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平行进口在我国的实践与争议

总第42期 China IP 文/聂世海发表,[商标]文章

 

  商标平行进口问题一直是知识产权和国际贸易领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在国际上存在较大争议。由于平行进口现象在我国出现较晚,普通民众大都没听说过这一概念,即便是在业内,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说不清平行进口到底为何物。目前我国《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等有关法律对平行进口问题没有予以明确规定,存在着法律的空白。
  实践中,我国也很少遇到平行进口案例,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目前属于低价位国家,高价位产品不可能往低价位国家进口,否则无法获得因差价而带来的利益。而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对外贸易的不断发展,中国将会遭遇越来越多的平行进口事件。因此,如何对平行进口问题进行法律规制已经成为一个理论界讨论的热点话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
  源起:三起案例
  近年来,国内在商标领域因涉及平行进口的纠纷而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主要有著名的“力士香皂案”、“AN’GE牌服装案” 及“米其林轮胎案”。正是这三起典型案例,直接引发了国内相关人士对平行进口问题的关注。
  1、“力士香皂案”
  1999年发生的联合利华“力士香皂案”是我国发生的第一起以平行进口为案由起诉的商标侵权案件。根据与联合利华所签合同约定,上海利华享有在中国大陆独占使用“LUX”商标的权利。
  1999年5月,广州J公司向广州佛山海关申报进口895箱泰国生产的“LUX”牌香皂,上海利华以该批香皂侵犯了其“LUX”商标独占使用权为由,于同年7月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被告应停止侵权行为,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至于被告抗辩中提及的平行进口问题,由于其并未提交足够的证据证明该批香皂系来源于商标注册人或者经过商标注册人许可,故被告的此种抗辨不能成立。“力士(LUX)”商标侵权案发生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当时泰国泰铢大幅贬值,而我国人民币坚挺,中国处于高价位市场,这种情况导致了平行进口。由于我国商标法对平行进口没有明确规定,判决并未对平行进口问题作出正面的回答,而是绕开这一问题,从进口商不能证明进口货物系真品这一角度进行裁判,即按照进口假冒商标产品判决被告侵权。该案是我国平行进口的第一起案件。
  2、“AN’GE牌服装案”
  2000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AN’GE牌服装案”是我国法院审理的又一起商标平行进口案。该案中,原告北京法华毅霖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依据于2000年10月与(法国)AN’GE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许可合同,在中国部分城市拥有(法国)AN’GE商标的使用权以及产品的独家经营权。被告北京世纪恒远科贸有限公司自2001年4月起在另一被告重庆大都会广场太平洋百货有限公司开设专柜销售“AN’GE”牌服装,其销售的“AN’GE”牌服装是由他人从“AN’GE”牌服装在香港的经销商--香港瑞金公司进口的。原告认为两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独家经营权,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商业原则,故起诉请求被告世纪恒远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公开赔礼道歉。法院认定二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要件,因此判决驳回了法华毅霖公司的诉讼请求。该案的原告选择反不正当竞争为诉由,而没有选择商标侵权起诉,回避了平行进口问题。
  3、“米其林轮胎案”
  2009年4月24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审理宣判了一起特殊的知识产权案件。原告是以生产轮胎闻名的世界500强企业--法国米其林集团,被告是长沙市销售轮胎的两个个体工商户。2008年4月,原告发现被告经营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被告则认为,其销售的轮胎为原告在日本的工厂生产的正品,且该产品系被告合法取得,并没有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元人民币。此案被视为中国法院对商标平行进口作出的首例判决,因而广受关注和讨论。
  合法性争议
  由以上几起案例引发一系列问题:如何定义商标平行进口;依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应如何看待商标平行进口行为;商标平行进口行为能否为我国相关法律所调整等等。
  在理论界,对于商标平行进口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一般认为,所谓商标平行进口,是指在国际贸易中,进口商未经进口地商标权人(包括商标所有权人及商标使用权人)同意,从境外进口经合法授权生产的带有相同商标的同类商品的行为。
  据同济大学副教授严桂珍博士介绍,平行进口现象的发生,是由于知识产权产品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价格差异,因有利可图,于是进口商就从国外市场上获得产品进口到本国。这样,就产生了平行进口。由于平行进口产品的价格低廉,对进口国国内知识产权权利人在国内销售产品造成较大的冲击,从而引发是否允许平行进口的问题。
  据了解,知识产权领域内有关平行进口合法性的争论,在理论上主要是体现为商标权的“权利穷竭原则”(或称“普遍性原则”)与 “地域性原则”的冲突。根据权利穷竭原则,附有某商标的商品一经商标权人或其授权人的同意第一次投入市场后,商标权人即丧失了对其的控制,其权利即告穷竭,不管该商品以后再怎样分销、转卖均不构成侵权。权利穷竭原则又具体分为国内穷竭原则和国际穷竭原则。
  对于商标平行进口问题,从维护本国经济利益、保护商标专用权的角度出发,许多国家都是予以限制的。一般地说,倡导贸易自由的国家承认国际穷竭原则,允许平行进口;而实行贸易保护的国家否认国际穷竭,不允许平行进口。发达国家基于其在国际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中的优势地位而极力主张商标权的国内穷竭原则。
