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狮涂料有限公司诉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商标侵权诉前禁令案评析

总第13期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周晓冰发表,[商标]文章

  一、案件基本情况
  申请人: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永定门外宋家庄顺八条6号。
  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顺六条7号。
  案由:申请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诉前禁令
  申请人称:本公司不仅是“红狮”文字、图形、文字及图形组合等多个注册商标的唯一合法持有人,而且也是全国油漆涂料生产企业中名列前茅的国有大型企业。本公司的多个“红狮”注册商标曾在1992年、1995年、1999年、2001年、2004年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北京市著名商标。近年来,有不少企业非法使用、冒用本公司的“红狮”注册商标生产和销售其产品。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的经营场所与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场所距离不足200米远,且其所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又与本公司所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为同类产品。被申请人在其销售的油漆涂料产品上使用了与本公司“红狮”注册商标相类似的“红狮京漆”文字及狮子图案组合而成的商标标识,其行为已严重地侵犯了本公司的合法权益。同时更让本公司难以接受的是被申请人竟然公开将本公司的“红狮”注册商标做成招牌,悬挂在其经营场所处招揽客户。由于被申请人的侵权行为致使许多客户和消费者误认为被申请人销售的产品就是本公司的产品或是与本公司有关联关系的企业生产的产品,因而给本公司及“红狮”注册商标的独占使用许可人的产品销售带来了极为不利的后果。对于被申请人的上述侵权行为如不立即予以制止,将会给本公司及“红狮”注册商标的独占使用许可人的合法权益遭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
  基于以上理由,申请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裁定:1、责令被申请人将其经营场地处所悬挂的印有本公司“红狮”注册商标的招牌立即拆除;2、责令被申请人立即停止使用印有与本公司“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相近似标识的油漆涂料产品包装物及宣传品;3、责令被申请人立即停止销售使用与本公司“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相近似的“红狮京漆”文字与狮子图形组合标识的油漆涂料产品;4、责令被申请人立即将其已售出的使用“红狮京漆”文字与狮子图形组合标识的油漆涂料产品包装物及产品予以收回。
  二、事实和证据
  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经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取得了以下注册商标专用权:1、第115318号“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由狮子图形、汉字“红狮”及弧形排列的汉语拼音“HONGSHI”组成,该注册商标续展有效期至2013年2月28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28类(现为第2类)的清漆、调合漆、防锈漆等;2、第1696197号“红狮”文字注册商标由汉字“红狮”组成,该注册商标有效期至2012年1月13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2类的染料、颜料、木料染色剂、清漆、油漆稀释剂、底漆、漆、刷墙粉稀料、复印机用墨(调色剂)。
  上述商标在1992年、1995年、1999年、2001年、2004年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北京市著名商标
  2005年6月22日,原告的职员王化杰在长安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永定门外宋庄路顺八条的一家悬挂有“红狮油漆 红狮京漆商贸新新油漆店”牌匾的商店,以35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桶被申请人生产的“醇酸调合漆”,该产品外包装上有“红狮京漆”文字和狮子图形组合标识,该商店出具的11244852号北京市商业企业专用发票上盖有“北京京漆商贸有限公司”的财务专用章。长安公证处为前述购买过程出具了(2005)长内经字第7636号《公证书》。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被申请人工商登记情况材料,证明被申请人的经营范围与经营场所与申请人相近;
  2、北京市经济委员会文件及名称变更证明,证明申请人的名称变更情况;
  3、“红狮”注册商标证书,证明申请人的权利依据;
  4、有关荣誉证书,证明申请人“红狮”注册商标的知名度;
  5、(2005)长证内经字第7194号公证书,证明被申请人实施了使用申请人“红狮”文字及图形注册商标作为其牌匾的行为;
  6、(2005)长证内经字第7636号公证书 ,证明被申请人实施了销售使用与申请人“红狮”文字及图形注册商标相近似标识的油漆涂料产品的行为;
  7、申请人2004年12月的会计报表,证明申请人的生产经营状况。
