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全国各地知识产权案件汇编——16个省份

总第65期 聂士海 China IP发表,[专利]文章

                                 2011年【浙江】十大知识产权案例

1.柴岩芝诉杭州奥普电器有限公司、浙江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2011)浙知终字第105号】

  【入选理由】2010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一直停留在专利法理论上的禁止反悔规则作了明确规定,使得专利权人对其在授权或无效宣告程序中已放弃的内容,不能通过等同原则的适用再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案正是通过正确适用禁止反悔规则,合理界定了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有效平衡了专利权人与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使社会公众对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有稳定的预期,有利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开展。

  【基本案情】柴岩芝于2002年7月24日被授予ZL99113678.0“双向风机”发明专利权。柴岩芝曾以杭州奥普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普公司)制造、销售的737N型号浴霸产品侵犯其涉案发明专利权为由,于2003年2月11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该院作出了判令奥普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的被诉侵权产品,并赔偿20万元经济损失的判决。此后,奥普公司对“奥普浴霸”的风轮进行了改进设计,并委托第三方生产。2006年3月27日,柴岩芝委托公证处在浙江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美电器公司)公证购买了奥普公司生产的三种型号“奥普浴霸”,认为上述产品侵犯了其专利权,遂于同年4月25日诉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奥普公司、国美电器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5001500元。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奥普公司侵犯了柴岩芝的涉案专利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国美电器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依法可以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该院于2011年3月28日判决:奥普公司和国美电器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行为,奥普公司赔偿柴岩芝经济损失25万元。

  柴岩芝、奥普公司均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的封闭式叶片与涉案发明专利的人字形叶片在发挥作用的手段及所产生的效果等方面均存在显著差异,且柴岩芝在涉案发明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通过意见陈述放弃了封闭式叶片的技术方案,在本案侵权诉讼中不能再通过等同原则的适用将该方案纳入涉案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因此,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发明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全部技术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并未落入涉案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遂于2011年8月22日终审判决:撤销原判,驳回柴岩芝的诉讼请求。

2.敖谦平诉飞利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和宏实业有限公司、宁波新亚文照明电器有限公司、宁波亚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2011)浙知终字第172号】

  【入选理由】贴牌生产作为一种加工承揽方式已为众多产品制造商所采用,围绕着贴牌生产也出现了形式多样的知识产权纠纷。本案从表面上看是一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实质上是当事人之间存在专利许可下的贴牌生产模式。二审法院通过查明各方当事人在专利许可和贴牌生产关系中的权利义务以及行为性质,对专利权许可方的权限作出了符合合同本意和贴牌生产法律属性的解释;并认为在本案贴牌生产的加工方全权负责生产技术,定作方不存在故意诱导、怂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专利权的情况下,不应由无过错的定作方承担过高的侵权风险,从而有利于促进贴牌生产模式的健康发展。

  【基本案情】敖谦平系名称为“安全插座”、专利号为ZL96107072.2的发明专利的权利人,其认为飞利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利浦公司)与深圳市和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宏公司)制造、销售,宁波新亚文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与宁波亚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销售的三款“PHILIPS”牌电源转换器侵犯其专利权,遂于2010年12月1日诉至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上述四公司停止侵权,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经庭审比对,各方均确认被诉侵权的三款电源转换器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被诉侵权产品系和宏公司接受飞利浦公司品牌授权后交由其子公司惠州和宏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和宏公司)生产,且运用的是其自身的生产技术(即ODM委托加工方式)。虽然和宏公司与敖谦平之间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敖谦平同意和宏公司将专利技术许可给第三方以OEM、ODM委托加工的方式使用,但上述约定是指以和宏公司为委托方的生产方式,不包含本案飞利浦公司委托和宏公司贴牌生产的ODM关系。故飞利浦公司、和宏公司的涉案行为构成侵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宁波新亚文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与宁波亚明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提供了所售产品的合法来源证明,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该院于2011年6月27日判决:飞利浦公司、和宏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连带赔偿敖谦平经济损失80万元。

