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造”: 知识产权大国的梦想与忧患

总第8期 China IP 许子栋发表,[专利]文章

  序言:伴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和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国这艘巨轮也处在调整知识产权航向的十字路口:继续旧有的模式,在国际分工链条的低端挣扎,还是由“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迎接更高层次的新挑战?在被中国国务院确定为“知识产权年”的今年,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夙愿注定这一年将成为中国知识产权界的 “分水岭”。中国政府决定将对知识产权的重视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启动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开启强国征程。
  中国开启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
  8月10日,北京,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
  刚刚步如秋季的北京,天空中已经有一些凉意。国家知识产权局门外依旧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然而其内部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场事关中国知识产权发展全局的会议正在此召开。
  “从长远来看,制定和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更是提升我国核心竞争能力、促进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确保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一项根本举措。”新任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的话掷地有声。据悉,中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由纲要和专利战略等20个专题构成,由国务院主抓、22个部委参与制定,涉及经济发展定位与知识产权政策、知识产权强化保护国际趋势、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中知识产权进攻战略、知识产权保护现状及问题等一系列相关内容。
  而在此之前,早在6月30日,中国务院副总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吴仪已经主持召开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会议研究了《制定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工作方案》和《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提纲》等重要文件。这标志着中国正式启动了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
  相关专家透漏,这次开始启动的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代表了中国政府的一种姿态,即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知识产权战略转型。 “全部制定工作要在一年、最长不超过一年半的时间内完成。”
  时间非常急迫,究其原因,乃是中国“制造大国”的繁华背后,自主创新刻不容缓。
  繁华背后的忧患
  伴随着科技的迅速发展,中国旧有的经济模式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受到很大挑战,制定和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确迫在眉睫。
  巴黎百富勤曾对中国有一个研究报告,报告预测,伴随着过去10年中国工业年均12%的增长,2005年前后中国将塑造出制造业大国的形象。
  事实佐证了百富勤的判断。据最新的一项统计数字表明,截至2004年底,中国专利授权总量近126万件。目前,中国已有80多种产品的产量居世界第一,工业增加值居世界第四位,是名副其实的“制造大国”。
  像百富勤一样,很多人都知道中国是“制造大国”,但却不知道“中国制造”背后所面临的忧患。
  “由于中国出口纺织品利润较低,出口约8亿件衬衫才能抵一架空客380。”不久前,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巴黎举行的“中法中小企业合作洽谈会”上的这番话令在场的法国企业家吃了一惊。
  记者查证的知识产权局统计资料显示,近年来,中国授权发明的专利数量中,其中三分之二来自在华外企,但这些专利主要集中于IT、生物医药等高技术领域。
  此种现象的结局是,“中国制造”所带来的利润与中国的大国地位并不相称。
  中国500强企业就是一个缩影。商务部最新统计数字显示:中国500强的资产总量占世界500强资产总量的7%,中国500强的利润却只占世界500强利润的6%。在国际跨国公司以资本规模与盈利能力控制国际市场的时代,中国企业获取的利润微薄。
  究其根源,原因为何?
  萨缪尔森曾指出,市场经济最终的两个主宰是消费者和技术。”而“核心技术正是当前中国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不久前,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论坛上,海信副总裁郭庆存做了这样一个比喻:技术好比木桶的底,其他因素都是木桶的帮,没有桶底,桶帮再高也没用。中国企业目前最缺乏的就是“核心技术”,而这正是跨国公司手中的王牌。
  将“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是中国企业必须迈过的一道坎儿,如果迈不过去,就会失去未来发展的空间,而一旦迈过去,则会迎来无限光明的前景。
  中国目前就走在了这道坎上,一些由来已久的难题在实施知识产权的战略过程中必须正视。
  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的难题
  “制定国家知识产权战略是当前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是积极应对知识产权国际规则变革的挑战、维护中国利益和经济安全的紧迫任务。”在6月30日召开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吴仪如是表述。
