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数字图书馆深陷“版权门”

总第33期 China IP 闫桂花发表,[综合]文章

“在互联网时代,过剩的是信息资源,稀缺的却是注意力。”北大知识产权学院的张平教授一语点破了网络快餐时代眼球经济的真谛。而互联网巨头Google永远是其中不甘寂寞的一员。继将触角陆续伸向汽车业、手机业、软件业、甚至能源产业等之后,从2004年开始,Google向数字化版权发起冲击,高调宣布建立一个全球共享的免费数字图书馆,又一次成功地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实际上微软公司早在2005年就曾启动过一个类似数字化图书馆的图书扫描工程。与Google有所不同,微软主要扫描无版权保护或者已经获得许可的图书,以避免遭遇侵权纠纷。在3年内为75万本图书和8000万篇学术文章建立了索引之后,苦撑的微软已于去年彻底关闭该项业务。而财大气粗的Google“理直气壮”地要把微软啃不下的骨头啃到底。

2004年12月,Google宣布与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密歇根大学图书馆以及牛津大学图书馆合作,将这些著名图书馆的馆藏图书扫描制作成电子版,供用户免费检索、阅读。

经过5年时间静悄悄的扫描,迄今为止,Google已将数千万册的图书收录在内。这其中,既有已经失去版权保护,散落在图书馆角落无人问津的绝版图书,也有当前的流行图书。

Google数字图书馆收录的不仅仅是美国本土的书籍。它们除来自美国的图书馆和出版商之外,还包括欧洲、美国和日本的一些重要的图书馆,甚至一家西班牙的图书馆也主动加入到这项计划中来。散落在这些著名图书馆的各个国家的作品均被收录到数字图书馆内。据中国文化著作协会9月1日透漏,截止到8月份,已经有570位中国权利人的近18000部作品在未经授权被Google扫描上网。而文著协最新通报的进展称,在与Google图书搜索战略合作部亚太区首席代表埃瑞克•哈特曼进行的首轮会谈中得知,其扫描收录的中国著作权人的版权作品数量实际远超过这个数字。

由于Google并没通报著作权所有者而擅自扫描作品,这项计划自出笼以来麻烦不断,引发了美国、欧洲范围内的多起版权纠纷。2005年,美国作家协会和美国出版商协会共同发起针对Google的集体诉讼,指责Google扫描完整图书的行为侵犯版权;今年9月,法国出版商协会和SGDL作家团体将Google图书搜索计划告上巴黎法院,随后欧洲出版商联盟和欧洲书商联盟也加入了抗议Google的队伍。而如今,这场战火也烧到了中国。文著协向作家发出呼吁联合抗议Google的行为。11月18日,向谷歌发出了维权通告,要求谷歌公司对此前未经授权扫描收录使用的中国作家作品,须在2009年12月31日前向中国作家协会提交处理方案并尽快办理赔偿事宜。

即便如此,Google仍然坚信它将“整合全球范围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在Google当年声称构建数字图书馆时已经预见到版权授权问题,但是开放、交互、共享是互联网的生命所在也是必然之至,Google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张平教授声称。


Google的“霸道和解”
面对指责和纠缠不断的官司纠纷,Google选择了和解。2008年底,Google与美国作家协会达成和解协议,表示将支付1.25亿美元进行图书版权登记,并给予以扫描的每本图书的作者60美元的补偿。

在收到中国作家的抗议之后,Google通过文著协发表和解声明。在这份方案中,Google把条款分为“同意和解”和“不同意”两类。同意者,每人每本书可以获得“至少60美元”作为赔偿,以后还能获得图书在线阅读收入的63%,但前提是需本人提出“申请”。明年6月5日之后还未申请,则被视为自动放弃权利。如果作家选择“不同意”,则可提出诉讼,但不得晚于明年1月5日。