  宣判后,飞利浦公司、和宏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涉案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并未限定OEM或ODM委托加工关系中的定作方只能是和宏公司。和宏公司将涉案专利技术许可惠州和宏公司以OEM、ODM委托加工方式生产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系经敖谦平同意的许可方式,不构成侵权。在本案ODM生产模式下,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由和宏公司提供,制造由惠州和宏公司完成,飞利浦公司作为定作方并不存在故意诱导、怂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的专利权的情形,因此其所实施的行为未侵犯专利权。且和宏公司支付给敖谦平的专利许可费已经包括了为飞利浦公司贴牌生产的产品提成,敖谦平再要求和宏公司和飞利浦公司承担专利侵权责任没有法律依据。遂于2011年11月17日终审判决:撤销原判,驳回敖谦平的诉讼请求。

3.杭州盘古自动化系统有限公司诉杭州盟控仪表技术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1)杭滨知初字第11号】

  【入选理由】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益发展,网络环境下新的知识产权侵权形态层出不穷,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中也面临着大量新型疑难法律问题。本案即为一种新类型侵权形态的商标侵权案件,被诉侵权行为为杭州盟控仪表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控公司)使用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公司)的竞价排名服务,将与他人商标近似的文字设置为搜索关键词,引导用户误入其公司网站。本判决对盟控公司和百度公司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其法律责任进行了详细分析,正确界定了竞价排名服务提供者的合理注意义务,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基本案情】杭州盘古自动化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古公司)系注册商标的权利人,核定商品类别为第9类集成仪表、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等。盟控公司系百度公司的搜索推广服务客户。在百度网站上搜索“盘古记录仪”等关键词,位于搜索结果页面的第一条标题均为“盘古记录仪专业生产厂家  杭州盟控仪表www.mkong.com.cn”。盘古公司认为盟控公司将“盘古”标识用于广告宣传中,百度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上述广告,共同侵犯其商标专用权,遂诉至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两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

  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盟控公司作为盘古公司的同业竞争者,故意将与注册商标近似的“盘古记录仪”选定为百度网站的竞价排名关键词,使用户误入盟控公司网站,从而吸引网络用户对其公司网站的注意力,导致公众认为盘古记录仪与盟控仪表存在特定关联,构成商标法规定的对他人注册商标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同时,该院认为,从百度推广服务的操作模式看,创意标题、关键词的选择均由客户即盟控公司实施;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还不足以导致百度公司在合理谨慎的情况下知道或应当知道盟控公司设置的关键词因与盘古公司的商标近似而涉嫌侵权;同时百度公司与客户签订的网上协议中明确要求对方设置的关键词不能侵犯他人相关权利,百度公司在起诉前也未收到盘古公司的通知或投诉。综合上述因素来看,百度公司在主观上没有过错,不构成侵权。该院遂于2011年11月11日判决:盟控公司赔偿盘古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5万元,并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4.松冈机电(中国)有限公司诉上海雀友机电有限公司、刘卫飞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1)浙知终字第133号】

  【入选理由】解决企业名称权与商标权冲突应遵循保护在先权利、维持公平竞争和诚实信用的原则。本案中,上海雀友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雀友公司)在注册和使用企业名称时具有明显主观恶意,且其无论是否突出使用“雀友”字号均难以避免产生市场混淆,故二审法院在认定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同时,责令其承担停止使用“雀友”字号的法律责任,从而有效保护了松冈机电(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冈公司)的在先权利,对于维持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具有重要意义。

  【基本案情】松冈公司系“雀友”系列商标的权利人。2010年10月8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该公司使用在第28类麻将商品上的“雀友QUEYOU”商标为驰名商标。松冈公司认为雀友公司和刘卫飞在其生产、销售的麻将机上突出使用“雀友”文字并将“雀友”作为字号使用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遂于2009年7月15日诉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236万余元。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雀友公司、刘卫飞突出使用“雀友”文字的行为侵犯了松冈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雀友公司在经营活动中使用“上海雀友机电有限公司”企业名称构成不正当竞争,但由于该行为对松冈公司造成的影响尚未严重到应停止使用“雀友”字号的程度,故对雀友公司停止使用含有“雀友”字样的企业名称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该院于2011年4月8日判决:雀友公司、刘卫飞停止商标侵权行为;雀友公司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刘卫飞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等。

