各国规范互联网的法律不断出台,然而面对浩如烟海的互联网内容,现实中最大的问题是“谁来监管互联网?”
  监管互联网
  单单依靠每个国家的政府职能部门的力量来监管互联网,显然不现实。互联网内容浩如繁星,多如牛毛,而政府的监管能力是非常有限的。虽然世界上已经有了统一公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互联网条约》,旨在力图通过国家间的合作促进对全世界知识产权的保护。然而解铃还需系铃人,各国除了加入国际知识产权组织外,还需要发动民间的力量形成互联网自律机构,对网络自行监管。中国已经开始有所行动。
  据了解,今年年初,中国互联网协会在北京成立网络版权联盟,主要成员包括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和著作权人。在联盟内部,违反联盟规则的网络侵权企业将上黑名单,并被提交给国家版权局,以配合其行政执法。
  而在此前,新浪、搜狐等中国国内大型网站发起成立了网络自律联盟,30多家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从业机构加入其中并公布了《诚信自律的公约》,在行业自律委员会框架结构内成立诚信信息服务委员会,以便促进互联网无线信息服务的自律与发展。
  中国有句谚语,“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面对愈演愈烈的网络侵权案件的发生,世界各国必须善于吸收别国宝贵经验,按照国际惯例和规则来实施知识产权保护。只有激发世界各民族创新能力,才能有效打击网络盗版,最终使科技进步之花到处绽放。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