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民间艺术遭遇知识产权尴尬

总第43期 China IP 文/王亚川发表,[著作权]文章

画家赵梦林出版的《京剧脸谱》中的脸谱形象

苏绣作品

 

  画家之累
  2010年8月17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画家赵梦林(原告)诉北京工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福建省富贵红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侵犯著作权一案。
  据赵梦林先生介绍,他于1992年出版了《京剧脸谱》画册,其中包含了他绘制的272幅京剧脸谱和部分京剧人物画。他的委托律师发现二被告生产和销售的瓷器上擅自使用了自己作品中的8幅京剧脸谱,遂将二公司诉至法庭,主张被告侵犯自己的著作权。被告方辩称原告绘制的京剧脸谱根本没有独创性,不具有著作权,截至记者发稿时,此案还在审理当中。
  这已经不是画家赵梦林第一次以侵犯著作权为由提起诉讼了。俏江南、微软、夏新电子等很多大公司,都曾是赵梦林的被告。赵梦林的委托代理人北京松涛律师事务所张振业律师说:“几年来,我帮他打的京剧脸谱维权官司就已有几十起,而据我估计,这几十起也只占众多侵权事件中的不到1%,很多侵权案件我们都难以发现。”
  作为一种民间艺术,画家绘制的京剧脸谱是否具有独创性,是否应受著作权保护,是每起案件争论的焦点。历史文化内涵丰富的京剧脸谱在今天遇见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

  “绣娘”之困
  面临新挑战的不仅仅只有京剧脸谱,记者不由想起前不久轰动一时的苏绣作品《贵妃醉酒》被告侵犯著作权一案。上海京粹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将苏州市古吴绣皇公司告上法庭,称古吴绣皇公司未经许可,擅自以刘令华名作《贵妃醉酒》美术作品为底稿,生产、销售《贵妃醉酒》刺绣产品,构成著作权侵权。被告辩称涉案作品技艺粗糙,不是自己出品,但因无法提供其他侵权人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侵权成立。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期间,销售商北京雅博嘉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向法院承认了侵权行为系由其所实施,该案最终以和解方式结案。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两年,苏州知名刺绣艺术家(通常被称为绣娘)因侵犯他人著作权而接连成为被告的案例已有数十起。
  由画作到绣品是否属于再创作?这一过程中的版权问题如何界定?拥有2600年历史的苏绣同样难逃著作权的挑战。

  《著作权法》的适用
  京剧脸谱、刺绣作品、剪纸艺术…… 这些传统的民间艺术在工业化和市场化大潮中,屡屡被困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漩涡中,显得窘迫而尴尬。积极维权也好,被动应诉也罢,这些承载着独特的中华民族文化底蕴的传统艺术面临的是同样一个问题--如何适应现代化法制环境,实现良性和可持续发展。
  “这起案件抛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实际却十分严肃的话题:在刺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发展中,如何对所谓的著作权侵权问题进行明确合理的界定?”苏州市中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苏绣侵权案审判长朱劼纯在审理苏绣侵权案件时曾对媒体记者如此表示。“最难的问题也是最焦点的问题,就要归结到画家将舞台上的京剧脸谱再现于画作中后,对该画作是否享有著作权。目前来看,业界基本上能够达成一种共识,即认可该著作权的存在。”张振业律师说。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此后,虽然有关部门召开了若干次会议对有关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法律保护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就此展开广泛的调研和探讨,但迄今尚未出台相关法规。如何界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如何通过法律手段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就成为学术界和司法界所广为关注的问题。

  侵权的认定
  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咨询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代理审判长冯刚法官。对于如何认定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冯法官首先提到了“可版权性”的概念。作者创造作品的过程中,作品被作者赋予了独一无二的特质和内涵,也因此获得了“可版权性”。在判定传统艺术作品的著作权问题时,主要依据作品是利用传统文艺创作的新作品,还是仅仅对传统文艺进行简单的复制。京剧脸谱虽然来源于民间艺术,但画家的创作使得画作具有了可版权性,因而获得了著作权的保护。刺绣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只是画家作品的一种载体,刺绣过程中虽然也包含了如针法、丝线细度等技艺,但其本质上还只是对画作的复制,因而通常会被判定为侵犯了画家的著作权。
  著作权侵权人往往将作品做出一些改动,因此,实践中对侵权的认定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冯法官提到了“接触加实质相似”的概念。在司法实践中,可把抄袭分为简单抄袭和高级抄袭,而后者往往认定的难度特别大。作为制度层面的法律,只能对一些核心概念进行统一的界定,这种边缘性的细节问题具有一定的模糊性,由法律对其做出明确的界定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而对于传统艺术这些特殊的艺术形式是否侵权的认定,也是一件技术性很高的难题。
  显而易见,著作权问题已经成为传统民间艺术发展到当代不可回避的大问题。千年历史与现代法制的碰撞考验着传统艺术的生命力与适应力。民众的法律意识有待提高,对著作权的重视有待加强。行业内部的反思与积极改革更是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不久的将来,目前的格局是否会有转变,传统艺术能否走出著作权纠纷的阴霾,或许只有时间能给予答案。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