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沟通桥梁 消除中外偏见——专访张为安

总第23期 2008/4/1杨成发表,[综合]文章

——————————
他是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品保委)主席;
他是通用电气公司亚太区高级知识产权法律顾问;
他曾是强生公司总部法律顾问部在美国境外招募的第一位非美国籍律师;
他曾对《产品质量法》、《商标法》修正提出建议并被采纳;
他曾多次代表品保委向吴仪副总理汇报工作,并提出建设性建议,获得采纳。品保委因而
被吴仪副总理称为“得力助手”;
他曾入选英国《知识产权管理》杂志2006年及2007年全球知识产权界50位最具影响人物名录;
他就是张为安。
——————————

2008年3月,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成立八周年庆典上,品保委主席张为安先后用英语和普通话发言,让大家一睹他具有天赋的演讲风采。与张为安交往,他的儒雅、谦和都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采访张为安更是件愉快的事,他的逻辑能力很强,谈话中穿插生动实例、列举详尽数据,使整个话题轻松展开。

张为安学识渊博、谈吐不俗,许多人误以为他毕业于美国某所名校。实际上,他并未留学欧美,而是在台湾出生长大。张为安八岁丧父,因为家里穷,初中毕业后他只能念高职夜校,白天送货,晚上读书。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他坚持自学并考上东吴大学法律系,如今流利的美式英语也是当年自修而成。当时,台湾律师资格的考试通过率只有6%,而张为安经过一年的准备,顺利通过。

此后,张为安在台湾的强生公司做内部法律顾问,很多诉讼案件他都亲自参与,经公司允许,他还参与社区服务,免费帮贫困人士打官司。在大量实践中,张为安积累了丰富的法律经验,令他自豪的是,自己在台湾打官司从未失手过。随着经验的积累,张为安对法律的理解也更为深入,他说:“学法律必须根据不同事实、举证责任而灵活运用,不能死记,更不能仅把法律当成工具,必须时时把持正义的原则。”

从台湾到美国,再从美国回到中国,从强生到通用,再到担任品保委主席,每一段工作经历都使张为安获益匪浅。对此,他深有感触地说:“别人听说我的经历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社会上的历练给我很多启发,有机会到国外学习、增加阅历固然好,即使不能留学也可以给自己制造接触不同环境的机会,你照样能有大的进步。”他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年轻人一些鼓舞和激励。

早在80年代中期张为安即开始比较两岸知识产权有关立法。东吴法学院毕业后,他服务于台湾最具规模的理律法律事务所智慧财产权部。加之机缘巧合,他于1997年在台湾聆听了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蒋志培庭长参加两岸法学交流活动所作大陆知识产权发展现状的演讲,这更坚定了他学习大陆知识产权法律的决心。随后,他成为华东政法学院(现为华东政法大学)研究生,钻研大陆知识产权法。

与上海结缘 初识国内知识产权执法

张为安1997年调到美国强生总部,他是强生成立100多年来,第一个在美国本土以外招聘到总部法律部的非美国籍律师。当时,总部想派他到新加坡或香港,但他表示要到上海工作,他认为未来世界的发展必须要依靠亚太地区,而中国则是亚太地区的发动机。谈到张为安与上海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他的父辈,他父母亲当年就是在上海结婚的,因此,张为安的上海之行可谓再续前缘。1998年1月,他正式调任上海组建强生公司的法律办公室。

尽管只是强生的一般事务法律顾问,但张为安对知识产权很感兴趣,不久就参与到知识产权事务中。当时,强生旗下一家效益很好的公司因受假冒产品冲击,一年半内几乎面临关厂撤资的命运。强生当时委托调查公司,代理权利人向执法部门投诉。虽然查处了很多假冒案件,但始终控制不住产品销售的跌势。后来,张为安决定亲自到现场了解情况,他通过仔细观察掌握到问题的根源,并与江西和上海公安机关配合侦破了这一案件。案件结果令人惊讶,一小部分人组织操控,竟然可以培育出地跨17省2市的100多个生产窝点。

