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集团股权案的知识产权迷局

总第43期 China IP 文/张继哲发表,[商标]文章

 

  沸沸扬扬的江苏牧羊集团与其大股东许荣华之间股权转让纠纷已近一年,终无定论。暂且不谈政府公权力的介入是否恰当;也不论几个股东之间的利益纷争会是怎样的结局;更不管仲裁机构最终能否以“在监狱中签订约”为由认定为“胁迫”,从而认定转让协议无效。案件本身的诸多知识产权迷局就很值得我们关注与探讨。

  迷局一,是否构成知识产权犯罪?
  “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是本案的导火线,由此引发的许荣华被拘,到后来许荣华在看守所里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被立案侦查的案件并不在少数,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只要符合下列立案标准之一的公安机关就可以立案侦查:1)个人假冒他人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2)单位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非法经营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3)假冒他人驰名商标或者人用药品商标的;4)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因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受过行政处罚2次以上,又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5)造成恶劣影响的。机械地理解和简单地套用法条、释义和司法解释,许荣华确实涉嫌犯罪。但还有两个事实也是值得所有人思考与衡量:第一,许荣华本身是牧羊企业的大股东之一,时在外人看来,许荣华的富尔喜公司就是牧羊集团的下属企业;第二,双方还曾签订过写有“牧羊”商标许可使用内容的“上岛协议”。就这两点,加之后来的许荣华在监狱中签署转让合同后被无罪释放,让我们有点搞不懂事件的真实缘由和目的。现实的说,因为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而被真正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并不是很多,很多都是以民事赔偿形式来最终解决,更何况是公司与股东之间的纠纷。这样的迷局,真的令人深思,也许在事件结束后也不能立刻、真正地解开。

  迷局二,怎样的知识产权许可使用协议?
  作为大股东却被自己的公司以侵犯知识产权起诉,很大程度上归罪于那份不清不楚的许可使用协议——“上岛协议”。我们能够看到的上万字的“上岛协议”中,零散的列出了双方创业和商标使用方面内容,但真的够不上清楚、明白。许可范围、许可费用、保证与承诺、违约责任、争议解决、许可备案等这些最基本、关键的条款都没有明确体现。可以说这样的协议本身对双方的权利都没有保障,为双方埋下了隐患。直至今日,双方还是对“上岛协议”的内容存有争议。完整而真实的协议,我们依旧难见。

  迷局三,知识产权价值怎样在股权价值中体现?
  许荣华之所以觉得合同显失公平,而要求宣告股权转让合同无效,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对股权的交易价值的低估,其中最直接表现为“牧羊”这个曾经被评估为6亿多人民币品牌价值和200多项专利的价值没有被考虑和体现。这些无形资产的价值是不是应该被计算到股权价值里面?如何评估计算?可以说是个全新的课题,对我们来说依旧是个不会马上解开的迷局。
  从本案不难看出,企业家们的知识产权意识较以往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只有知识产权意识的提升还远远不够。全面、细致的知识产权管理才能使知识产权成为企业发展的基石和助力。否则,知识产权更有可能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