  然而中国要成为一个科技和经济大国所面临的一个困境是,“在中国释放使其成为一个全球有力的竞争者的潜力以前,中国必须实行相关的体制改革而不是简单地使市场更加自由开放,或者吸引更多的投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乔治.J.吉尔博伊在署名文章中对中国建言。
  值得引起足够重视的是,要想很好地制定知识产权发展战略,首先必须要了解中国知识产权高科技企业现在的状况,这样才能有的放矢。
  今年由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公布的《中国高科技标准战略研究报告》就对中国的知识产权状况有所涉及。
  报告认为,中国许多高科技产业的产量名列世界前列或者世界第一,这些产业的数量多达88个。但是,与这种“大产业”的情况很不对称,中国名列全球前列的大企业还很少,很大部分产量是由中小企业贡献的。值得注意得是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工业和高科技产品制造基地之一,中国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很大一部分是外资企业或者合资企业。
  报告认为,这大大影响了中国标准战略的实行,大产业小企业的不对称将危害中国经济。一方面,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的低成本优势正在慢慢消失,而由于缺乏技术优势,“在中国制造(MADEINCHINA)”向真正的“中国创造(MADEBYCHINA)”的升级将面临许多困难。
  此外中国的综合社会成本较高,这种情况给其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带来新的难题。“如果世界综合平均发展成本为1,则中国的综合平均发展成本为1.25。”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课题组组长牛文元日前指出,这就意味着在世界平均发展水平下,用1美元可以办成的事,在中国办成要花费1.25美元。不言而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只能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化才能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这也更显示了制定知识产权战略的迫切性。
  再者,中国政府既有的一些政策不利于本土企业研发创新和品牌建设,抑或说在某种程度上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改革势在必然。单就中国申请专利收费而言,获得一项非发明专利大约要11,000元,获得一项发明专利则需要8万多元。援引《第一财经日报》的消息,“重庆力帆集团拥有了2,000多项专利,去年申请了1,000多项,付出了350万元。一年的养护和再申请费用预算要450万,像这样发展下去,力帆要不了多久每年要缴1000万,甚至几千万。世界上的大企业,比如本田公司,拥有15万项专利,如果在中国,每年的养护费至少要两亿元。这样一个收费制度,不利于中国的创造。”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改革?
  变革之路
  一个企业的发展战略,预示了企业寿命的长短;而一个国家的宏观战略,则预示了一个产业的未来。这就使人们意识到,中国的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审慎而又联系现实。
  事实上,作为知识产权产权战略的一部分,早在2002年上半年中国技术标准战略即获启动,同时启动的还有“重要技术标准研究”等12个重大科技专项。这代表了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在技术标准方面寻求突破的一种尝试,然而结果至今为止并不乐观。
  “关于标准,我们国家目前相当于是在一个麻袋片上绣花,而不是在丝绸上面绣花。” 在今年5月记者参加的“高科技铁幕--中国标准的困境与出路”研讨会上,中国科技部知识产权事务中心副主任杨林村更是指出,当前我国在“标准”方面基础还比较薄弱,而国家管理层对其重视程度尚且不足,因此,尽管“特别希望把专利权、知识产权能和标准进行捆绑,以便为国家形成一些非贸易壁垒”,但要真正实施起来,还面临很大难度,需要冷静,“在实践当中提出更深刻的解决办法”。
  那么中国企业自身在微观方面的变革中又有哪些有益尝试呢?
  在实践中走向 “创造战略”,中国企业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其一、通过阶段性持续投入,专注于企业自身研发从而使企业走向“创造”之路,就是一个范例。如海尔、海信通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及自主研发都拥有了自己企业颇具竞争力的核心技术,而且中国的一些中小企业也在通过外围开发的技术拥有了一些边缘专利
  其二、通过并购的方式输出自己的品牌获取核心专利技术,推出“中国创造”,也是另一种手段。现实中像联想收购了IBM的PC、笔记本业务,TCL收购了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和汤姆逊的彩电业务,两者都通过并购曲线获得了核心技术。
  归纳起来,对中国企业来说,“中国制造”加上“中国创新” 就是“中国创造”。对知识产权战略而言,更需要明确界定“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两者的关系。
  UT斯达康首席科学家杨景在“2005技术中国系列论坛”上告诉与会记者,“中国要想从‘制造’走向‘创造’,对于任何创造性的概念都应该从产业的角度去考虑,而不是从一个企业的角度。尤其是对于信息技术企业,他们应该渗透在产业链里的所有的交互中,必须研究产业,才能得到一个最佳的形态。否则,结果可能会是把产业链中的某一个环节救活了,却把整个产业链毁坏了。这样的商业模式是不能成功的。”
  专家建言,中国政府应该有这样一种认识:“中国制造”是根本,体现在规模、价格、成本的比较优势上,这个“本”绝对不能轻易放弃,更不能轻易地否定;“中国制造”是一面旗帜,要想有所突破、发展,这面旗帜需要有更强的支撑点,关键还要有清晰的路径,有具体的操作手段。
  走向“中国创造”,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企业都正在为跨越这一步而努力。


  注:巴黎百富勤, 法国巴黎银行的全资子公司,原为香港人梁伯韬于1988年创办,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百富勤受到重挫,被迫与法国国家巴黎银行的亚洲银行合并而成法国巴黎百富勤。目前百富勤下属投资银行业务遍及亚洲各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