在整个执法过程中,张为安看到了中国执法部门拒不受贿,也看到了偏远地区办案条件的落后。他谈到:“我在这次执法中看到国内地域广阔,各地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执法条件差异较大,我当时就觉得,要宣传他们每一件做得好的事情,给予他们荣誉和鼓励。”因此,张为安向美国新泽西州参议员介绍了中国执法部门保护强生海外企业权利的情况。参议员亲自写了表扬信,当这封信通过李肇星大使转交到国内时,引起了相当大的重视。

此后,张为安给国务院写了一份报告,并附了详细的数据、图表和照片,报告的标题是“中国的假冒为何打之不尽,这是新的趋势,这是我们的建议。”他甚至不知道国务院的地址,只是写了北京中南海。令张为安想不到的是,当时的副总理吴邦国在一周内就向国家打假办(国家技监局)下了批示,在接到批示后,国家技监局(现为国家质检总局)于2000年6月组织部署,7月开展了17省2市的联合打击假冒强生公司该品牌产品的行动,取得了良好效果。一个月后强生该公司的销售量100%回升,效益得以恢复,不久该公司国外的生产线也搬到了上海,还进一步扩大了厂房,有些产品甚至开始出口。通过强生打假的成功案例,张为安对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现状有了深入了解,也感受到中国领导人对打击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的决心与重视。他认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关键在于政府与企业应当做什么,如何做。

搭建沟通桥梁 致力于消除中外偏见

1998年,张为安代表强生,与英美烟草、联合利华、宝洁等八家公司率先定期交流反假冒经验,尝试向政府提出建议方案,1999年在香港注册了中华反假冒联盟。后来,在当时外经贸部和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的建议下,考虑到在国内开展工作的需要,2000年3月正式成立了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优质品牌保护委员会,当时品保委只有28家会员,现在已发展为181家。张为安先后于2001年任品保委法律委员会主席,2002年任品保委副主席,2003年任主席,并一直连任至今。前述强生公司成功维权事例促成张为安于2001年在品保委提议每年举办十佳典型案例表彰大会,目前,该表彰大会已成为品保委的品牌。在2008年品保委八周年庆典和2007-2008年度十佳典型案例表彰大会上,张为安邀请了国际刑警组织知识产权部门负责人John Newton先生参与表彰,Newton先生指出“最佳刑事案件的获奖单位,足以在世界其他办案环境艰苦的地区,作为知识产权犯罪侦查人员取得成就的典范!每一个获奖案件,都是中国警方为打击跨国境犯罪作出积极贡献的承诺和决心的最佳例证!”Newton先生表示将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把他的发言向186个会员国/地区传达。

张为安说过,品保委就是一个沟通的桥梁,而他也一直致力于通过这个平台消除中外偏见。在2004年由世界海关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在世界海关组织布鲁塞尔总部共同主办的第一届全球反假冒论坛上,张为安向来自全球64个国家的400多位代表澄清了世界卫生组织一位专家关于“中国因为假药死亡的人数达19.2万人”的错误发言。此前,他在国内看到这个数字时就产生怀疑,并特意向国外媒体求证,几经周折才发现最初的报道源自《深圳晚报》,但原文是“中国人滥用药物,药物副作用致死19万人”,国外媒体转载时就成了“假药延误诊治、感染致死,实际死亡人数可能不止于此”。他把几篇报道的原文都带到了会场,成为澄清事实的有利证据。

正是张为安对任何事物都抱有的好奇和求真的态度,以及他锲而不舍的精神,维护了中国的国际声誉。同年,吴仪副总理在四川广安参加一个活动时,特意从人群中找到张为安,并对他说:“你给国家做出了贡献,要继续努力!”原来吴仪副总理已经听说了他在全球反假冒论坛的发言。至今,张为安的办公室还悬挂着当时与吴仪副总理的合影。

