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337调查审前权利要求解释程序

总第50期 文/顾萍, Tony V. Pezzano, Kent R. Stevens, Jeffrey Liao发表,[反不正当竞争]文章

  移动电话及装有数字摄像头的无线通信设备及其组件案案情概述

  有鉴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简称“ I T C”或“委员会”)在移动电话及装有数字摄像头的无线通信设备及其组件案件(案号337-T A-703 “移动电话案”,“703案”)一案中做出的裁决,特此对本杂志6月刊发表的题为“337调查中的专利权利要求解释程序及策略”一文进行补充说明。2010年10月20日,委员会就I T C专利侵权诉讼应采用的程序问题做出了一项重要规定,即主审行政法官(presiding Administrative Law Judge)在开庭审理前对权利要求解释做出的判定(claim construction rulings)是否可采用可由委员会即时复核的初步裁定(InitialDetermination)形式做出。委员会认为,“为迅速解决337调查案件……有关权利要求解释的判定可以通过裁令(order)形式”,而不是需要委员会即时复核的初步裁定形式。(详见2010年6月22日发出的委员会裁定通知书“初步裁定实属裁令而非初步裁定”,案号 No. 337-TA-703)

  新判例的影响

  所谓权利要求解释,是对涉诉专利权利要求的含义与范围进行司法认定,这在专利侵权案件中通常是最为关键的争议所在。一般而言,权利要求范围越宽,则对主张侵权成立的专利权人越有利,而权利要求范围越窄,则对主张不侵权的被告人越有利。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是如此之重要,连联邦巡回法院的首席大法官Randall.R. R a d e r也认为,权利要求解释,而非庭审,才是案件的“重中之重”。参见Cybor诉FAS Techs案,138 F. 3d 1448,1473 (Fed. Cir. 1998)(Rader法官在判词中发表赞同意见)

  理论上来说,在审前做出对权利要求解释的相关判定可以剔除与案件无关的事项,专利和/或权利要求,同时在侵权问题上做出的有决定意义的判定也将有助于当事人之间尽早达成和解。因此,审前权利要求解释不但能提高司法效率,也能节约当事人的时间和金钱。I T C在移动电话案中的规定将有利于2促进举行马克曼权利要求解释听证的实践。

  I T C根据委员会规则210.15 条(19C.F.R. §210.15),规定对权利要求解释的判定以裁令形式做出。此规定与此前行政法官Charles E. Bullock 和 Theodore R.Essex在许多案件中采用的程序一致,同时也与首席行政法官Paul J. Luckern在移动电话案中因ITC未能在审前针对初步裁定做出委员会决定而指示当事人将其对权利要求的初步裁定视为一项裁令的做法相符。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1 2 3 4 下一页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你觉得判决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