  宣判后,松冈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雀友公司不论是否突出使用“雀友”字号均难以避免产生市场混淆,松冈公司提出的请求判令雀友公司停止使用“雀友”字号的诉请成立,应予支持。在赔偿数额上,考虑到雀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顾某原系“雀友”产品在上海地区的代理商,其还于2009年6月30日在香港注册成立了香港雀友电子有限公司,主观过错明显;涉案商标在相关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松冈公司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判令雀友公司赔偿松冈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遂于2011年8月8日判决:撤销原判;雀友公司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雀友”字号的行为;雀友公司赔偿松冈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等。

5.CARTIER  INTERNATIONAL  N.V.(卡地亚国际有限公司)诉杭州卡地亚大酒店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2011)浙知终字第32号】

  【入选理由】本案涉及驰名商标的认定及跨类保护问题。两级法院在坚持被动认定、个案认定和按需认定的原则下,依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第783315号“卡地亚”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并以商标法规定的“误导”和“损害”为标准,考量该商标在被诉侵权标识使用领域的相关公众中的知悉程度,合理确定跨类保护的范围,有效遏制了侵权人不正当利用他人市场声誉的行为,依法保护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基本案情】CARTIER  INTERNATIONAL  N.V.(以下简称卡地亚公司)受让取得第202386号“Cartier”、第783315号“卡地亚”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4类贵金属、首饰、宝石、钟表等。上述商标在我国经过长期使用和通过各种途径进行的大量宣传,已获得较高知名度和声誉。2004年10月至2005年8月,上海、北京、天津等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的保护涉外知名商标的通告中,涉案商标名列其中。2004年6月21日,国家商标局在认定注册并使用在宝石、首饰(第14类)商品上的“Cartier”、“卡地亚”商标为驰名商标。卡地亚公司认为,杭州卡地亚大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地亚大酒店)在其经营的酒店标注“卡地亚大酒店”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遂于2010年1月14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其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停止在字号中使用“卡地亚”字样,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等。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涉案“卡地亚”商标符合驰名商标的认定条件,相关公众的知晓程度较高;卡地亚公司和卡地亚大酒店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同属于普通消费领域,所涉公众也都是一般生活领域的消费者;且“卡地亚”属于臆造词,具有很强的显著性,因此,即使卡地亚大酒店是在第43类酒店服务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标识,仍然会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服务来源于卡地亚公司,或者与卡地亚公司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这种误认会减弱涉案驰名商标的显著性,使卡地亚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害,故卡地亚大酒店突出使用“卡地亚大酒店”的行为侵害了卡地亚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外,卡地亚大酒店将“杭州卡地亚大酒店有限公司”作为企业名称,亦会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与卡地亚公司存在特定关系,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该院遂于2010年11月17日判决:卡地亚大酒店立即停止在其经营中使用“卡地亚”字样及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卡地亚”字样,就其侵权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15万元。

  宣判后,卡地亚大酒店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于2011年11月10日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6.Jas HENNESSY & CO.(法国轩尼诗公司)诉顾玉辉、杭州勃根地葡萄酒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1)浙知终字第64号】

  【入选理由】在当前的商业活动中,存在着一些国内当事人利用境外公司登记制度宽松的特点,将知名企业字号登记为境外公司,进而以该境外公司的名义授权国内公司进行侵权活动以获取不法利益的行为。这类行为极大地损害了知识产权人的利益,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违背了公认的商业道德和诚信原则。本案中,二审法院除判令实施侵权行为的公司承担侵权责任外,还根据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暨控股股东在注册域名和境外公司过程中的主观目的和行为性质,认定与公司构成共同侵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将判赔额提高至法定赔偿额的最高限额50万元,有效遏制了侵权行为,树立了公平竞争的市场价值导向。二审法院在2011年4月知识产权宣传周期间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多家媒体旁听庭审并作报道。

