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分难解“王老吉”

总第64期 策划/ 李雪 陈静 梁芳 China IP发表,[商标]文章

  “曾经有一份匪夷所思的许可协议放在我面前,我没有斟酌,等我明白的时候已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广药说三个字:我不签。如果非要在这份协议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2020年!”

  自2012年5月9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一出,广药与加多宝便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刻不得消停。新闻发布会如同打擂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口水战更是此起彼伏,各自嘴下都不留情,广药刚放出索赔75亿元的消息,加多宝便发出诉广药包装侵权的信息。从各自摆好的架势来看,煞有拼个你死我活之势。

  法律上的终决要等,市场上的成功更是长久之战,但时至今日,广药和王老吉已经给众多企业上演了一场生动的知识产权攻防战。不追究是何原因促使加多宝签署了那份匪夷所思的许可协议,双方按照凉茶包装形式(罐装与盒装)来分割市场,当加多宝为王老吉一掷千金,全力营销时,广药旗下公司只需一句“王老吉,还有盒装”,就把加多宝的便车搭的稳稳当当、舒舒服服。这不得不说明加多宝最初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无知,使得其在签署许可协议时便注定了今日的“奶妈”待遇。

  贸仲的一裁终决使得广药集团与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签订的《“王老吉”商标许可补充协议》和《关于“王老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补充协议》无效;鸿道集团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标。该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使得业内人士不得不猜测裁决书的实质内容,但相关各方都三缄其口,将裁决书封锁严密。但该案相关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裁决书只涉及到合同法中的第52条。《合同法》第52条第2项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如果时任广药集团副总经理的李益民收取香港鸿道集团董事长陈鸿道共计300万港元的贿赂之后,其续签的合同损害了广药集团的利益,那么这种情形是否适用《合同法》第52条第2项的规定?亦即,相对于具体的签约执行人或对签约有影响力的人,合同当事人(广药集团)就是第三人。如果仲裁是以此理由裁定合同无效,是否符合法理?

  月3日,在新品发布会上,王老吉大健康公司董事长吴长海表示,红罐装王老吉产品已经开始销售了,红色罐装王老吉的新装自始就已经开始了中国专利的申请,而且有专利受理号。加多宝方对媒体发出消息,称广药推出的红罐与加多宝一直经营的红罐非常相似,从知识产权包装装潢领域的侵权标准来说,已经达到足以让消费者产生混淆的程度,涉嫌侵权。

  广药与王老吉,是继唯冠与苹果之后,上演的又一场真金白银的法律实战秀,无论舆论如何怜悯加多宝,但在法律面前,他只能怨怪自己,如果时间能够倒退,相信加多宝会视知识产权如生命!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