  三、案件处理结果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诉前停止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和保全证据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2号)的规定,做出如下裁定:
  1、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立即将其经营场地处所悬挂的印有申请人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的牌匾拆除;
  2、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使用与申请人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相近似的“红狮京漆”文字与狮子图形组合标识的油漆涂料产品;
  3、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印有与申请人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注册商标相近似标识的宣传品。
  申请人应当在本院采取上述诉前停止侵犯商标权行为的措施后十五日内向本院起诉,如逾期不起诉,本院将解除本裁定采取的上述措施。
  四、解说
  (一)诉前禁令制度简介
  本案是北京市做出的首起诉前禁令案。此前北京市各级法院已经受理了十余件诉前禁令申请,这些申请由于不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而被驳回,或经法院调处,当事人主动撤回了禁令申请。因此,在本案中,法院做出的诉前禁令裁定,在司法实践中具有一定的特殊意义,对中国诉前禁令制度的完善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正因如此,本案入选“2005年北京市十大知识产权案例”。
  由于知识产权的对象是非物理的虚拟的“物”,是不含物质实体的思想或情感的表现形式,且具备时间上的永存性和空间上的无限再现性,因此与物权相比,知识产权的独占性明显较弱且极易受到侵害,并且一旦遭到侵害,很难能够被“恢复原状”。
  在很多涉及工业产权的知识产权纠纷中,被控侵权产品往往与权利人的产品同时在市场上出现,严重抢占了权利人的市场份额,给权利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由于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周期相对较长,很多时候,当权利人获得了一个胜诉的判决时,其产品已经失去了最好的市场发展机遇。为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与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则接轨,中国在2000年以来相继完成了对著作权法、商标法、专利法的修订工作,其中较为引人注目的便是诉前行为保全制度的建立。经修订的《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中规定,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权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
  因此,诉前禁令制度在保障权利人的合法利益,及时制止侵权行为的发生或继续发生,避免权利人的损失扩大等方面,将发挥其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这项制度缺乏具体的操作规范和标准,人民法院在具体的法律适用中仍然面临很多困难,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关于做出禁令的标准问题。
  (二)诉前禁令审查的标准
  一般而言,诉前禁令的做出要符合以下几个标准:
  1、申请人拥有稳定、有效的知识产权
  这个标准包括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申请人必须是著作权、商标权和专利权的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这是对诉前禁令的申请人的主体资格要求;二是申请人要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该权利是合法有效的,并且是一项稳定的权利。申请人要证明其拥有的权利是合法有效的,可以提供已发表的作品原件、著作权登记证书、商标证书或者专利证书。而对一项权利是否是稳定的权利的判断,主要考察该权利是否正处于争议之中,对于商标权和专利权而言,还要考虑其是否被申请撤销或在被宣告无效的程序中。尤其是对于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在与被申请人的谈话中,要了解其使用的技术方案是否是公知技术,如果申请人的权利具有不稳定性,则人民法院不宜做出禁令。
  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涉及“跤王”注册商标的诉前禁令申请中,被申请人主张“跤王”系通用名称,不应被授予商标权,同时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已经受理了被申请人针对涉案“跤王”商标提出的商标争议申请,因此,法院结合具体案情,最终认为,申请人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求,依法驳回了其申请。
  2、被申请人的行为经初步判断可认定为侵权行为。
  关于这一个标准的判断,包括四层含义:一是被申请人是申请人所指控的实施侵权行为的主体,这是对被申请人主体资格的要求;二是申请人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实施了其所指控的侵犯其权利的行为;三是该被控侵权行为即将实施或者正在实施;四是经初步判断,该行为可认定为侵权行为。
  在这个标准的判断中,涉及专利权的侵权判定是相对困难的。由于专利侵权纠纷经常涉及复杂的技术问题,同时被申请人还可能提出公知技术抗辩及不侵权抗辩,因此,要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初步做出是否侵权的判断,在实际操作中是十分困难的。