  【基本案情】Jas HENNESSY & CO.(以下简称法国轩尼诗公司)是 “Hennessy”、“轩尼诗”系列注册商标的权利人,核准使用商品为第33类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法国轩尼诗公司认为顾玉辉、杭州勃根地葡萄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勃根地公司)等在共同生产、经营葡萄酒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字号和域名的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于2009年6月10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等。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勃根地公司擅自在葡萄酒产品及广告宣传中使用“手持斧头”标识和“法国轩尼诗红酒”字样的行为,侵犯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在葡萄酒产品及包装上使用“法国軒尼詩葡萄酒(香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FRANCE HENNESSY WINE (HK) GROUP STOCK LIMITED”之企业名称,构成不正当竞争;顾玉辉注册的域名“www.xuannishiwine.com”与“轩尼诗”注册商标并非一一对应,不构成商标侵权。此外,由于顾玉辉系勃根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其在经营活动中所实施的行为系代表公司而非其个人,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该院遂于2010年12月10日判决:勃根地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

  宣判后,法国轩尼诗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xuannishi”系涉案域名的显著识别部分,与“轩尼诗”发音完全相同,“xuannishiwine”即“xuannishi葡萄酒”之意,域名“xuannishiwine.com”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与“轩尼诗”商标存在关联,且该网站上存在交易“法国轩尼诗红酒”的电子商务行为,故注册、使用该域名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由于顾玉辉于2007年1月16日在香港仅以一万元港币注册了带有“軒尼詩”字号的香港轩尼诗公司,随即于同年2月15日与他人共同投资注册成立勃根地公司,同日即注册了“xuannishiwine.com”域名,而香港轩尼诗公司又于次日授权勃根地公司作为其在中国的营销中心,勃根地公司遂开始进行一系列侵权行为。显而易见,顾玉辉注册成立香港轩尼诗公司和勃根地公司的根本目的在于销售侵权产品,其与勃根地公司的行为构成了一个具有内在联系的共同侵权行为,故应对法国轩尼诗公司由此造成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对于损害赔偿数额,在考虑涉案侵权行为性质、期间、后果,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以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的基础上,二审法院认为应按照法定赔偿额的最高限判赔经济损失50万元。遂于2011年4月14日终审判决:勃根地公司停止对法国轩尼诗公司注册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的侵权行为;在《浙江法制报》上就其侵权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顾玉辉与勃根地公司连带赔偿法国轩尼诗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50万元。

7.何吉诉杭州天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著作权侵权纠纷案【(2011)浙杭知终字第54号】

  【入选理由】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给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本案中,对于以女子发型演绎的“西湖十景”形象造型能否作为立体美术作品予以保护,以及杭州天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蚕公司)在常用发式、西湖景点等公用元素基础上形成的与何吉类似的作品是否构成侵权等问题,在法律适用上都存在较大争议。两级法院通过深入浅出的裁判说理,明确了对那些运用公有领域的元素进行再创作而获得的作品,不能给予过度保护,否则将违背著作权法的立法宗旨。

  【基本案情】2009年初,何吉构思以女子发型来演绎“西湖十景”,绘制了人物素描,并附有策划书、对模特的形体要求、头饰选择、搭配服装等简要说明。在何吉的要求和指导下,发型师、服装设计师分别在模特身上进行了发型设计制作和服装设计制作。同年4月22日,“西湖十景”形象造型在杭州市运河文化广场向公众亮相,《青年时报》作了报道并刊载了十个形象造型的照片。天蚕公司曾向何吉提供部分模特,并拍摄了其模特以“西湖十景”形象为造型的演出。在天蚕公司网站上的一幅照片上显示有4个真人模特的形象造型。何吉认为天蚕公司剽窃、篡改、歪曲其创作的“西湖十景”形象造型,侵犯其著作权,遂于2010年12月7日诉至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天蚕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万元。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何吉主张权利的“西湖十景”形象造型属于著作权法上的立体美术作品。该“西湖十景”形象造型和被诉侵权的形象造型的照片都仅仅是从某一个角度拍摄,不能清晰反映立体细节、局部形态等。即便根据何吉目前提供的比对材料来判断,天蚕公司的造型与何吉的作品并不相似,不构成剽窃、篡改、歪曲。遂于2011年5月4日判决:驳回何吉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何吉不服,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何吉的“西湖十景”形象造型,带有艺术表演性质,具有审美意义,属于艺术领域的智力成果;何吉以其对“西湖十景”具体化为形象造型的思考,对发型、头饰等具体的搭配、布局等作出了个性化的选择和判断,具有独创性;该造型已经以有形的表达方式呈现,可以通过拍照、摄录等有形形式进行复制,具有可复制性。因此何吉创作的西湖十景形象造型属于艺术领域内的智力成果,且具有独创性、可复制性,构成立体美术作品。判断被诉侵权作品是否侵权,应将其与何吉的作品进行比较,既要考察整体的、立体的视觉效果,也要考察局部的异同点,并注意公有领域的元素在具体布局、形态等方面的运用。经比对,天蚕公司的造型借鉴了何吉的创意,但两者所呈现出的具体表达形式在风格、布局、搭配等方面存在不同。虽然双方的造型中存在相同的元素,但以“西湖十景”为表现主体、以发型为表达方式的作品,必然受到与“西湖十景”相对应的景物的限制,不能因双方造型在表达形式上共用了某些特定的元素即认定侵权。故天蚕公司的行为不构成对何吉著作权的侵害。该院遂于2011年9月30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8.绍兴市圣诺超高温晶体纤维材料有限公司诉侯宪钦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2010)浙绍知初字第17号】

