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被需要的

总第46期 文/图 李雪 China IP发表,[著作权]文章

 

  在现阶段,如果说有哪个行业因为知识产权保护不利而走向下坡路,那么音乐的保护现状一定是反面典型例子中被频繁提到的。“视频行业的正版化是整个行业的必经之路,等到像音乐行业一样,那就什么都晚了。”盛世骄阳法务总监刘文娜在接受本刊记者就视频正版相关问题的采访时表示。
  各行业将音乐产业视为知识产权保护最恶劣的“榜样”不是没有道理,无论是国际研究公司发布的数据,还是国内媒体公布的调查,都将这一事实摆在了眼前。
  国际报道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在2010年发布的关于音乐产业2009年的报告指出:对音乐行业来说,过去的十年是最坏的十年,而200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至少在2013年之前,这种趋势不会改变。而实际上,2009年称得上是音乐行业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全球收入63亿美元,比上年(2008年)衰退了13%,不到1999年的一半。09年人们的音乐消费额比上年减少了32%。
  而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08年全球唱片业信息报告》显示,华语流行音乐的传统CD销售额从2003年的1.6亿美元跌至2007年的3770万美元,缩水超过75%。而2008年,传统唱片销量继续大幅缩水,原创流行乐唱片不足100张,香港唱片销量大奖“金唱片”指标更是放低至1.5万张。
  中国传统的唱片业自襁褓开始,就遭受盗版的严重冲击。而在互联网时代,盗版音乐在互联网这个温室里也开始“名正言顺”地以比盗版唱片更快的速度在中国生根发芽。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2008年的统计,中国数字音乐的盗版率已超过90%。

  无奈的呐喊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在去年第20届台湾金曲奖颁奖礼上出现的“悲壮”一幕,获颁“特别贡献奖”的滚石唱片总经理段钟潭,上台领奖时一言不发,而是拉出“老兵不死”、“音乐万岁”以及“请电信业不要虐待唱片业”三条横幅,赢得现场掌声雷动。
  段钟潭的名字可能不被广大音乐爱好者知晓,“女儿说六加六结果等于十三,我问老段说怎么办,他说基本上这个很难”,他就是李宗盛、周华健、品冠演唱的这首金曲《最近比较烦》里的那位“老段”。是他一手创立了“滚石”品牌,在鼎盛时期,滚石曾经聚集了所有华语乐坛的顶尖大腕:罗大佑、张艾嘉、李宗盛、周华健、陈升、陈淑桦……
  选择以此种“悲壮”的方式来表达对音乐阵地的坚守以及对现状的不满,可以看出“老段”的无奈已无以复加。“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唱片行业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黄金行业的时候,李宗盛、赵传的任何一张专辑在台湾本土就能卖100万张,更别说整个亚洲地区了。那时候的专辑还特别贵,差不多100元一张,卖100万张唱片就是1亿元,唱片公司拿3成,就是3000万,歌手自己拿5%,能赚500万。所以那个时代,写一首歌就能买辆奔驰的神话天天都有。”太合麦田音乐公司总经理宋柯完全能够理解段钟潭的心情。
  在今天,对音乐人、唱片业以及整个低迷的音乐界而言,音乐人的呼声一直都没有间断过,他们对该行业被侵蚀的现状了如指掌,并毫不避讳坦白心声,但这些声音面对现实的打击显得那么有气无力。
  海蝶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卢建认为,中国大陆专辑销售在不到十年间下滑了90%。大陆传统音乐从没有春天,有专辑就是盗版专辑,有数字音乐就是盗版数字音乐。在线音乐的出现,到无线音乐的崛起,让实体唱片成了纪念品。在线音乐的商业模式大概95%都是靠广告支撑一个基本收入,因为满世界都是同样品质靠盗版免费获得的,我为什么要花钱下载,所有在线音乐存在的核心问题就是版权。但是我们缺乏最基本的产业模式,面对违法我们没办法,起诉比赔款还贵,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缺乏最基本的产业模式”,同样有此想法的还有环球音乐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张松辉,他认为,音乐产业的未来还是在于艺人经营跟数字产业的收入,CD会跌倒一个固定的位置,消费者只会因为非常喜欢这个艺人而购买他的CD,其他都会从平台上去获取。我觉得,其实唱片公司早就了解,也接受了现实的状况,只是说产业的机制与平台一直没办法建立。