  国际商标协会(INTA)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平行进口问题。该协会亚太区平行进口委员会主席马强律师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经国际商标协会平行进口委员会研究发现,目前,国家(或地区)穷竭在世界范围内占据了主导地位。在对2004至2005年世界范围内众多国家法律的回顾中发现,大多数人都赞成国家或区域穷竭。”国际商标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陈旻也明确表示,国际商标协会反对平行进口,赞成国家或区域穷竭,反对国际穷竭。
  海关总署政策法规司知识产权处处长李群英认为,平行进口与走私是竞合的关系。对平行进口,知识产权权利人一般是持否定态度的。特别是商标权人,往往强烈要求制止平行进口。这一方面是因为国际知名品牌通常都是严格划分地域进行生产和销售的,在不同地区实行不同的价格战略。如果任由相同品牌的商品在不同市场之间自由流动,就会破坏品牌所有人的全球营销策略。另一方面平行进口也会对品牌所有人在进口国的代理商或者分公司造成冲击。代理商或分公司每年需要投入大量的市场促销和广告费用。而平行进口的进口商则是在没有一分钱投入的情况下,在别人已经开发的市场上获利,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搭便车”行为。严格来说,“搭便车”行为具有不公平竞争的性质。此外,由于不同国家生产的相同品牌的商品,在配方和质量等方面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一定差异,平行进口商品很可能还会造成消费者对商品来源的误认,给境内产品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但是,也有人赞成平行进口。认为平行进口商品不是假冒商品,其来源是合法的。平行进口还可以促进贸易的自由化,鼓励竞争,打破垄断,合理地利用资源,同时平行进口带来的价格下降和来源增加,也使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消费的自由。
  李群英表示:“由于我国《商标法》没有明确规定平行进口是否合法,海关目前认定平行进口货物是否构成商标侵权还缺少法律依据。但是,广州市中院关于“LUX”的判决,以及后来广西法院对两起自越南平行进口“OMO”洗衣粉案件作出的侵权判决,对海关执法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在我国的具体司法实践中,鉴于目前尚无有关平行进口的法条,在相关案件的审判过程中,法官对于商标侵权的理解自然也就不尽相同。
  作为“米其林案”的主审法官,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余晖在向媒体解读该案的审判依据时说:“《商标法》的目的在于制止混淆,商标侵权行为也相应地被定义为导致产源混淆的行为,然而《商标法》没有给混淆一个具体的定义。商标中包含了商标注册人的意愿、商品的信息、商标信誉和知名度等综合信息, 以便于相关公众在购买或接触该商标时,能真正地了解商品信息。尽管商标有独立于商品之外的价值, 但这种价值的体现仍然需要通过商品的买卖来实现, 因此任何商标都不能独立于商品而存在。与此相适应, 我们在讨论商标侵权问题时, 不能孤立地考察商标标识, 而应当把商标当成与商品相关的各种信息的综合载体进行考察。具体而言, 把商标法律关系区分成商标注册人意愿、商品、商标标识和消费者意愿, 可以比较真实地把握商标的作用过程,也能更清楚地认识商标侵权的实质,也就是说消费者对于其他三个因素的误认, 均可能构成商标侵权。
  亟待法律明确
  尽管目前国内各界在平行进口问题上还存有较大争议,但在一点上已达成共识,即我国应加快与平行进口有关的立法进程,以便尽快提供解决相关纠纷的法律依据。
  据严桂珍介绍,平行进口的规制涉及三个法律部门:知识产权法、反垄断法、国际贸易法。规制平行进口的法律首推知识产权法,因为,平行进口的对象就是知识产权产品,知识产权法对平行进口的规制,主要是为了解决产品所有权人的所有权与知识产权权利人所享有的知识产权的冲突。所以,如果没有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就没有平行进口问题。
  “在我国知识产权法中,只有《专利法》明确规定赋予专利权人对其专利产品的进口权,从而限制了专利产品的平行进口行为。而《商标法》和《著作权法》都没有禁止平行进口的规定。”严桂珍说,“由于我国一直是商品低价位区,平行进口较少出现,但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平行进口可能大量出现。我国应当未雨绸缪,尽早制定对策。09年《专利法》修订时已经对专利平行进口专门立法,《商标法》理应跟进”。
  李群英也认为,虽然在《知识产权海关保护条例》中规定了“凡侵犯中国法律、行政法规保护的知识产权的货物禁止进出口”,但该条例只是一部程序性法规,需要《商标法》来明确平行进口是否侵犯了知识产权人的权利。《商标法》必须适应国际贸易发展的需要,应尽快明确商标权穷竭问题。
  李群英进一步表示,制止平行进口对我国当前的经济发展具有很大的积极意义。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品牌商品开始在我国境内制造和销售。但与此同时,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不可避免会带来各种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同周边有些国家相比,我国产品的价格会相对提高,市场竞争力会逐渐下降。对平行进口予以必要的限制,可以更好地保护我国的国内工业以及税收和就业,这一点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在原有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保护能力逐渐减弱的情况下是十分重要的。
  有关专家指出,《商标法》保护的不仅是权利人的利益,而且同时要保护需求人即公众的利益。在制定平行进口立法时,首先应立足于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现实国情,同时参考国外的先进的立法经验以及国际发展趋势,循序渐进地对此立法。在立法时机尚不成熟时,可先由最高人民法院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当前面临的一些法律困惑予以明确。
  “在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平行进口案件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对此问题进行比较系统的阐述,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有关部门必将对平行进口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马强说。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