  【入选理由】如何解决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中的技术比对问题一直是知识产权审判中的一大难点。本案为技术秘密侵权案件,所涉技术--氧化锆制备方法系在863计划新材料技术领域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研发而成,社会影响较大。一审法官在审判过程中厘清了技术难题。宣判后,侯宪钦作为该计划的课题负责人及该技术领域的权威学者,对法院作出的侵权认定表示认可,取得了诉讼当事人胜败皆服的良好社会效果。

  【基本案情】2007年8月4日,绍兴市圣诺超高温晶体纤维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诺公司)与侯宪钦签订了《企业内部商业秘密保密协议》,约定侯宪钦对圣诺公司的任何商业秘密负有保密义务,并约定侯宪钦因职务创造和构思的有关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归圣诺公司所有。圣诺公司认为侯宪钦未经其同意,将氧化锆晶体纤维的制备方法和氧化锆陶瓷纤维板的制备方法提供给济南大学,济南大学就该两种制备方法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发明专利申请,泄露其专有技术,侵犯了其商业秘密。遂于2010年2月8日诉至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侯宪钦:立即停止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行为,赔偿损失5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圣诺公司主张的秘密点氧化锆制备方法中两种溶剂的替换,即以乙醇取代甲醇作为反应溶剂,丙酮取代四氢呋喃作为提纯溶剂,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构成要件。将圣诺公司提供的氧化锆晶体纤维项目产业化可行性报告与济南大学发明专利申请公布说明书进行比对,在氧化锆晶体纤维的制备方法上,两者均以乙醇为反应溶剂,以丙酮为提纯溶剂,在两种溶剂的替换上两者完全相同。侯宪钦未经圣诺公司允许,将两种溶剂替换的技术信息提供给济南大学,导致该技术信息被公开,属于侵害技术秘密的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考虑到该技术信息已经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不再具有秘密性,停止侵权已无实际意义。故该院于2011年3月18日判决:侯宪钦赔偿圣诺公司经济损失80000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9.瑞典籍被告人苏哈(外文名SALEH ZOHER HASHIM)等生产、销售伪劣香烟案【(2011)浙刑二终字第94号】

  【入选理由】浙江义乌的小商品市场,是全球小商品集散中心之一。一些不法外商利用义乌市场的国际知名度,以公司经营正常进出口贸易为幌子,依托国内廉价劳动力,与国内犯罪分子勾结委托国内不法商家生产廉价商品,并贴上假冒的国际知名品牌商标,通过出口假冒商品谋取高额利润。本案即为外国人与国内外不法分子勾结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典型案件,法院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有力地打击了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