通过这件事,张为安体会到国际社会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的认识不足,他感到在知识产权方面,品保委如果能发挥一个国际桥梁的作用,影响就会很大。2005年11月,张为安参加在国际刑警组织总部里昂召开的第二届全球反假冒盗版论坛,在作为发言人参加会议当天的晚餐时,某国际协会的负责人问他戴的宝格丽手表是不是假的,张为安回答:“这块表是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宝格丽专卖店买的,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您拿着鉴定看看。”这位负责人听后很不好意思。张为安借此机会向众代表提出,如果要推动国际上的执法协作,基础在于互信。因此,他倡议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推动外国旅客与中国百姓拒绝购买假冒盗版商品,并希望这些国际知识产权组织能够共同推动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协作,并支持中国政府,努力打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在场代表纷纷表示赞同,张为安提议大家签名,结果发现没有纸,于是就把桌上印有国际刑警组织和世界海关组织标志的菜单拿来让大家签字,当时在菜单上签字的人包括: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当时的副总干事、世界海关组织秘书长、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国际商会秘书长、国际商标协会主席及美、日等国政府官员等。后来,张为安就把这张菜单挂在办公室的墙上,他以前的一些同事也复印并悬挂了这张菜单,这个故事对他和品保委成员都是一个激励,消除中外偏见已成为他们的使命。

品保委的努力也得到了政府的重视和肯定。2004年9月厦门召开的外商投资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座谈会上,张为安发言后,吴仪副总理说:“张先生,听完你的介绍,值得我向你学习。”张为安听到这话很惊讶,吴仪继续讲到:“你工作作风细致,勇敢地指出我们的不足之处,提出具体可行的建议。”讲完以后,她说:“你们品保委很好,是我的得力助手。”

2008年4月,张为安在中国保护知识产权高层论坛上的发言中谈到:“我们非常不同意部分国外人士对中国的偏见,也不同意部分国内人士对外商的偏见……我们觉得中国企业和外国公司其实是在同一条船上,彼此是一个良性的竞争和互动,我们面临的是侵权者,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抛弃偏见,共同打击跨国境的假冒商品贸易。”

参与修法 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的改善

张为安参与知识产权实践保护工作后,并未放弃知识产权理论研究。2000年,张为安经过研究写了一份针对《产品质量法》修改稿的意见,通过当时的上海市全国人大代表,也是当时上海审计局副局长郑健龄提交,没想到这个提案成为当年上海代表团在两会入委的九个议案之一。2000年修正的《产品质量法》第61条采纳了张为安的提议,修改为“为以假充真的产品提供制假生产技术的,应受到惩处。”

2001年7月,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卞耀武到上海征询企业对《商标法修改稿》的意见,当时,张为安提出商标法现有一个条款让国外企业有些困惑,即“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商标法的执法主体是工商机关,在实践中,外企会遇到有些工商机关不移交案件的情况。工商机关的理由是:依据《商标法》构成犯罪才要追究刑事责任,而我们无法判断是否构成犯罪,所以不能移交;而国外误以为是否构成商标犯罪,必须先由工商行政部门认定。因此,张为安建议将这个条款修改为“涉嫌犯罪案件,应立即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刑事侦查。”《商标法》修正后的第54条采纳了这个提议。

此后,张为安还多次代表品保委对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的修定提出意见。新的法规出台后,品保委还跟有关部门合作,针对相关法规的具体实施举办了多次全国性培训。2007年2月,经国务院法制办同意,张为安与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欧美商业协会和国际商会联系,并代为转交各商会关于专利法送审稿的书面意见给法制办。同年10月,他与品保委的同事进一步与法制办举办中国专利法修正国际研讨会,许多国外专家公开表示这是曾参与过的最为透明的一次外国专利法修正。

对此,张为安表示:“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改善了,外商就会来中国投资;游戏规则透明,法律制定透明,执行透明,就更具公信力,外商就会对中国的投资环境有信心,他们要引进技术,引进项目,就不存在障碍了。而对中国来说,如中国的企业、音乐家,创作者,他的创作成果也会受到保护,这对大家都有利。” 他接着说,品保委的同仁为完善中国知识产权环境付出了极大努力,而他能够不断致力于品保委的工作,也是得益于通用电气对员工参与社会公益的鼓励。