一石激起千层浪。谷歌的“无礼”引发了舆论的新一轮声讨。一时间,Google成了众矢之的。“文化霸权”、“垄断”等各种指责纷沓而至。美国出版协会、欧洲各个组织、中国作家等都针对和解协议作出了反应。

反击Google:“不差钱”

“赔偿多少不是主要问题。问题是谷歌在扫描之前完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事后也从来没有跟我接触过。尽管文化资源共享,但前提应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即在保护个人权益、尊重著作权的前提下进行。”中国作协副主席、知名作家张抗抗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声称。

不约而同的是,在10月24日于北京举行的国际版权博览会上,国际出版商联盟主席赫曼也发表了类似的言论:“原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赔偿的金额。”他同时也表示,诉讼的成本过于昂贵,所以最终只能选择和解,但是期望能在和解条款上有些突破。

“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和解协议就是授权的过程,实际上,这个和解协议问题很大,因为如果它得到了美国的认可,那么将会颠覆了整个版权行业的授权规则——先授权后使用。更深层次的是,这会造成谷歌垄断数字出版行业赖以生存版权资源。” 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张洪波表示。

在欧洲,这种反对似乎远远不止停留在“不差钱”的层面上。9月7日,欧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就谷歌数字图书一事举行听证会。会上,法国文化部图书方面的负责人称,谷歌的和解协议给文化多元性构成非常明显的风险,谷歌可以从政治或意识形态方面考量,通过某种评级手段单方面决定不再提供或修改特定作品。此前一周,德国政府已向美国曼哈顿联邦法院递交了相关反对意见。

实际上,在谷歌抛出计划之后,欧洲立刻做出了实质性的对抗回应:建设一个欧洲数字图书馆,对抗谷歌的“文化入侵”,并且为了先声夺人,欧洲数字图书馆于去年11月20日就正式投入了使用。


Google数字图书馆留给我们的启示

相对于中国作家的集体声讨和抗议,中国的数字版权业内似乎出奇的宁静。本刊记者曾试图采访相关的企业均遭婉拒。

方正是第一个打破这种宁静的数字版权企业。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的时候,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方中华激动的说:“大家终于开始关注、重视数字出版的版权问题了,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许多痛苦的过程,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中国的数字出版市场已经成熟,我们迎来了拐点年。大家喊了四年,这一次,拐点年终于来了。”

据张洪波所讲,“我们的数字图书产业发展了十年,最有名的超星、方正Apabi等,也只有三四十万册的容量,这跟谷歌上千万册的数字图书馆相比,形不成任何的竞争优势。”

也许,这正是一个中国数字版权业所需的一个契机。10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德国参加“出版业的奥运会”——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时透露,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总值将达750亿元人民币,将首次超过中国纸质出版产值。未来几年,我国数字出版用户每年将增长30%左右,总产值每年将以50%的速度增长,增速快于传统出版业。

而在中国面临的网络侵权远远不止一个Google。2007年,超星就曾面临500多位作者发起的集体诉讼。在对中国著作权人利益的侵犯方面,中国的数字图书馆和谷歌图书馆是一丘之貉。

在国际版权博览会上,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卢麟提出了他的希冀:“希望我国的互联网法制建设,既要充分尊重著作权人的劳动,尊重人才,尊重他们的知识产权,又能推动互联网事业的同步发展,营造一个权力人,互联网企业使用者和公众双赢、多赢的生机勃勃的繁荣昌盛的局面,这就是信息时代版权法律保护应该努力的方向。”

截止本文发稿,Google数字图书馆一事仍然尘埃未定。相信留给中国数字版权产业的思索,也将是长期而深远的。面对Google数字图书馆,先反省自身,搞好“内务”,也许才是如今中国数字版权行业的当务之急。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因认为宁波南辰北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涉嫌侵犯了自己创作的《十八重》主题系列作品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知名平面设计师邓云逸分9起案件将其告上法院,共计索赔450万元。你认为设计师的诉求合理吗?

合理
不合理
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