  以本案为例,被申请人在其销售的油漆、涂料产品上使用“红狮京漆”文字及狮子图案组合而成的商标标识,并在其经营场所悬挂的招牌上使用了“红狮” 文字及图形商标注册。考虑到申请人的“红狮”注册商标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法院经初步判定,被申请人的行为构成了商标侵权。如果本案中,被申请人仅仅是使用“红狮京漆”文字,且未突出使用“红狮”文字,考虑到被申请人的企业名称是“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其很可能以该行为系合法使用企业名称或字号为由进行抗辩,则本案将涉及商标和企业名称的冲突问题,侵权判断将相对复杂,是否能够做出禁令还需要经过进一步的审慎判断。
  3、“不可弥补的损害”的判断问题。
  关于“不可弥补的损失”的判断问题,是诉前禁令判断中最难以操作和量化的。在本案禁令做出之前,人民法院以该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如不及时制止,将给权利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为由,驳回了多起诉前禁令申请。
  而什么样的损害是“不可弥补的”,在实践中缺乏相应的规定和可依据的标准。笔者认为,以下几种情形可以认定为将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1)涉及著作权中人身权内容或者涉及商誉的侵权行为;(2)侵权行为的发生或继续发生,将严重抢占权利人的市场份额,影响权利人的利益的;(3)侵权行为如不制止,将严重扩大侵权行为的范围和损害后果的。一般而言,单纯的“侵权行为的继续”所造成的损害,是可以通过诉讼方式得到经济补偿的,因此,不能认定为是“不可弥补的损害”。
  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处理的一起著作权侵权禁令申请中,申请人指控被申请人制作、发行的电影作品抄袭了申请人的文字作品,因此请求法院责令被申请人停止该电影作品的首映行为。尽管该申请最终由于难以做出初步侵权判断的原因而被驳回,但该案涉及的情况,属于行为如不制止,将严重扩大侵权行为的范围和损害后果的情形,符合“不可弥补的损害”的要件要求。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另一起涉及农药的制备方法专利的诉前禁令申请,由于农药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产品,如果该侵权行为不及时制止,可能会导致侵权产品严重抢占权利人的市场份额,影响权利人利益,因此,该种情形也应认为是符合“不可弥补的损害”的要件要求的。
  应该说,本案涉及的情形,并非十分典型的“如不及时制止,将会给权利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的情形。但考虑到本案中申请人的商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被申请人的侵权行为比较明显,同时,考虑到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的经营场所极为接近,其行为将较严重地抢占申请人的市场份额,造成商标权人的经济损失,因此认定本案情形符合“如不及时制止,将会给权利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的要件要求。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根据中国相关法律规定,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
  (三)本案的禁令审查情况
  本案中,北京红狮涂料有限公司作为“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专用权人,其对该商标享有的专用权依法受中国商标法保护。申请人提供的公证书显示,被申请人北京红狮京漆商贸有限公司在其销售的油漆涂料产品上使用了“红狮京漆”文字及狮子图案组合而成的商标标识,并在其经营场所悬挂的招牌上使用了“红狮” 文字及图形商标注册。可以初步认定,被申请人的行为侵犯了申请人享有的“红狮”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专用权。
  鉴于申请人的涉案商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被申请人的行为可能造成消费者对被申请人销售的油漆涂料产品的来源的混淆和误认,其销售行为抢占了申请人的应有市场份额,造成了申请人的经济损失。同时,本案中,被申请人的经营场所与申请人的经营场所十分接近,被申请人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申请人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
  综上,申请人所提第1、2、3项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但申请人提出的第4项请求,即责令被申请人将已销售出的被控侵权的油漆涂料产品包装物及产品予以收回的请求,不属于停止侵权的方式之一,因此,该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不予支持。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因认为宁波南辰北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涉嫌侵犯了自己创作的《十八重》主题系列作品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知名平面设计师邓云逸分9起案件将其告上法院,共计索赔450万元。你认为设计师的诉求合理吗?

合理
不合理
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