  【基本案情】被告人苏哈在浙江省义乌市以未注册的罗那斯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从事外贸经营活动。2010年1月,苏哈为获取非法利益,指使其公司员工被告人江军联系厂家生产并订购假冒“万宝路”牌香烟。苏哈、江军通过福建人方仁坤(另案处理)介绍,在福建省云霄县以34万元的价格向“胡老板”(另案处理)等人订购200箱(计1万条)假冒“万宝路”牌香烟。“胡老板”等人将200箱假冒“万宝路”牌香烟发到义乌。苏哈、江军又在福建省厦门市以52万元的价格向被告人陈晓民订购400箱(计2万条)假冒“万宝路”牌香烟。陈晓民联系云霄县的“地主”(另案处理),要求加工生产假冒“万宝路”牌香烟。同年3月,陈晓民委托“地主”将400箱假烟发到义乌,陈晓民实际收款共计41.4万元。同年3-4月,苏哈、江军又以相同方式以52万元从陈晓民处购入400箱(计2万条)假冒“万宝路”牌香烟。在苏哈、江军向陈晓民购买假烟的过程中,被告人杨婵明知其丈夫陈晓民经销假冒香烟,仍提供银行账户收取货款。上述三批假烟发至义乌后,被告人何俊强明知系假烟,仍按苏哈、江军等人要求予以接收并存放于义乌市富莱特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仓库内。上述第一、二批假烟后被运往国外,第三批假烟于同年4月22日被公安机关查扣。经鉴定,第三批2万条“万宝路”牌香烟均系假冒注册商标且系伪劣产品,货值达256万元。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6月16日判决: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分别判处被告人苏哈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二百万元,驱逐出境;判处被告人陈晓民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一百二十万元;判处被告人江军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十五万元;判处被告人何俊强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判处被告人杨婵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扣押在案的赃物予以没收。

  被告人苏哈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18日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0.温州荣盛贸易有限公司诉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鹿城分局工商行政处罚案

  【入选理由】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分为行政和司法两个途径。行政机关在对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查处时,往往会产生行政争议。本案中,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鹿城分局(以下简称鹿城工商分局)对温州荣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盛公司)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主要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原审判决和原具体行政行为。体现了司法一方面要支持行政机关依法查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另一方面也要对行政机关在知识产权领域的执法工作加以监督,防止执法错误,同时妥善化解由此引发的行政争议。

  【基本案情】“贵州茅台”商标由茅台酒公司注册,授权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茅台公司)独家使用。2008年1月8日,鹿城工商分局接受贵州茅台公司投诉,对荣盛公司经营场所进行调查,扣押了涉嫌假冒的“贵州茅台”牌系列白酒1085瓶,其他白酒109箱。经鹿城工商分局委托,贵州茅台公司对涉案“贵州茅台”牌系列白酒作出鉴定,结论为其中956瓶属假冒。按贵州茅台公司的标牌价计算,该956瓶“贵州茅台”牌系列白酒价格总计816992元。鹿城工商分局于2011年3月16日作出处罚决定:责令荣盛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依法扣押的假冒“贵州茅台”牌白酒956瓶予以没收销毁;处以罚款50万元,上缴财政。

  荣盛公司不服,向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2011年7月29日,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荣盛公司不服,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鹿城工商分局具有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进行处理的法定职权。荣盛公司销售的商品经商标注册人鉴定为假冒,鹿城工商分局据此认定荣盛公司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正确。荣盛公司非法经营额达816992元,鹿城工商分局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内容,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维持鹿城工商分局行政处罚决定。

  宣判后,荣盛公司不服,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行政证据应依法收集并经行政机关审核确认可以证明案件事实的情况下,才能作为定案依据。贵州茅台公司作为“贵州茅台”商标的合法使用人,有能力和资格委派工作人员对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标真伪进行辨认鉴别。但鉴别人员应当对辨认经过、使用的方法、与真品的差异等基本情况进行说明,以供行政机关对其结论的准确性进行判断和确认。本案贵州茅台公司出具的五份鉴定表只简单记载“包装材料:属假冒;酒质:不是我公司生产的酒”,从而判断:“属假冒”,内容过于简单,实难确保结论的准确性和可靠性。鹿城工商分局仅以贵州茅台公司有权鉴定及该公司可以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为由,将涉案商标真伪的鉴别判断权完全交给该公司不当。遂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撤销鹿城工商分局行政处罚决定;责令鹿城工商分局对本案重新作出处理。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