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广播组织权的保护

总第51期 文/吴林 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发表,[互联网]文章

  互联网诞生于1969年美国政府的秘密计划,当时很少有人知晓,而时至今日,网络成为一种沟通与连接的手段,更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和习惯,而网络时代,就是以互联网络为中心,以科技发展为手段,不断更新信息传递的途径,使人类复杂联系的互联时代。在这个时代,“每一种新型信息技术的运用,都推动了信息的交流和传递,推动了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同时也“推动了法律制度的变革”。新出现的权利主体,新的权利形式,都需要法律赋予其定义,在这个发展与消耗同样迅速的时代,法律必须不断更新以有效维持社会的运转,保护权利人的权利,维持利益的平衡,而广播组织权的保护在这个互联的世界里也不例外。

  一、广播组织权的法律保护现状

  (一)主体

  广播组织权保护的主体是广播组织。根据《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国际公约》(“罗马公约”)(本文以下简称“公约”)第三条对广播的定义,可以看出广播组织在公约中的所指是“通过无线手段向公众传送声音或图像和声音”的组织,公约指南的3.20和3.21作出补充说明,指出广播组织是向发射台发送节目的组织,并不是技术设备的所有者或者单纯的广播内容的制作者。从公约第十三条的文义中又可以看出广播组织至少包括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所以我国的著作权法行文就直接使用“广播电台、电视台”。而公约中所谓的广播电台、电视台仅指无线电台,我国在1990年立法的时候中国的有线、卫星电视才刚刚起步,所以当时的广播电台、电视台是与公约一致的,仅指无线广播情况,而2001年修法时,我国的卫星、有线广播电视已经较为成熟,广播的主体除了原有的无线广播电台、电视广播台之外,至少还增加了卫星节目转播站与广播电缆公司,但是新法对广播电台、电视台仍没有具体的定义,如此,法条能否保护卫星、有限电视台并不清楚。笔者认为2001年修法时,立法者还是考虑到有线、卫星电视台的,因为我国在1997年的《广播电视管理条例》中已经涉及到了有线电视台,并将卫星传播视为无线传播的一种方式--这也与W P P T中对广播定义的更新有关,只不过修法时立法者想当然的认为原法条中的电视台可以包揽一切,没有注意原立法背景。由此可见,我国现行的广播组织权保护主体,不仅指广播电台,还包括电视台、卫星广播组织、有线广播组织等。

  (二)客体

  公约的行文对广播组织权保护的客体使用了“广播节目(b r o a d c a s t s)”、“电视节目(television broadcasts)”,并没有区分播放内容与载体。但是由于广播组织权的产生是为了保护与著作权相关的邻接权,与录像制作者相区别的另一种权利,其客体不能与后两者的相混淆,所以应当认为载有节目的广播信号才是广播组织权的保护客体,而非节目内容本身,因为节目内容已经由著作权法中的作品和邻接权的录像制品所囊括。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