从救火到防火 协办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论坛

熟悉了国内的执法情况,张为安感到,行政执法能够发挥救火作用,哪里有火警,他们就会到哪里灭火,但由于法律手段有限,难以找出纵火犯;而公安机关的刑事侦查却是一个有效找出幕后纵火犯的手段。张为安谈到:“1998年我们提出,中国要加大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力度,公安机关要有一个可操作的立案侦查标准。但当时公安机关的经侦部门刚刚成立,要处理很多比知识产权保护更重要的案子。所以,此后几年,国内知识产权的刑事保护始终没有得到重视。”

直到2001年,张为安与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高峰在上海会面,高局长指出“知识产权犯罪严重影响中国国家经济安全”,提议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与经侦局共同举办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培训班,提升基层民警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2002年4月第一次培训在青岛举办,由经侦局主办,品保委协办,全国各省、市分管经侦工作的副总队长都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主题很明确,就是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意识。2006年3月底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论坛于上海举行,此次会议已经升级为公安部主办,品保委协办。参会人员包括公安机关、相关部委、司法机关、行政执法部门,以及国际刑警组织、各国执法机构以及工商界代表约300余人。会议以“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交流、合作、共进”为主题,共同就中国公安机关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策略与成功经验,世界各国执法与立法经验,加强国际执法交流与合作,建设政府与工商界的合作伙伴关系等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会上审议并通过了《上海宣言》,倡导并鼓励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的线索及时受理并展开调查,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

2007年7月,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论坛在深圳召开,很多驻华的警务联络官也被公安机关请来参会。在这次会议前,品保委向全球反假冒组织(GACG)提名公安部经侦局竞争全球反假冒组织的政府工作奖。经过GACG评审委员会认真审查,经侦局获得了2007年政府部门知识产权保护高度嘉勉奖,GACG主席John Anderson先生亲至中国,在深圳论坛开幕式上颁奖。此外,公安机关还在品保委2007年会员问卷调查中获选为最有效率的知识产权刑事保护部门。张为安说:“走过这个过程,我们看到知识产权保护由过去的行政执法救火,到现在的有效刑事侦查揪出纵火犯。我们感到,其实权利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首先是你必须要完善自己的商业流程,不能有漏洞,不让侵权者有机可乘。所以,防火、抓纵火犯和救火三者是并行的。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取得长足进展,公安部经侦局功不可没。”

张为安认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体环境比五年前改善了很多,可是动态环境不断变化,形势也会越来越严峻。如今,假冒正在从低技术含量的产品,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产品发展。同时,制假者也不断追求利润更高的产品,当他们的资金、技术、经验越来越丰富后,他们的制假工具升级换代,制售假手法也更专业和隐蔽,跨省、跨国产销网络也更为组织化。所以,权利人和执法部门会遇到越来越专业的对手,这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中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因为中国太大,各地执法水平不同,沿海地区要比内地执法机关经验多。因此,侵权者有从沿海向内地扩散的趋势,而且他们化整为零,通过互联网与国外销售商跨境合作,变得更专业化。这就要求中国的执法人员提高能力,增加执法经验,如执法人员的国际观、外语能力、对国际趋势的掌握,这些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培养。

张为安指出,中国要成为创新型国家,除了有效打击假冒商标与侵犯著作权违法犯罪行为外,更需要加强对于商业秘密专利的保护。部分国内人士认为国外以中国打击假冒盗版不力为由对中国施压,从而产生对外商,包括外商投资企业的不信任,甚至形成了外商在中国增加专利申请案是为了在技术领域垄断中国市场的偏见,这种以偏见对抗偏见的做法,不利于推动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协作。事实上,外商增加在中国的专利申请案,正显示了外商对中国专利制度信任度的提升。无论内资、外资企业还是学术机构,皆应抛弃偏见,不断提供建设性建议,与政府携手完善知识产权环境;同时,也要从自身做起,拒绝购买、使用侵权商品,使中国创作者获得更大的经济成果,使国外对中国的知识产权环境更有信心,在互信的基础上,不断克服新的挑战,迈向建立诚信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康庄大道。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