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铜”百亿商标收购背后:商标价值与商标抢注应对策略

总第160期 江昱玢 China IP发表,[商标]文章

  收购美国公司一批商标知识产权,总金额高达人民币约312亿元——5月底的一场天价商标收购案,震惊知识产权圈和资本市场。5月30日,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云铜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国云铜集团最终以43.7亿美元受让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持有的全部“云铜”商标知识产权

  事件不断发酵,针对该起收购的金额及其实际运作过程的质疑甚嚣尘上。因公司名称相似,A股上市公司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铜业”)5月31日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与该事件涉及的中国云铜集团和中国云铜股份有限公司等“不存在任何法律及事实上的关联关系”。中国云铜集团随后回应,直斥云南铜业所述严重失实,损害了其商誉,并宣称将对云南铜业展开法律行动。

  百亿收购案谜团重重,天价商标收购到底价值何在?中国云铜集团、云南铜业双方正面交锋究竟意欲何为?商标“一本万利”所隐现的灰色利益链又将何去何从?ChinaIP带您一起探寻“云铜”商标收购背后的权益冲突内幕与商标保护策略。

  天价背后商标价值衡量存疑

  中国云铜集团在“云铜”相关品牌系列标识及全部知识产权方面的动作,并不仅限于今年5月的这起收购案。早在2019年7月4日,中国云铜集团就曾购买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的一个“云铜”第六类(电解铜)商标,金额为2.34亿美元。短短8个月内,中国云铜集团在“云铜”系列商标知识产权上的累计投入已超过46亿美元。对此,中国云铜集团称,这一系列动作是为了消除企业因品牌长期侵权而面临的美国方面司法压力和巨额侵权赔偿风险,同时也与其打造千亿品牌价值和万亿新兴企业的发展规划紧密相关。但放眼中国市场,无论是品牌价值过千亿还是市值过万亿的规模企业都屈指可数。

  对于“云铜”商标约312亿元的收购价格,外界多持怀疑态度。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翔在接受ChinaIP记者采访时直言,该收购很可能不存在资金交割,可视为中国云铜集团在“做戏”。“无论是吸引大众眼球还是造成负面影响,中国云铜集团与美国公司达成的天价收购,都旨在引起云南铜业注意,实际是欲想让它收购‘云铜’商标并从中获利。”

  谈及此次事件中的转让方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业内对其实际操作和买卖双方关系议论纷纷。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收购并非解决类似商标纠纷的唯一途径或首选方式,天价买入操作疑点重重。马翔坚决认为,依法维权才是企业应对商标侵权的良策:“按照一般流程,商标初审公告时,中国云铜集团可以对美国公司注册商标提出异议,即使异议不成功,如果商标抢注行为真实存在,其依然可以请求宣告无效、撤销注册商标等。”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商标局中国商标网(以下简称“中国商标网”)发现,从2008年至今,美国奥洛海集团公司名下累计有“云铜”“云铜股份”和“云铜集团”等中文商标146个,其中超过80%的商标申请日期在2016年之后,最近一次申请发生在2020年4月7日。作为一家重视品牌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的企业,中国云铜集团却选择无视“云铜”商标被肆意抢注的事实,这也让其2019年和2020年的两起天价收购显得愈发扑朔迷离。

  随着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广泛深入人心,部分企业及个人逐渐认识到商标重要性及其被侵权风险。但是,商标价值应如何合理评估?目前,业界普遍认为衡量商标价值暂时没有固定范围。商标价值评估具有现实性、市场性、预测性等特质,一般应根据某一时点的市场环境、商标信誉及其发展预期等,对商标的无形资产价值进行全面评估。同时,影响商标价值的其他因素也较多,除注册商标本身花费外,商标价值评估还对使用商标的商品在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及口碑变化较为敏感,并受到商标类别、专用权期限等因素的综合影响。

  “商标价值与不同行业属性有关。”中国科学院大学法律与知识产权系副教授尹锋林向ChinaIP记者强调道。以快消产品为例,公众对其商标的熟悉度与消费者购买意愿关联较大,这也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了为何“王老吉”系列420项商标专用权转让额高达13.89亿元。但对于制造业和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行业,其购买者更多为机构客户,相对一般消费者关注品牌商标,他们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则更高,这导致商标价值在该类企业资产中占比较低。因此,尹锋林坦言,从个人角度看,“云铜”百亿级别的商标价值在正常交易市场上是不会轻易被认可的。

  “云铜”多年宿怨或因商标布局不利导致

  天价商标收购案持续发酵,中国云铜集团与云南铜业长达十余年的商标知识产权诉讼再度引发热议。为此,中国云铜集团6月2日、3日连发公告,称“云铜”商标只是一起普通境外知识产权收购,无意引起社会持续高度关注,并强调“从来不反对中央国有企业‘云南铜业’合法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但是坚决反对恶意冒充我们云铜集团和云铜品牌误导社会公众的行为”。据中国云铜集团自述,2008年至今,其已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主动提起“云铜”商标注册异议、复议、司法诉讼、撤销三年不使用等案件近300起。

