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专栏作者 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
常务副所长
袁真富
关注企业
企业logo
被遗忘的财富

  知识产权看不见摸不着,于是有些权利人不小心就忘记了这些重要的财富。因注册商标到期未申请续展,资产超过100亿元的庆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就吞下了失去一些“庆铃”注册商标的“苦果”。

  按照《商标法》的规定,如果注册商标有效期满前未申请续展注册,并在期满后的6个月宽限期内仍未提出续展申请的,注册商标将被注销。2002年6月29日,庆铃汽车申请注册的部分“庆铃”商标到期,此后6个月内也一直没有提出续展申请,“庆铃”商标即被注销。但庆铃汽车对此没有引起注意。

  2003年9月9日,在这些“庆铃”商标期满未续展一年后不久,立即有人在3个与汽车相关的产品类别上注册了“庆铃”商标,包括第1类汽车刹车液、启动液等汽车商品,第9类汽车配件产品和第4类汽车润滑油、发动机用油等。幸运的是,整车上的“庆铃”商标仍在庆铃汽车手中。按照庆铃汽车相关人士的说法,“这些产品庆铃几乎没有生产,对庆铃公司影响不大。”

  不过,对于清华大学而言,遗忘专利的代价似乎更大一些。据说,清华大学曾有一项化工材料发明专利正要和美国合资,人家要投一亿元人民币在甘肃建厂,但是该专利却因为没有缴纳年费而被终止了,现在要求恢复,因为美国人投资必须要有这个专利。最后的结果是,专利没有办法恢复,除非存在不可抗力等正当事由。

  这些被遗忘的知识产权,有的成为公有领域的知识财富,比如被终止权利的专利;有的则被其他人拣了个“大便宜”。武汉安心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注册的“安心”商标,有效期至2007年8月13日。但它在2002年5月被当地工商局吊销营业执照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枚“安心”商标,结果在2008年2月13日宽展期届满前,仍然没有人对该商标提出续展申请。而肯德基早已恭候多时,随即收入囊中,推出了“安心”油条。

  更有戏剧性的是一家香港投资公司的遭遇。这家投资公司原本在金融服务上拥有一枚中国商标,美国一家打算在中国发展业务的银行与该商标同名,一直寻求协商解决之道,希望共同分享这枚商标的使用,但一直未获香港公司的允许。万万没有让美国这家银行想到的是,香港公司竟然在商标到期时忘记了续展注册!结果显而易见,美国这家银行立即提交了商标注册申请,直到商标注册都被核准了,香港公司才清醒过来,提出商标撤销的争议。但这时,它已十分被动。

  除了缴纳专利年费或商标续展注册这类程序性事务,有的公司甚至忘记了应该收取的知识产权许可费。在1997年,当福特刚开始着手专利授权的审计时,它发现有许多未付费的专利正在被使用。亨利 ? 弗拉德金记忆犹新:

  “我的一位经理打电话给一位被授权人说,你知道你已经有10年没付专利使用费了吗?你知道每年都有一个年费最低限制吗?这个人完全懵了。他查阅他的许可协议发现真是这样的。原来是他的经理以为这协议已经过期了,因为他们已经不再使用这项专利,也没有得到任何提醒。他提出补偿10%。我的经理反问道,‘你是说你很乐意告诉我们,你不打算付给我们你们欠的钱吗?’他们这才决定全额支付。”

  公司管理层应当像对待有形资产一样,认真对待知识产权的资产管理。但不幸地是,很多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正确对待知识产权问题,甚至连基本的知识产权常识都没有。《董事会里的爱迪生》一书在序言中指出:“知识产权可能会被人们忽略,它就像阁楼上的绘画作品一样,但是它一旦被挖掘出来,就变得价值非凡。”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袁真富,法学博士,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研究员,复旦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中国知识产权》杂志专栏作家。主讲知识产权法、知识产权经营管理、商业标志法(商标法)、知识产权战略与策略等课程。主要研究方向:知识产权法、企业知识产权管理、知识产权案例分析。文中所述仅代表他个人观点,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与作者联系。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