  老生常谈的盗版问题
  盗版对于唱片业而言,就好似生长在百年大树里数不清的白蚁,他们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当其千军万马地驶来时,就会让人招架不住,就算是百年的参天大树,也有可能被夺取性命。
  每一位与音乐产业相关的音乐人都对盗版恨之入骨,究竟盗版的“威力”有多大?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实体音乐销量近年来屡创新低,2008年和2007年相比,销量下挫25% ,从2.8亿元人民币降至2.14亿元人民币。2009年的数据还未公布,但持续下跌是可预测的。
  有人可能会质疑,这只是实体音乐区域的数字,不能够代表全部。但同样是实体音乐,与日本相比,中国被公认的庞大市场却和销售数据成反比。在日本,唱片产业每年产出大约是4200亿日币,相当于30亿元人民币。而我国内地唱片产业每年只有近6亿元的产出。
  我们再来看实体音乐区域以外的部分,在这个网络普及率极高、听歌途径多元化的时代,下载音乐远比买一张正版CD容易的多。也正因此,多元化的非法数字音乐流传管道多种多样。这其中包含了提供连结的音乐搜寻引擎、直接侵权的非法音乐网站、P2P网络、各类八音盒,而许多知名的网络公司甚至直接提供类似的侵权服务。
  中国官方2005年公布的资料显示,他们曾缉察、警告超过7000个非法音乐网站。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的估算,中国数字音乐的盗版率超过90%,2008年中国网民借着网络下载的非法音乐文件数超过73亿个。而中国大陆合法的音乐网站尚不足20家。
  “我们现在90%的作品在网络上是被盗版的,因为我们真正合作的合法版权伙伴用十个手指就能够数出来,但是中国的网站是成千上万家的,专门做音乐服务的网站应该有上千家,他们对音乐创作人没有一点点的尊重,不让消费者给予这些音乐人一点点的回报。如果从这个90%的部分再往上看上去的话,他对我们产业的冲击不仅是没有经济的回收,也是对创作的一种打击,一种扼杀,盗版对这个行业的冲击是非常严重的,如果继续下去得不到处理的话,会造成发片商越来越少,因为没有办法维持,乐手也没有办法做专职乐手,还要想办法维持生计。”环球音乐(中国)总经理张枏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科技发达的冲击
  1995年,互联网“教父”尼葛洛庞帝在他的划时代著作《数字化生存》中预言了今天的生活方式,他指出数字化生存的四大特征:分散权力、全球化、追求和谐、赋予权力。
  获得空前自主权的网民迅速崛起,高举“免费、共享”的大旗,海量的音乐、最新最爆的单曲,只需点点鼠标就可以下载,然后再传给朋友们分享。
  除此之外,在当下网络免费下载盛行的季节里,中国数字音乐的主要构成之一是移动(手机)音乐,但中国市场又无法和拥有成熟发达的合法在线音乐市场的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相提并论。在中国移动音乐市场中,作为内容提供者的唱片公司,目前仅能获得移动音乐销售收入额的5%甚至更少。根据艾瑞咨询(iResearch)的统计,2008年中国移动增值市场已达180亿美元,其中与音乐有关的增值服务占到45%,约81亿美元。但唱片公司只能从中分得约4100万美元。
  有人认为,在互联网肆无忌惮地提供免费音乐下载后,华语流行乐的辉煌时代过去了。当人们可以从百度上不花一分钱就任意下载歌曲时,传统唱片时代的“教父们”——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就不得不拉来中生代的张震岳组成“纵贯线”,靠走穴、巡演来挣钱。宋柯更是将这样的悲观论调推向了“极致”。他认为:传统唱片业最辉煌时期的代表人物迈克尔·杰克逊的离世,正标志着全球唱片业真正大萧条的开始。CD、唱片已经死掉了,唱片业肯定会慢慢消亡。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如此消极。环球音乐(中国)总经理张枏认为:“我觉得,因为有这么多爱音乐的人,只要意识被提升或者是国家的法律对我们多一些重视的话,音乐是不会灭亡的。以前我们只能用CD听,现在MP3可以听,手机可以听,在公众环境里也可以听,拍电视需要音乐,MTV需要音乐,我们看到很多,甚至游戏都需要音乐,很多地方都需要音乐作为一种承载,是将其他艺术形式的填充,当都需要它的时候,音乐是不会消亡的。所谓的唱片业也不会消亡,唱片公司存在的价值是有没有一批专业的人士能够帮助乐手去做他要做的事情。同时唱片公司帮助乐手做管理工作,包括版权管理。把乐手所创作的内容推广全世界,除了传统CD的分销渠道之外,我们还有非常多的渠道,因为我们关注新的数字时代格局的变化。所有这些渠道我们都会替音乐人找到合适的方式去与消费者接轨,这会让唱片业继续蓬勃发展而不是灭亡。只要大家能够给予这个行业关注,给予版权应该的尊重,让其得到适当的回报,这个行业就不会消亡。”