  其中,针对“云铜”商标撤三和著名商标认定等关注度较高的案件,中国云铜集团和云南铜业各执一词。2015年4月,中国云铜集团以云南铜业连续三年不使用“云铜”第四十类商标为由,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商标局同意将其撤销,云南铜业不服,申请复议但未能改变结果。在商标撤销过程中,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仍将“云铜”商标认定为著名商标,中国云铜集团不满,提出抗议但未得到答复,于是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云南省工商局告上法庭。作为商标大战主角之一的云南铜业则表示,中国云铜集团存在恶意抢注、谋取暴利、滥用诉权等不正当行为。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民营企业与重要国企的品牌商标之争。作为央企上市公司,云南铜业未能全品类注册“云铜”商标,一定程度上为公司多元化经营之路埋下隐患。记者查询中国商标网了解到,“云铜”商标检索结果共有200个,其中,云南铜业最早于2008年1月16日申请“云铜”商标相关的第一类、第六类、第七类、第十四类、第三十六类、第三十九类、第四十类和第四十二类共计8个类别中的部分品类。而在之后半年多时间,云南云瑞之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瑞之祥”)则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云铜”商标全类别注册申请,并围绕“云铜”商标展开多起诉讼,诉讼对象包括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云南铜业等。而中国云铜集团官方公告称,其与云瑞之祥为商业合作公司,“非公司投资与被投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云南铜业主产品阴极铜、黄金和白银所使用的注册商标为“铁峰”牌,而非“云铜”牌。官网显示,云南铜业主要业务涵盖铜的采选、冶炼,贵金属和稀散金属的提取与加工,硫化工以及贸易等,主营产品为阴极铜、黄金、白银、硫酸和硒、碲、铼、铂、钯等多种稀贵、稀散金属,在铜制品冶炼加工行业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ChinaIP记者查询得知,目前云南铜业拥有的商标知识产权中已不含任何“云铜”相关商标。反观拥有“云铜”商标知识产权的中国云铜集团,作为2009年于香港挂牌成立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其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公司财务情况等信息均未在其官网披露。

  “即使遭遇商标抢注,云南铜业也能依据在先企业名称权和在先驰名商标权,提出异议或无效。”针对云南铜业商标注册及维权的被动形势,马翔从专业角度回应道,“恰恰是云南铜业没有尽早完善其商标布局,在被抢注后又没有很好的应对策略,才造成了今天的被动局面。”

  多管齐下应对国内国际商标恶意抢注

  据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最新统计,2020年1-5月,我国商标申请量和注册量分别为328.7万件和231.7万件;截至5月底,我国有效注册商标量已达到2717.5万件。随着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逐步提高,商标的市场价格也逐渐提升,商标注册“一本万利”的诱惑颇大。2020年4月14日,快播公司旗下234项商标以4.5万元的起拍价,经过402次竞拍,最终以950万元成交,为起拍价的200余倍。类似“商标抵万金”的交易案例近年来并不少见,如苹果耗资6000万美元购买“iPad”商标、北京现代为商标转让花费4000万元等,足见商标作为无形资产的巨大价值。便捷高效的商标注册服务不断升级,但随之而来的抢注商标等市场行为,也早已不是新鲜事:“乔丹”商标大战历经8年之久,网红饮品“茶颜悦色”难辨真假,“文案小酒”江小白因商标争议对簿公堂……恶意抢注行为,严重扰乱了商标管理和市场经济秩序。

  据专业人士介绍,近来常见的商标抢注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对已知存在的知名品牌进行抢注,最终结果一般是被判定为无效商标;二是热词抢注,这种行为或因可能产生重大社会不良影响而受到严惩。例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商家将与抗击疫情有关的“钟南山”“雷神山”和“火神山”等热词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引发全民讨论。业界认为,即使商家知识产权意识淡薄,但涉事商标代理机构明知其会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依然接受委托,同样难辞其咎。马翔指出,打击恶意抢注不能依靠政策,必须遵照法律:“按照《商标法》第十九条的规定,代理人理应拒绝代理与疫情有关的恶意商标抢注,否则违法的同时也违反职业道德。”

  如今,我国正加大力度从源头防范商标囤积,重拳出击遏制抢注乱象,打击背后灰色利益链。据业内人士透露,近年来,部分恶意申请人通过设立关联公司或商标代理公司等,为恶意囤积商标提供便利,使权利人维权更加困难。2019年4月23日新修订的《商标法》中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该条款成为打击恶意注册的“升级版”利器。新修订的《商标法》明确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由3倍以下提高到5倍以下,将法定赔偿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对此,尹锋林认为,强化知识产权法律保护将有效减轻企业负担:“之前,大型公司为防止商标侵权,要考虑45类商标的全类别注册。但《商标法》修改后,明确不以使用为目的的商标注册均属于恶意抢注,即使注册成功也可以被无效或者撤销。”

  从法规层面防微杜渐的同时,企业对以“傍名牌”为目的的恶意申请和为转让牟利而囤积商标等行为,也要及早考量、加强布局、积极打击。中国商标注册成本较低,提升品牌保护意识,加速品牌整体布局,能有效避免不必要的知产纠纷。专业人士建议道,面对恶意侵权,权利人一定要拿起法律武器,切忌随意和解,以免助长侵权风气,导致进一步被侵权造成更大损失。

  如今,扩大开放、加强国际知识产权领域创新合作,已经成为我国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新关键。随着2019年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明确提出“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知识产权事业进入了高质量发展新阶段。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签订“一带一路”协议的其中24个国家的专利申请公开量为5293件,同比增长8.5%。面对知识产权开放新趋势,尹锋林提示,国内企业在与部分知识产权制度不健全国家合作时,需特别注意被侵权风险。“客观来说,一些发展中国家商标制度还很不完善,我国的知名品牌在某些国家被抢注商标的可能性较大。当企业进入相关目标市场时,需要特别防范,提前进行市场布局。”尹锋林表示。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知识产权杂志出品)"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新闻纠错:010-52188215,邮箱:chinaip@hurrymedia.com

会员留言


只有会员才可以留言, 请注册登陆

查询及评价系统

文章检索

关键词:

在线调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