 

  恶性循环的链条
  在“免费、共享”的大旗下,在盗版无处不生存的环境下,受到影响的又岂止是唱片公司。保护版权并非只保护唱片企业,这关系着我们未来的生活中是否还有音乐存在。好像自然界的生物链条,当盗版吞噬着音乐产业时,词曲作者、歌手、音乐公司都将“自谋生路”。
  “我相信现在音像制品的销量应该是比1996年以前要高,只不过正版的份额被压缩得很厉害。至于创作能力,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创作能力反倒是应该比以前还要强了。从制作手段和技术能力上来看,我们都有很大的进步。但正是因为市场的影响,导致这些创作能力无从发挥。恶劣的环境没办法保证唱片公司拿到应有的收益,自然会限制音乐人创作能力的展现,这并不是音乐人自身的问题。现在有跟风的现象,很多人在做口水歌和R&B。这跟商业方式有关系,现在跟风还很难赚到钱,我们不同于国外的比较良性的市场,不这样做我们很难生存。”刘欢在中国流行音乐的历史上是一个不能忽略的名字,当面对1996年之后内地音乐水平止步不前的问题时,他这样回答。
  张枏认为:“音乐产业本身只是创造艺人和创造音乐,就像创造一件艺术品一样,是需要花费很多的精神和投资的。当我们把这个作品呈现给市场的时候,我们都希望这个作品能是一个机会,能进一步的交流,作品在获得消费者或听者的喜爱之后,他应该给予创作者一个机会,取得回报,因为这是一个双向的事情,当你进行回报的时候,一方面是给创作者,另一方面是给产业一个鼓励。通过正常的渠道销售的作品,得到消费者的满意,对我们的鼓励是非常大的。现在的情况是,因为中间的这些操作者并不了解版权的价值,或者恶意的说版权是不重要的,现在没人逮我,我就先用着,他阻断了我们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其实,我们看到非常多的人喜欢我们艺人的歌,但同时我们不清楚他们是否认同我们艺人的歌,我们希望从中得到一点点鼓舞,连这个机会都没有,而且对我们的冲击会很大,没有任何的回收。”
  “如果没有被鼓励,创意是会越来越少的。在过去出版CD的时候,是要付版税的,100万张的销量就要付100万张的版税给歌手,给词曲家,现在没有了,因为产值不见了,那谁又来创作呢?”环球音乐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张松辉说。

  “冰河世纪”自谋生路
  音乐行业当下生存的现状如同在冰河世纪时代寻找“新大陆”,是否能够突出重围,见到曙光,是所有音乐相关人士要探索的出路。
  360度模式在今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但这样的模式对音乐行业的生存却起到了重要作用。所谓360度模式,即将艺人看作一个中心,去思考他所有的价值,然后怎样能够把他所有可能的活动都体现出来,并且与合作单位做成360度的合作。
  张枏给记者举了这个一个例子:“比如说萨顶顶,她和我们签的就是一个360度合约,她的专辑发行,数字音乐发行,演唱会,还有一些产品的代言,包括以后她会有专属的艺人商品,如T恤,演唱会之后衍生出来的电视转播权,广播权,长远的包括她与电影电视合作的背景音乐权等等。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为她设想,因为是360度的合作,我们会对她的各方面进行管理,所有的模糊地带都不见了。”张枏也表示:“360度的包装合作只是让唱片业在经济上找到了持平点,而并没有对唱片业盗版和网络盗版有任何作用。”
  除了360度模式,以及现有的彩铃、数字音乐等,MV中植入式广告也是一种新的突破。只要心向往之,办法总归是有的,关键是有没有推进和解决的诚意。就现有的商业模式来看,苹果iTunes音乐商店是做得最成功的,想要听原版的、最新最好的音乐,就必须掏钱;另一种是手机彩铃下载,移动运营商做得比较好,唱片公司也能从中尝到甜头;或者就像谷歌,自己出钱向唱片公司购买版权,免费向用户提供正版下载,自己靠广告赢利……
  张松辉表示,其实唱片公司都有在考虑怎么样把音乐数字化做成一个让消费者能够很容易得到,用起来很方便的模式,它是有商业机制的,不管是一毛钱还是几毛钱,数字化是科技的发展,是必然的趋势,谁也无法阻挡,我们要想的是怎样才能建立新的机制。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